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扶着对准位置坐了下去|李白把妲己搞到高潮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 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 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 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

  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 看病

  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

  ”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

  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

  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 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 说道说道。

  ”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

  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

  ”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

  ”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 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

  ”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

  ”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 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 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 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

  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

  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 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傲人之处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

  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

  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

  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春光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 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 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刘玲玲点头说:“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

  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

  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

  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

  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

  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她踉跄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眼眶有些泛红,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

  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黄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但凭心而论,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都对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

  黄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而老王这边,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点失落,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惊呆了。

  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教练,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当然知道是她,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你是?”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教练,你听不出来吗?我是黄琴呀!”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女神紧紧抱住。

  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他沉住气道:“哦,黄琴是你啊?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了,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

  她心想,无功不受禄,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吧?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

  打定了主意,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谢谢教练,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顿了一下,又试探性说道:“你们一班年轻人的,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

  ”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教练,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XOAN/2KNKkC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