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吃着我的奶睡觉&很有羞耻感的



奇葩,辞海释义有二:其一意为珍奇的花,其二比喻出众的作品。

  如果不是社交网络扭曲了“奇葩”的词义,这本是一个堪比“白富美”的溢美之词。

  不过,奇葩难养,不同寻常。

  经风雨后,方能大器晚成。

  也许是因为名字里有“卉”字, 徐百卉花草有着不解之缘。

  2014 年的春天,因为一部《我的儿子是奇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似曾相识的熟脸的姑娘。

  在这部戏中,她扮演一个敢爱敢恨的辣妹子 何花

  巧合的是,角色的名字竟然也离不开花。

  徐百卉把东北姑娘的直爽和仗义投射到湖南妹子何花身上。

  生活中的“何花”也是快人快语,毫不掩饰。

  徐百卉算不上精通园艺,却很“旺”家中的花花草草。

  平日里三天两头拍戏出差。

  阳台上的花草无需按部就班的精心伺候,却也生得枝繁叶茂。

  人如其名。

  徐百卉身上有一股草木般的灵气,在经历了冬藏春发之后逐渐积蓄能量,静等风来。

  她告诉自己,能否开花,还要随缘。

  徐百卉:奇葩 盛开 清风自来不过早早开苞、昙花一现的花儿,又岂能称得上奇葩。

  “如果不做演员,就真的成了 小留学生”十年前,一部《小留学生》让不少90后少年对留学生的海外经历心生向往。

  剧中独立善良的小留学生刘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年后,小刘莼摇身一变,成了《我的儿子是奇葩》里“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的辣妹子何花。

  那个乖巧可爱的“小留学生”徐百卉已退去稚气,长大成人。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 做了演员,徐百卉本应成为一个小留学生。

  高中毕业时, 父母希望她能备考托福,去美国学医。

  徐百卉成长于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

  母亲的严格要求培养了她独立的个性和追求完美的好胜心。

  和很多80后一样,徐百卉的童年是在书桌前、电视前和钢琴前度过的。

  母亲为了修炼她的生性好动而教她学钢琴,倘若有一段琴没弹好,便要求她不能看电视,弹到熟练为止。

  而父亲则更看重培养她的视野和胆量,在那个没有KTV的年代,父亲会把爱唱歌的徐百卉带到可以点唱的歌厅,鼓励她上台为大家唱歌。

  父母双方极端的教育模式形成了她要强且开朗的性格。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读书和弹琴对于徐百卉来说并非难事。

  她所就读的中学东北师范大学附中是闻名东三省的重点中学。

  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考上好大学。

  这个目标是被堆成小山的练习册和做不完的卷子所支撑的。

  “我记得曾经有一周做了97张卷子。

  ” 对于未来,这个乖乖女并没有太多想法。

  临近高三,在父母的建议下,徐百卉在一边应对高考一边复习托福。

  为了纪念(我的尤物女友们)17岁的雨季,徐百卉希望录制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

  这个想法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但获得了父亲的支持。

  父女二人背着妈妈偷偷进了录音棚。

  录音棚里的监制老师看到了徐百卉身上的灵气,便鼓励她考取中央戏剧学院,甚至每天打电话来劝说。

  父母禁不住这位老师的“撺掇”,同意女儿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上京一试。

  初生牛犊的徐百卉只身来到北京。

  父母没有料到,三场考试下来,对表演一张白纸的女儿竟然榜上有名。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上中戏第一年,我甚至想过退学”“徐百卉的眼神里有一种锐利之气。

  ”这是当年参加《红楼梦中人》选秀时评委对她的评价。

  那一年,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她报名了宝钗组的选拔,一段朗诵之后,评委纷纷表示:这姑娘不像宝钗,眼神里的灵光倒是像了王熙凤。

  也是这股灵光让这块璞玉在戏剧学院的考场被人发掘。

  三试的考场上,徐百卉接到的题目是“你还爱我吗”。

  被演对手戏的男生这么一问,她突然怔住了十秒,陷入沉思,之后才开始回应。

  入学后,中戏的表演系主任谈起为什么选择徐百卉:“我从她愣住的那十秒眼神里看到了她的情绪与思考,这正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考取中戏之于徐百卉是老天的一个安排。

  不知所之的大学生活,让曾经的“学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与挫折。

  相比有表演基础的同学们,习惯了数理化思维的徐百卉算得上“奇葩”。

  第一天上形体课,全班同学只有徐百卉带着笔记本和笔袋就去了(准备上课记笔记)。

  “一进教室我还纳闷,这教室怎么没有黑板啊。

  ”形体课成为她大一这一年的痛苦回忆,对于表演的一无所知让徐百卉面对新的领域时束手无策。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我以为很多学问像数理化一样,都是通过努力总有门道。

  ”就像妈妈在童年时逼她练琴,徐百卉也对自己下了狠劲儿。

  寒假回家,徐百卉为了化解形体课上的噩梦,整个春节都在练功房里度过。

  欲速则不达,这种苦练反倒把腰练伤了。

  大一下学期,为了完成好小说片段改编的作业,徐百卉和当时的师兄——在“奇葩”里演何花前夫的孙大川搭档,扮演一对破镜难圆的夫妻。

  徐百卉对这次改编花了很多心思。

  为了表现两人曾经的美好已成追忆,她亲手制作了一面照片墙作为结局的幕景。

  老师看到这个小组的作品,并没有直接表扬,只是含蓄地说了一句:“有些同学在私下做了不少努力,从这次的作业就能看得出。

  ”老师话音刚落,徐百卉终于挂不住了,她冲到教学楼下的小花坛旁。

  泪如雨下。

  这一句肯定让积压已久的情绪和自卑全部释放出来了。

  那天之后,徐百卉的天空豁然开朗了。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我做事情,要尽全力,自己才会安心”大二那年,徐百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戏《小留学生》。

  在徐百卉之前,导演组已经选了四五百个女孩,却一直没遇到适合女一号刘莼的演员。

  表演系出身、英语讲得好的徐百卉以近乎本色的演出塑造了小大人刘莼的形象。

   因为上午刚学完人体构造,周倩对 师傅那里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很好奇,有的时候为什么看不到,有的时候又能看到。

  刘自强见到周倩好奇的目光,顿时闪过火热,急忙拉着她坐到那里。

  “师傅跟你说,其实师傅这里呢,也是有点毛病的。

  ” 一听这话,周倩愣住了,师傅身为大夫,怎么自己身子还有毛病呢?“师傅,你这里是怎么了?”周倩天真的担心起师傅来。

  刘自强见状,干咳一声,“师傅这里扭伤过,肌肉总是忍不住痉挛,所以就硬邦邦,得需要按摩才行。

  ”“按摩?”周倩眨了眨大眼睛,倒没有不信师傅的话。

  “师傅,那您教教我按摩,我给您按吧。

  ”周倩心地善良,又感觉到刘自强对她那么好,所以想报答师傅。

  刘自强一听,心里一喜,紧忙答应:“行,你给师傅裤子脱下来。

  ”周倩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想到师傅说的病不讳医,咬了咬牙就听话的帮刘自强脱了下来。

  顿时,那东西,出现在周倩眼前。

  “师傅……要怎么按?”周倩紧忙问道。

  刘自强干咳一声,轻轻拿着她的小手,放了上去。

  “力道一定要有紧有松,动作也一定要轻柔缓慢,不能着急知道么?”周倩认真 点了 点头,按照师傅说的,轻轻捏了起来。

  嘶——!刘自强倒吸口凉气,身子一颤,周倩的小手软绵绵的,那滋味别提有多舒(益智故事)服了。

  周倩看到师傅这个样子,还以为弄错了,紧忙道:“师傅,弄疼您了么?”“没……没……你弄的很好,继续。

  ”刘自强深吸口气,身子紧绷绷的,感受到小手在自己那里又揉又捏的,简直爽翻了!周倩红着脸,就这么弄着,可是越弄她发现师傅这个东西越大,而且越来越热,热的她有点烫手。

  而且,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又犯病了,身下居然又痒了起来,小脸吓坏了。

  刘自强没有注意到周倩的表情,沉浸在这柔嫩的捏拿之中,他突然觉得收周倩这个小学徒实在是太明智了。

  漂亮,身段又好,最重要的一点,这丫头单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刘自强兴奋极了,瞧着周倩,突然神色一动。

  “倩倩,按摩的手法不错,但是对师傅的病情,只能起到缓解的作用,想要医治,得用别的办法。

  ”周倩一听,紧忙问道:“师傅,用什么办法能彻底医治好您的病啊。

  ”刘自强深吸口气,指了指嘴。

  “用你的嘴和舌头。

  ”周倩顿时愣住了,有点疑惑起来,“嘴和舌头也能看病么?”“当然了,咱们学医的,你以为只靠双手么?你错了,身为一个合格的医生,要学会动用任何手段治愈病状,师傅不是说,这个肌肉受挫过么,其实它里面淤血多,排是排不掉的,只能吸出来!”周倩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

  “这么跟你说吧,咱们村里不是有毒蛇,你看每次有人被蛇咬了,是不是先要把毒素吸出来?”刘自强悉心诱导道。

  周倩点了点头,小时候她也被咬过,当时就是父亲帮她吸出来的。

  “这个我知道,师傅。

  ”刘自强一听,顿时笑了,“哎,你看你知道吧,就是这个道理,师傅这里淤血多,就得吸,只不过师傅够不到,又不好意思求别人帮忙,再说,别人也不会像咱们医者这么有圣心,医不讳患道理他们不懂。

  ”周倩点了点头,不过看到师傅这个东西这么大,可怎么好含在嘴里啊,秀眉紧蹙着,有点不知道什么下口。

  “你不用先着急吸,师傅不刚刚还说的舌头么,你可以用舌头替师傅这里消消毒。

  ”“消毒?”周倩愣了起来。

  “哎,笨蛋,你不知道咱们灵长类的动物,唾液中都是含有祛毒成分的么,就比如小猫小狗受伤了,它们都舔伤口,就是先消毒。

  ”刘自强强忍着这股冲动,继续诱惑着。

  周倩嗯了一声,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师傅说的话,肯定不是骗人的。

  再说小猫小狗舔伤口的 事儿,她也知道,倒也没有多想。

  找了个好的姿势,趴到师傅跨中间,随后伸出了可爱的小舌头,在刘自强一脸期待下,靠了上去。

  眼看着那粉嫩的小舌头就要落上去的时候,甚至,他都能感受到传来的丝丝热意,满眼兴奋,心跳加速。

  谁知道,就在这时,刘自强的手机响了,吓了他一大跳!周倩听到师傅手机响了,以为有重要的事情,就停了下来。

  刘自强气的够呛,重头戏被打断,当然不乐意,把手机掏出来,看都没看,就扔到一旁。

  “倩倩,不管它,你继续吧。

  ”刘自强干咳一声。

  周倩眨了眨眼睛,倒也没有在意,伸出舌头又要继续。

  可是,扔到沙发上的手机,居然又响起让人厌烦的铃声,弄的这气氛又不对味儿了!“师傅,可能有着急的事情吧,要不您先接,接完了我再给你按摩吧。

  ”周倩乖巧道。

  刘自强也不好说什么,要是再不管好像很急切一样,担心周倩看出什么,就拿起电话来。

  “喂,老刘啊,怎么不接电话啊!”打电话的是刘自强的邻村老表哥,比他长了两岁,结婚早,儿子都二十了,不过小的时候有点毛病,落下个傻病根,至今也没弄个孩子。

  找了好些地方看,都没弄好,没办法这事儿就拜托给刘自强了,死马当活马医,当然也知道刘自强医术高,总是让他帮着给解决这事儿。

  这事儿也就托着,毕竟这生孩子的病可不好治,刘自强不想揽这儿活。

  “哦……我这忙着呢,怎么了?”刘自强语气有点不太好。

  毕竟打扰了自己好事儿,刘自强能有好语气就怪了。

  “我这烦死了,韩 小蕊到现在肚子也不大,你说,我老张家弄回来个不会下蛋的鸡干啥,我带着她和 傻根,你给她看看,要是 不行,我就让傻根给她休了,再找一个。

  ” 张老三气坏了,家里到他这儿就傻根一个独苗,后辈无人可闹心死了,就指着傻根接个种,传个代了,傻就傻了点,但是他老张家基因可不差,要不是小时候傻根发烧烧坏了脑袋,肯定是个白尖百灵的好小伙。

  “哎,这事儿我可……”“行了,我马上就到了,已经看到你店门了,我给你带了几瓶好酒,你就医医看,不行就算了。

  ”张老三紧忙打断刘自强的话,弄的刘自强也说不出什么,叹了口气。

  没办法,老表哥说了,再托也不行了。

  紧忙穿上裤子,就去开门。

  谁知道,看到傻根媳妇,也就是张老三的儿媳妇时,刘自强的眼睛没掉出来,这丫头也太俊了!特别这身材,简直完美的很啊,那两团鼓鼓的,都快把衣服撑破了,还有那腿,比孙洁的还好看,嫩嫩的,又长又直。

  就是这丫头不会打扮,村里人落后,没有孙洁那种见过世面的女人会捯饬。

  但是这天然美,更让刘自强心里颤了一下。

  张老三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刘自强也没听进去,眼睛里都是这个韩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这丫头坐在那里,神情不安,眼圈还红的,估计没少挨张老三骂,有这么个儿媳妇也不知道心疼,刘自强都觉得给他们张家白瞎了。

  这丫头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翘的,一看就能生儿子,配他们家傻根一百个富余。

  再看看那个傻根,刘自强都懒得瞅,直摇头。

  “表弟,我也不跟你细说了,你看看怎么整,实在不行,我就找那周媒婆子把亲退了,大不了彩礼我要回来一半也行。

  ”一听这话,坐在那里本就惶恐不安的韩小蕊俏脸顿时变了。

  “爸,我爹他身体不好,那彩礼钱都拿去看病了,哪还有钱给您啊,您别要了成么,我……我肯定能好,肯定能好……”她说这话的时候,梨花带雨的,看着刘自强这个心疼。

  “行了表哥,别难为孩子了,这样,你把他俩留这里,我给他们看看,用药试试,要是不行再说。

  ”一听这话,张老三乐坏了,“那就麻烦你了表弟,哎,你说这事儿,好在有你,只要能让韩小蕊肚子大了,表哥给你杀头猪。

  ”没办法,这张老三想孩子想疯了。

  “行,天色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忙乎了,也照顾不到你,哎,因为你这事儿,我今天还得早点关门。

  ”刘自强故意说道。

  张老三一听,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两盒烟塞到刘自强手里。

  “县里的,我都没舍得,那我就先走了啊。

  ”张老三说完,嘱咐儿子要听刘自强的话后,紧忙就走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刘自强让周倩自己回家,随后拉上了闸门,目光看向韩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Npeol/0oJeh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