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顶一次 离婚前感动婆婆的话



嗯…… 苏晓雯低声答应了一句,羞得不敢看 老刘

  JeR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轻轻握着手里的雪白,感觉舒爽的魂都差点没了,眼睛一定不动地盯着,手开始缓慢地搓揉起来。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起先 身体紧绷着,之前她自己揉的时候,胸还是很疼的,老刘的手放上来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老刘的手有些粗糙,深怕老刘会弄疼她。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却没想到,老刘搓揉起来,却异常的温柔,根本就不疼,还很舒服,这让她放心了不少,感觉老刘应该真的学过中医,不然的话,怎么会把人揉的这么舒服,几乎忘记了疼痛……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样想着,她逐渐地放松了身体。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见苏晓雯不那么紧张了,便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轻声说道:晓雯,刘 爷爷给你活血,如果你感觉有什么异样,你别紧张,这是正常的……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谢谢刘爷爷……苏晓雯回道。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 看着苏晓雯紧闭着的双眼上那修长的睫毛,心里乐了,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姑娘,得到了苏晓雯的同意,他便开始肆意妄为。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啊……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不自觉地就从口中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她似乎觉得这种声音有些羞耻,急忙咬嘴了嘴唇,不敢再吱声。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是胸口那酥酥麻麻还有些痒痒的感觉,让她几乎忍受不了了,甚至 这种感觉已经朝着全身扩散,最后汇聚在了一点,苏晓雯不由得夹紧了腿,她觉得自己肯定有问题了。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是老刘不说话,她也不敢出声,又过了一会儿,那种感觉好舒服,又好难受,苏晓雯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忙抱住了老刘的头:刘爷爷,不,不行(少儿益智故事)了,我感觉好难过,我是不是伤的很重?是不是得病了?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心里一紧,怀疑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太大,又吓着这小丫头了,忙问道:晓雯,你哪里难受?告诉刘爷爷,有病可别瞒着……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脸色羞红,缓慢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双腿之间……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能是伤了,这个麻烦了,弄不好,可能会要命的……老刘知道这小丫头是动情了,却并不声张,反而一脸凝重地说道。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果然,他这副模样,让苏晓雯紧张起来,苏晓雯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被老刘一唬,就六神无主了,急忙问道:刘爷爷,那可怎么办啊?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先别着急,让刘爷爷看看再说……老刘一本正经地说道。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怎、怎么看啊……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先把裤子脱掉……老刘看着苏晓雯扭捏的模样,怕她害羞不肯脱,还补了一句,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拖得久了,怕是就不好治了……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不疑有他,只是羞的不行,想了想,一咬牙道:好,刘爷爷,我脱……说着,她扭扭捏捏地开始脱牛仔裤,脱到一半,老刘看到她竟然把内裤留了下来,忙道,这个也要脱……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咬了咬嘴唇,又把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随后,就羞得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看着眼前这双洁白如玉的玉腿,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这两条腿修长圆润,腿型堪称完美。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会儿老刘才注意到这丫头的脚很小,脚趾如同十个晶莹透剔的贝壳俏皮可爱,因为羞涩的关系,苏晓雯的双腿并拢着,还用手挡着。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即便如此,却已让他血脉膨胀,难以忍受,差点忍不住就扑上去,不过,老刘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急躁,于是便说道:晓雯,你这样捂着,刘爷爷怎么看病啊,你的手拿开……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缓慢地把手拿开,又捂在了自己的脸上,但双腿依旧并拢着。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晓雯,把腿分开,刘爷爷还是看不见……老刘将手放在了苏晓雯的膝盖上,苏晓雯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将双腿分开……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觉得自己快羞死了,心怦怦直跳,想着此刻老刘正盯着她下面看,那种异样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起来。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手不由得就就解开了裤腰带,苏晓雯却突然惊呼出声:刘爷爷,那、那是什么……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一愣,却见苏晓雯正惊慌地指着他那根大家伙,随即眼珠一转道:你其实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没发作,这次摔伤,把病给引出来了,老爷爷正准备发功给你治病……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有些诧异,没想到老刘还会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过澡,自然也见过男人的那 东西,但她二叔的那根东西,永远都是小小的,从来没有变这么大过,一时之间,竟然信了……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看着老刘那大家伙,她还是有些害怕,忍不住问道:刘爷爷,你要怎么治?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刘道:怎么治和你说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着别动就行……老刘说着,就把自己那东西靠了上去。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只觉得身体更加的难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发出了声,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刘爷爷,我好难受……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爷爷现在就给你治,一会儿就不难受了,还会很舒服,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疼,你忍着点……老刘说着,双手抓住了苏晓雯的腰……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晓雯喘息着,这种感觉说不出来,无法形容,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这样,他等待着老刘给她治病。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JeR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马上就到 果园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挠头回答道。

  顺着山路往果园走,一路上 丁翠红紧紧攥着赵小磊,生怕他掉沟里去似的,拐过一道弯之后,小路变得越来越窄。

  赵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识顿了顿脚步,想让丁翠红在前边,两人互换位置时,赵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顿时像触了电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个小水塘,炎炎烈日下,两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赵小磊却突然顿住脚步,说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现在?”丁翠红差点儿咬了舌头。

  虽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个 傻子,可毕竟孤男寡女的,等会突然来人,可就有理都说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给你看着衣服。

  ”丁翠红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会也给嫂子看衣服,嘿嘿。

  ”说完这话赵小磊就麻利的脱掉上身衣服,穿着个大裤衩跳进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来,可舒服了呢!”赵小磊满脸欢喜的叫着。

  本想着拉这小叔子帮忙去果园干活,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着,赵小磊直接双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红身上洒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个薄开衫,这下撒过来的水直接将丁翠红的衣服浸透,傲人之处勾勒的分外明显。

  看着眼前春光,赵小磊喉咙一紧,身下的大裤衩立即支了起来。

  这一幕看在丁翠红眼里,脸上立即红了起来,眼睛却一个劲儿的往赵小磊那边瞟。

  “小磊,赶紧上来吧,果园还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红立即将手伸向赵小磊,却未注意到脚边石头,一个趔趄下,猛朝着赵小磊倒了过来……幸好被赵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园赶去。

  “小磊,你先给果树浇上水,嫂子有点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园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红,忽然感觉腹部涨的有些厉害,给今天来帮忙的小叔子赵小磊说了一声,就赶忙的向着园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来到果园后面,随便找了个地儿,丁翠红就脱了裤子开始小解。

  “哇,嫂子…!”可让丁翠红想不到的是,她前脚刚走,赵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来。

  此刻,赵小磊猫着腰躲在果树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为地势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几乎所有的美景。

  赵小磊只觉得喉咙感到发干的厉害,死死盯着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红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仅会惊叫,同样会觉得不可思议。

  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她丈夫 赵小刚的生命,还让赵小磊撞到了脑袋,变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赵小磊就是个傻子,不可能有偷窥的心思。

  可事实上赵小磊不仅过来偷看,盯着自己嫂子,他还心头火热的厉害。

  赵小磊之前确实是傻子,但就在几天前他上树掏鸟窝时摔了下来,意外的恢复了神志。

  不过他却没有告诉嫂子。

  因为嫂子是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讳他这个傻子,经常都是只穿着内衣,让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让他着迷。

  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会有所收敛,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家里没有了哥哥,嫂子又经常穿着内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这让他对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总想着和嫂子发生着什么!刚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来。

  此刻,在他目光火热的注视下,丁翠红方便完了,还打了一个舒服的尿颤,紧接着,她就从口袋里掏出来手纸擦拭。

  赵小磊本以为嫂子要提上裤子,继续来果园里干活。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丁翠红在擦完以后,并没有站起身,反而从口袋里拿出来她那个红色的oppo手机,然后点了起来。

  没有一会儿,手机里就发出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紧接着,他就看到还在蹲着的丁翠红,竟然……赵小磊只感觉鼻血要喷涌而出,因为他早上就听到嫂子在屋里传出来这种声音了,虽然他没有碰过女人,但他只是傻了两年而已,恢复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这是在做什么。

  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嫂子竟然又在做这种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红的瘾到底有多大。

  其实丁翠红做这样做,也很无奈,她今年23岁,才刚刚初尝禁果,丈夫赵小刚就出事了。

  这几年她和小叔子相依为命,一直都没有找男人,但已经知道那种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个男人。

  刚才和小叔子赵小磊在果园摘干活的时候,她发现虽然这个小叔子傻傻的,但身体不是一般的强壮,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测,赵小磊那里,要比她过世的老公赵小刚大!虽然赵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还是个傻子,她不应该这样想,但她却控制不住。

  哪怕到现在,一想到赵(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小磊那强壮的身形,她内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那股渴望就爆发了,不由得提高了声调。

  听着丁翠红的叫声,赵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满足于猫着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亲嫂子的芳泽!完成这些天他内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着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赵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让嫂子尝尝他的厉害!只是赵小磊也明白,这事不能用强的,可咋样才能和嫂子亲近亲近呢?“啊!”看到赵小磊过来,丁翠红顿时就吓了一跳,连忙就提起来裤子,关上手机。

  “嫂子,你干嘛呢?”赵小磊看着慌张的嫂子,就装作傻傻的模样,歪着脑袋,一脸很不解的问丁翠红。

  “小磊,嫂子不是让你在地里干活吗?你咋跑过来了!”丁翠红感觉都快要羞死了,她现在的行为被人撞见,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当即她就寒脸训斥起来赵小磊。

  “嫂子,我一个人在地里害怕…你别凶我好吗?”赵小磊委屈巴巴的说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凶你!”丁翠红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傻小叔子哭闹,而且,看着赵小磊这副傻傻的模样,她也没有心思去训斥了,毕竟赵小磊就是个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赵小磊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看着眼前美丽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样,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红。

  顿时间,嫂子身上的柔软和香气,就传了过来,赵小磊感觉很舒服。

  紧接着,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2M2Bd/8d5eZ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