婆媳之间:这些矛盾无法避免

婆媳之间:这些矛盾无法避免 (600) 2021-07-25 04:26:29


想起自己曾经不成熟的表现, 耿昊忍不住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声,顿时吓了耿昊一跳,也许是上门女婿身份底气不足,又或者 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负怕了,整个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边,大气都不敢出。

  不争气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大腿根更是时不时哆嗦几下,总之他被吓的不轻,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做贼心虚呢!也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床上没了动静,耿昊小心翼翼的探头查看,这才得知刚刚不过是虚惊一场,秦芳菲仅仅是翻了翻身,整个人侧卧在床大中间,其中她身上的丝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来,秦芳菲整个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现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双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就猛得扑过去……黑色吊带睡裙,映衬着她那肩膀格外圆润白皙,黑色裙摆更是难以遮掩白皙丰腴大腿,啧啧啧,几天不见秦芳菲身材怎么变了?“如此丰满,嘿嘿,我喜欢!”“老婆,我来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无动于衷,看到媳妇并未觉察到他的到来,耿昊很激动,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

  黑色吊带映衬着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圆润,乌黑柔顺的长发赖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让她那背影看起来更美更加诱的惑,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翘……越看耿昊越激动,激动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的继续。

  说来真是可笑,怎么说他也是农大毕业生,在省城读了三年大学,见多识广,总不至于连个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两年空房,他还真是不屈!有理论无实践,直至到了现在最关键时刻,耿昊彻底傻了眼。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结束了,他依然没有付出行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难怪秦芳菲看不起他,这只能怪他这天生的懦弱老实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从果园心急如焚归来,然后又冲了个澡,折腾半天激情消退,最终导致了这场无疾而终的闹剧。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么的放过秦芳菲离开,他心里又是万分不甘。

  如果继续,他没有这方便经验,真不知从哪里开始下手,比如说先掀开,还是?“嘿嘿,既然来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当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顿时让耿昊乐的合不拢嘴,满脸愁绪一扫而空。

  接下来耿昊秉着呼吸,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着便宜。

  折腾了半天,按说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无动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机拿下秦芳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着身子向侧卧的秦芳菲脸上一瞧,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随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耿昊背靠着房门拍着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颤声惊呼道:“我的天呐! 大姨姐,秦 芳华?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东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刚刚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经历),并且还差点让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华!秦芳华人如其名,芳华正茂,十六岁美名就传遍了当地十里八村,她虽人美但性格烈,十八岁那年因抗争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年,至于后来?耿昊脑子有些乱,再说对于秦芳华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当地人的道听途说,再加上他俩总共见过没几面,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秦芳华这个人。

  “呵呵,难怪今天 回家感觉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无所谓呼呼睡大觉,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摇头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间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间两间是客厅,有高级沙发,六十寸的液晶大电视,东屋主卧装修高档,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当地的特色大炕。

  结婚当晚他人就被撵到这里,一直住到现在,自家山区睡的也是炕,对此他很习惯。

  至于不习惯的呢,呵呵,当然正是娶了媳妇守空房,日子过的憋屈!现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窝囊,现在耿昊他很庆幸,毕竟刚刚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媳妇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对大姨姐秦芳华。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提前得到半点消息,如此看来,整个 秦家把他耿昊都当成了外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上门女婿。

  结婚两年秦芳菲肚子没有半点动静,虽然秦芳菲不让他碰,他承认自己是有很大责任的,之所以秦家没当面说落他,那还是给他面子,没有把事情办绝。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来想去一番过后,耿昊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回家时路过村支部,大院门紧闭,显然可见村支部大院没有人呗!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吱扭一声的开门声,顿时吓了他一跳。

  哒哒哒……侧耳一听,脚步声去了院里,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华姐俩都是当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俩为荣,尤其是刚刚摸过了大姨姐,润滑手感很好,说实话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望着窗外发呆了一小阵,急忙挪身到窗边。

  人走裙摆扬,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那……看得耿昊发呆,鼻血差点留了出来。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没想到魅力依然这么大,真是让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万千。

  “咦?我刚洗的那件内衣,咋不见了?难道家里进了贼?”秦芳华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叫声,犹如晴天霹雳,当场把耿昊吓得浑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没拿外面的衣服,曾经他 有过,这次绝对没有。

  与此同时他感到很高兴,如此说来,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进东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晓了呗!“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华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啊?”耿昊傻了眼,皱眉苦笑道:“大家来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华很高兴,娇笑说:“你,你有没有?”在她说话期间,耿昊很紧张,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只见大姨姐话语一转,兴高采烈的说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风把内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虚惊一场。

  刚刚在东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认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较发虚,不知该接下来如何面对大姨姐,心里时刻想着解决办法。

  “嘿嘿,果园!”耿昊脑子很活络,猛地一拍大腿,激动的差点从炕上蹦起来。

  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屋,客厅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方向正是西屋门口。

  “大姨子来西屋做什么?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耿昊顿时瞪大了双眼,吓得他愣在门口,半天动也不敢动。

  哒哒哒……随着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耿昊本人越紧张,紧张的心跳加快,反正整个人很不自在。

  现在他最怕见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华,毕竟刚刚在东屋主卧他把人家当成了他媳妇,差点做出禽兽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个人的名声都完了。

  咦?不对呀!短短片刻后,他皱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当地可是名门大户,家族出过村长,村支书,挣钱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几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队非常红火,县城正建的富贵园小区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当地方圆百里很出名,即便在县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有钱!否则的话,仅仅凭秦家在野槐沟是个大家族,根本无法让秦芳菲这位女流之辈,几乎全票当选女村长,当选那天甚至县长都过来助阵,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监督。

  秦家最注重名声,再说了大姨姐当年忤逆 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见,即便刚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处乱说,那他还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轻咳了几声,耿昊故作镇静做出回应。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说着他就快速打开房门,脸不红心不跳的直视着刚刚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做出推门动作的大姨姐。

  事发突然秦芳华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说话吓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没有推到门,如此一来导致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直接就向耿昊怀里倒了过去。

  “啊……好疼!”“啊……好大!”两人咣当撞到了一起,随即响起两阵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耿昊!”秦芳华怒了,满脸通红,“你刚刚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刚刚说好疼呀!”耿昊捂着脑袋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哪里还敢直视秦芳华。

  “你?你胡说,好疼是我说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华是否揭穿了他的谎言,边说边回屋上了炕。

  此时,秦芳华站在门口,整个人羞愧的满脸通红,可惜对此她又毫无办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说了,她跟前夫离婚多年,身子好久没被男人碰了,刚刚猛地撞到耿昊怀中,让她感觉到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气息。

  年轻就是好,身子骨壮实,嗨,还别说,耿昊看起来清瘦,其实身子很壮,俨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男人好身材。

  为逃避大姨子对他兴师问罪,耿昊侧躺在炕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的左右拍拍,嘴里还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证明他刚刚没说谎,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并且还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她闹了这一出,秦芳华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点笑弯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气了?”耿昊边说边翻身做起,然后整个人惊呆了。

  大姨子秦芳华依然还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装束,着装非常性感,长发披肩更是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妩媚和诱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扑过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胆量动秦家人!否则,现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实,而并非有名无实的上门女婿。

  “昊昊,姐漂亮吗?”迎着耿昊直愣愣的炙热目光注视,秦芳华不仅不怒,并且还笑容满面,妩媚的很。

  这是啥情况?耿昊当时有点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个啥状况。

  也许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说话又温柔,他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昊昊,既然你说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还漂亮,你为何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什么?视而不见?我……”面对大姨子的这番质问,耿昊吃惊万分,喃喃自语的嘟囔着。

  直至到了现在,他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原来大姨子是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来。

  刚结婚时分居,两人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双方家长知晓,随着结婚时间长了,两人一直没孩子,他们就是想隐瞒某些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话呀!”秦芳华怒了,边说边向炕边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实在没了办法,不由脱口而出。

  有关这样的说法,他也是被逼无奈,反正已经够丢人够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丢人。

  最近一年间,他不知向秦芳菲提过多少次离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说什么?”秦芳华惊呆了,右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耿昊。

  “大姐,我有病,简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华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过来人,过早步入社会,啥样男人没见过,耿昊岂能骗过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他虽然不富有,却 在我研究生入学的时候,主动往我卡里打了一万多块,后来又分几次给我打了三万多块钱,在我28岁生日时,他送的礼物是空运的玫瑰花,还有笔记本电脑。

  他给自己买东西都舍不得,对我却从来都是毫不犹豫。

  他说他愿意 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们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他告诉我,他还是第一次。

    我还有十天就满29岁了,我一直想在28岁时结婚。

  让我郁闷的是,结婚的时间是定了,可到底该跟谁去领证呢?  现在有两个男朋友,一个是跟我相处了三年多的P:他在外资企业,工作稳定,收入有四千多决钱,父亲是退休教师,母亲大字不识一个,只知道节约。

  现在在我所就读的城市郊区买了一套(爱女狂欢)小三房,他说过和我6月1号去领证。

  我们之间相处还算融洽,中间也经历过一些小矛盾,比如跟女网友暧昧之类的,我也偶尔会想起来不舒服一此是,却没有一定要和他 分手的念头了。

    如今那个女网友已经嫁人了。

  这期间, 男友还支持我读书,每个月都会主动给我生活费。

  我觉得他对我不够关心,比如我生病了,他也都不会主动关心一下,如果我让他去给他买药,他就会显得很不耐烦,那种感觉就是我给他惹来麻烦了。

  他比我小三岁半,现在25岁。

    其实我心里很明确,他不是最爱我的,也不是我最爱的人,我们之所以在经历了感情风波之后还能在一起生活,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同时,我觉得他们家人似乎在防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比如买房的时候他父母就悄悄教唆他房产证上只能写他一个人的名字。

    另外一个男友是我初中同学。

  我们曾经有过三年的书信交往,19岁那年相互有过表白,当时没有继续发展。

  这些年,他一直在流水线上工作,还生过两次大病,没有赚到很多钱,我从另外一个初中同学那里知道了他的手机号码,联系上了他,他很是感慨。

  自从我们再次重逢后,彼此那种惺惺相惜又回来了。

    他虽然不富有,却在我研究生入学的时候,主动往我卡里打了一万块,后来又分几次给我打了三万,在我28岁生日时,他送的礼物是空运的玫瑰花,还有笔记本电脑。

  他给自己买东西都舍不得,对我却从来都是毫不犹豫。

  他说他愿意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们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他告诉我,他还是第一次。

    我很心疼,他这些年就这么一个人过,在我的印象中,他就不是那种会随便与女人发生关系的男人,如果发生了,那个人一定是他的妻子。

  他以前所受的煎熬也算有了回报,现在在深圳和他弟弟一起创业,开了服装加工厂,每月的收入在五万左右。

  他希望我过去跟他一起创业,他需要我,同时也尊重我的一切决定,包括我嫁给别人,他不想我受任何委屈。

    他自己说,他在我面前很自卑,他怕我,怕他做得不好让我不开心,怕他做得不好让我委屈。

  我真的很心疼,我希望有女人爱他,关心他,包括给他精神和肉体双方面的愉悦。

  对他,我没有那种占有欲,我也是只希望他开心,不管他身边的女人是我,还是别人。

    可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如此纠结?以前只有P的时候,我也没想过一定要嫁给P,但有个愿意支持自己又能陪着自己的男朋友,总是好的吧,于是就这样凑合下去了。

  等到与 老同学重逢后,我才发现依然不能果断地与P分手。

     都说女人到了25岁以后,就不要随便提分手了,因为与另外一个人磨合的成本将是更大。

  还有就是,我与P的关系已经让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得知了,按照规律,我们就差结婚这一步了,虽然我父母觉得P也不是十分出色,但说他养家还是没问题的,还有就是有房子就可以结婚了。

    如果与少年友人在一起,我想我现在不会告诉家里人,要再过一年半载才说。

  他也说了,尽管他现在工厂里的事很忙很忙,但只要我要他过来,他随时都可以买张机票到我这里。

  他其实是想等到年底的时候再结婚吧,办个像样的婚礼,他是不想委屈我。

  我想赶紧结束这样的状态,我是最累的。

  我每天都处于纠结之中,什么事都干不下去,想赶紧有个决定,却又迟迟没有决定。

    苏芩回复:  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老同学的出现,那么6月1号,你会高高兴兴的去跟男友领结婚证吗?  如果你答“不会”。

  那么可以考虑分手、换人。

  如果再无任何外力影响下,一个男人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嫁他,那这段 婚姻当然前景不妙。

    如果你答“会”。

  那么婚期可以照常,准备做你的新娘吧。

    如今,老同学的出现,让你有点乱。

  这绝不单纯是个两男争一女的故事,这其实是面对婚姻时,每个女人都会出现的一种正常心理反映。

    别看你一早就定好了婚期,恨嫁之心溢于言表,实则你内心对婚姻是恐慌的。

  这不是你的专利,每个女人在真正进入到婚姻的前夕,内心总会生出种种的不确定感:“他是不是最适合我的?”“还有没有比他更好的?”“我们会一辈子幸福吗?”  俗称,这叫“恐婚”。

    所以生活中,很多女人,总在婚期定好之后,突然再来了一次疯狂的别恋,不是新郎真的选错了,而是婚姻给予女人的心理压力,必然要找到个疯狂的宣泄口。

  适时的,老同学出现了,如果没有他,大概也会有其他人、其他事,因为,婚姻是女人一辈子最难下的一次决心!  这位老同学,大概你也不会认为他是最适合你的新郎人选:你若不嫁他,他不会强求;他若不娶你,你也不会心疼。

    你们确曾有情,但是否有更深层的爱,难说啦!  其实你所描述的老同学对你的好,更多是物质上的给予,钱,鲜花,礼物……当然,一个男人在物质上的付出很容易打动女人,但这种感动,是不是最适合的感情,就难说了!  既然一男一女,不结婚也不会有痛心的感觉。

  结婚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毕竟,你们分开了那么多年,虽然再度联络上之后,他的浪漫和付出让你有心动,可毕竟,分开的这十年间,你们都发生了巨大的改观。

  他内心中的你,身上还是十年前的影子。

  男人对初恋总抱有极高的理想,一旦遭遇到现实,难题一定不会少得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2BdQrc/yxUz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