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按摩有按下面的吗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人们对婚姻的追求不一样导致了择偶的标准各异。

  可是,你是否知道 男人挑老婆会关注 女人的身体 部位的呢?有3大部位,是男人们在择偶时甚为关注的,是观察女人最好的信息窗口,也是走近女人内心最便捷、最快速的情感通道。

  一起来看看。

  下颌现在人们总喜欢下巴尖尖的瓜子脸,在娱乐圈中更是有人说拥有一张瓜子脸就能与成功接近了一步,看范冰冰、李冰冰、杨幂……全是尖尖范儿,更有不少人为了拥有尖尖的下巴而去做整形手术。

  虽说女人拥有一张瓜子脸能增色不少,但在相学理论中,下颌若是过尖,则阴气不足、后运欠佳,婚姻感情和晚年生活较差,如果生得一副尖嘴猴腮之相,则更非女人之中的善良之辈。

  由于女人体内阴气较重、形体天生圆润柔和,因此最好的下颌之相,应当是方圆饱满、敦厚富实,凡是拥有此种面相的女人,一般都 性情宁静、生活安逸、晚年运势亦佳,能够颐养纳福。

  下巴圆圆的女孩男人也很爱在男人决定要与女人结婚之前,都会带回家给父母过目。

  即使男人不在乎你尖尖的下颔,但是老一辈总是很看重这些,而这些也往往成为你们无法长久的根本原因。

  所以,不要像明星一样为了美丽舍弃了自己良好的福分!腰臀腰臀是显示女人是否好生养的标准,现在不少 女性为了美不惜挨饿减肥,让自己有娇小的腰部和臀部,看起来更为性感,其实丰满的腰臀才是男人的最爱。

  以前新媳妇进门,婆婆常常会有意无意地瞧瞧她的腰和臀,以判断媳妇的生育 能力如何,因为在农业社会中人丁是否兴旺,直接关系到家族的生存发展壮大。

  所以这时看一个女人腰臀的肥细,并非是单纯的美感好恶问题,而有着十分重要的生物学意义。

  女性的臀越大、翘得越起,性欲和生殖能力就越强;女人的腰越细、越柔软,越是妩媚、风骚、多情。

  在漂亮的诱惑跟前,女性们舍弃了生殖能力。

  男人不一样,恋爱的时候男人会在乎你是否妩媚,可是,婚姻不比恋爱,男人承担着繁衍后代的重任,必须要找一个好生养的女人,才更有利于繁衍生息。

  下巴圆圆的女孩男人也很爱所以,男人在择偶的时候也会很看重女性的腰臀部位。

  想要虏获男人的目光,就不要盲目地瘦臀瘦腰啦! 足脚灰姑娘凭借着能轻松穿进水晶鞋而顺利成为白雪公主, 中国古代女人也是为了美而忍受缠脚的痛苦,一定要缠成一个三寸金莲……似乎在人体众多部位中,人们对(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足脚有着独特的情感。

  在人体中足和脚是性意识、性韵味最浓的器官,特别是对一个男人来讲,女人的足和脚是最性感、最具有诱惑力、杀伤力的致命武器。

  如果一个男人直接盯着女人的足和脚看,那他一定是个看女人相的高手,一个比女人还懂得女人的专家。

  从女人足和脚的长相和形态中,可以看出她体内阴气的强弱,性情的刚柔,脾气的大小。

  女人足脚的美丽标准是“小、瘦、尖、弯”,小巧玲珑 代表着一种阴柔美,女人的瘦足,会让人产生弱不禁风、需要呵护、急需扶持的感觉,让人产生怜香惜玉之情。

  虽然小脚代表美丽,但是在健康和美丽之前,我们还是要顶住美丽的诱惑。

  缠脚给中国古代女人造成了很多的痛苦,现在女人千万不能再步前人的后尘!下巴圆圆的女孩男人也很爱延伸阅读:女人身上最让男人魂牵梦绕的部位 “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 黄瓜吗?为了这点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说吧,我弟偷吃了你几个黄瓜,我赔你就是了。

  ” 楚梦韵 说道

    “就一个!”吴 财运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我赔你十个吧,我们家黄瓜多的是,等下到菜地摘给你!”楚梦韵说道。

    “不行,我家那根黄瓜与众不同,价值至少两千块以上,除非你赔两千块给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弟!”吴财运想通了,反正事已至此,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现在手头上正好缺钱,没钱赌了,如果能让楚梦韵赔两千块私了,那也不错。

    “一根黄瓜值两千块?你家的黄瓜是黄金做的吗?你怎么不去抢?”楚梦韵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摆明是敲诈勒索啊!  “没钱赔是吧?那就让我打死他!”吴财运也知道自己刚才异想天开了,楚梦韵家这么穷,怎么可能拿得出两千块?还不如暴打一顿这个 傻子来得痛快!  吴财运说完,马上就绕过了楚梦韵,挥棍朝楚传宗打去。

    楚传宗不想在楚梦韵面前露身手,马上撤腿就跑。

  吴财运在后面挥舞着木棍紧追不放。

    见此情形,楚梦韵吓坏了,也跟着追了上去。

  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实在跑不过男人,只能一边追一边喊道:“别打我弟,别打我弟,有事好商量……”  楚传宗跑了一段路之后,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吴财运追上来。

    吴财运见到楚传宗跑不动了,心中大喜,猛冲过去,朝楚传宗的背部一棍扫去。

    可偏偏这时,楚传宗突然弯下腰大口地喘气,非常巧合地避过了吴财运的一击。

    吴财运冲得太快,一击不中之后,他还在继续往前冲,经过楚传宗身边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绊到了楚传宗的脚起来,然后他整个人向前飙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屎。

    更悲催的是,落地的时候,吴财运的嘴巴正好砸在了一块石头,牙齿顿时被砸掉了好几颗!  吴财运惨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用手摸了一下嘴巴,发现一掌的鲜血,几颗掉了的牙齿还在嘴巴里。

    他顿时气炸了,为了追打这个傻子,竟然一不小心被他绊倒了,还砸掉了这颗牙齿,新仇加旧恨,老子非宰了这个傻子不可!  吴财运正挥棍准备再次击打楚传宗时,一束摩托车灯的灯光从路的那头照来,吴财运和楚传宗同时抬眼望去,见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飒爽地驾着摩托车驶来!  一见到这个女警,吴财运的心就抖了一抖,因为这个女警,正是杏花村出的唯一一个民警 韩冰,在镇派出所上班。

  这个韩冰虽是否花村的人,但铁面无私,丝毫不通人情,抓赌的时候更是不含糊,他没少裁在这个女警手中。

  可以说,韩冰是缠绕在杏花村所有赌徒恶梦中的对象,她就是所有赌徒的恶梦,这些赌徒对她是又恨又怕,甚到恨到希望她在执行任务时因公殉职!  韩冰很快就来到了吴财运和楚传宗面前,见到吴财运手持木棍,一嘴的鲜血,她马上将车刹停,喝问道:“吴财运,你干什么?又在欺负楚传宗?”  吴财运心中那个气啊!这死丫头眼睛瞎了么?难道没看到老子满嘴的鲜血?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他了?分明是他欺负我好不好?老子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别以为你是民警就可以随便冤枉人!”吴财运刚才没打着楚传宗,所以十分有底气地说道。

    韩冰一听,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她下了车,咄咄逼人地朝吴财运走来:“我冤枉你?你手中拿着木棍,还想狡辩说是楚传宗欺负你?你当我也是傻子么?我问你,楚传宗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欺负你?”  吴财运被韩冰逼得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争辩了。

    而这时楚传宗想起了自己是傻子的身份,马上哇的一声装哭,然后一头扑进了韩冰的怀里,将脸埋在那波涛汹涌之中,一边吸溜着她的香气,一边恶人先告状:“韩冰姐,他欺负我,他一直追着我打,说要打死我,我好怕……”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女民警韩冰一向都是锄强扶弱,很有正义感的。

    果然,韩冰听了顿时义愤填膺,正气凛然地说:“吴财运!你恃强凌弱,信不信我将你抓到派出所呆几个月?”  吴财运吓得两腿一抖,弱弱地说道:“我没打他啊,你看,现在受伤的人是我,伤者为重啊!”  “从实交待,你怎么受的伤?”韩冰心中也有些郁闷,吴财运手中有木棍,不应该会受伤这么重啊。

    “是追打这个傻子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他的脚绊到,摔倒了。

  ”吴财运对韩冰早就有了心理阴影,之前赌博被抓的时候,没少被她严刑拷打逼问其他同伙,现在面对她的喝问,他不敢说谎,只能如实相告。

    韩冰听了吴财运的话,想笑,但为了保持警察的威严,她忍住了笑,冷冷地说道:“那是你咎由自取,作恶多端必自毙,知道不?快说,你为什么要追打楚传宗?”  “他偷吃了我家的黄瓜。

  ”吴财运只能继续用这样的理由了。

    韩冰听了,顿时又发飙了:“为了一个黄瓜,你就大动干戈用木棍追打楚传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吃你一个黄瓜,这算得了什么?你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吴财运恨得牙痒痒的,平时抓赌的时候,不见你念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通融一下放我一马?  “黄瓜虽小,但那也是偷窃啊!这个傻子偷了我家的黄瓜,犯了偷窃罪,你是不是应该将她抓起来?”  韩冰却说:“他是傻子,构不成犯罪,你惹怒了他,就算他打死了你,那你也是活该!”  吴财运知道韩冰有心护着这个傻子,就沉默不语了。

    而楚传宗听了韩冰的话,顿时茅塞顿开,原来傻子打死人都不犯法啊,那以后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傻子的身份,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想打谁就打谁了?  韩冰见吴财运苦逼着脸,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然后丢给吴财运,说:“这两块钱算是买了他吃你的那个黄瓜,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如果让我看到你欺负楚传宗,我绝不轻饶你!捡起钱,快滚吧!”  吴财运捡起地上的那两块钱,欲哭无泪,老子这傻子绿了,本来想要两千块赔偿的,现在竟然被韩冰这死丫头用两块钱就私了!  韩冰接着又说道:“吴财运,我警告你,你别再赌了,要是再让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我早就戒赌了。

  ”吴财运说道。

  他心道,我现在只有两块钱,想赌也没得赌了啊!  “戒赌?我看你是没钱赌了吧?李 桃花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嫁给了你这个烂赌鬼,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韩冰说道。

    一提起李桃花,吴财运就是一阵憋屈,她虽然漂亮,但是已经被这个死傻子玷污了啊!  越想越伤心,这种丑事又不能说出来,吴财运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他实在不想跟韩冰多说了,转身就走。

    此时楚梦韵正气喘吁吁的跑来,胸前的那对饱满随着跑动的节奏而一颠一颠地晃动着,让已经坐拥了李桃花这样的绝色美人的吴财运看见了,都暗暗咬牙切齿。

    “好了,没事了,你姐也来了,快放开我。

  ”韩冰见到楚梦韵来了,急忙对还依偎在她怀里的楚传宗说道。

  被楚传宗这个傻子占了这么久便宜,她一点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楚传宗只得依依不舍地从韩冰那软玉温香中出来,这时楚梦韵正好来到了近前。

  她焦急地问道:“弟弟,你没事吧?吴财运有什么打伤你?”  “梦韵姐,我没事,是韩冰姐救了我。

  ”楚传宗说道。

  看见楚梦韵那正随着呼吸而急剧起伏的壮观,楚传宗不禁在心中暗暗估了一个比较,梦韵姐的武器与韩冰姐的似乎有得一拼啊!  楚梦韵感激地对韩冰说:“韩冰妹妹,谢谢你,这次幸好你及时出现,不然我弟弟非被吴财运打死不可。

  ”  楚梦韵的年纪比韩冰大两岁,从小到大,她都一直叫她韩冰妹妹的。

    “不客气,梦韵姐,你也要对你这个傻弟弟多加管教了,别让他老是闯祸,我经常不在村里,能帮得了他一次,帮不了他一辈子。

  ”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严加管教他的。

  ”楚梦韵说道。

    “好了,没什么事,我们都回去吧,上车,我载你们回去。

  ”韩冰坐上了摩托车之后,对楚梦韵说道。

    跑了这么久的一段路,楚梦韵也是太累了,就不客气地坐上了韩冰的摩托车。

  不过,她让楚传宗坐在中间,因为她担心他没坐惯摩托车,会摔下来。

    楚传宗被两个大美女夹在中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前面是香肩,后面是娇肤……韩冰将楚梦韵,楚传宗姐弟俩载到家门后,就独自开车回家了。

  杏花村离镇上不远,韩冰只要一有空都会回家看望父母的。

    睡觉的时候,楚梦韵一直在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身负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个使命。

  十万巨债在七天之内肯定是无法还清的,到时候如果不嫁给陈品文,自己一家人就别想再在杏花村呆下去了。

  陈家的势力那么大,除了陈尚元是村长之外,他还有一个在县城里当大官的妹夫,实在惹不起起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

  如果带着传宗逃跑,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县城里读高中,不能抛下她不管啊!官字两把口,如果逃跑,可能还会落下一个诈骗的罪名,不可行。

    看来只有嫁给陈品文这一条路了。

  还有七天就要嫁给陈品文了,到底要不要现就去跟楚传宗制造一个孩子呀?  楚梦韵辗转反侧,迟迟没能做出决定。

  她是女孩子,跟楚传宗生孩子那种事太羞人了,她不好意思主动去找楚传宗。

  可是自己不主动,楚传宗那个傻子又什么都不懂,怎么办呀?  而在另一间房的楚传宗,也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在想今天在迷魂坑下所发生的那件离奇事件,那个神秘女子到底是人还是妖?雪月宫又是什么门派啊?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赚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  楚传宗也想过再到迷魂坑下去挖那些人参,何首乌出来卖,可是买给谁?去哪里找能出得起高价的买家呢?  姐弟俩在各自的房间各怀心事,到地半夜才渐渐睡着。

    ……  第二天一早,韩冰就又开着摩托车去镇派出所上班了。

    楚梦韵种了两亩西瓜,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早上起床后,她就去西瓜地里摘西瓜,以待明天一大早运就到镇上去卖。

  因为明天是圩日,买西瓜的人多。

    这次楚传宗这个游手好闲的傻子破天荒地跟去摘西瓜,而且还十分认真卖力,摘完了还主动将西瓜挑回家,这让楚梦韵十分惊讶和意外。

  这个傻弟弟似乎一夜之间变得勤劳懂事了!  挑剩最后一担西瓜的时候,楚传宗对楚梦韵说:“姐,你先回去吧,这担西瓜让我挑回去就可以了。

  ”  楚梦韵毕竟是女孩子,在烈日下干了半天的活,早已经累得不行了,难得楚传宗这么殷勤,就先回去了。

    天气这么热,楚传宗并不急着将西瓜挑回去,他想先去洗个澡。

  他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 青龙湾,因传说漂中藏着一条青龙,所以村中无人敢下湾。

  但是楚伟宗却不信这些,他决定先去青龙湾洗个澡,凉快一下再将西瓜挑回家。

    青龙湾位于青龙山脚下,一道瀑布从青龙山上飞流直下,在山脚下冲出了一个很深的水湾,这个水湾就是青龙湾。

    当楚传宗来到青龙湾附近时,突然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正在湾中洗澡,此女子浑身洁白如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夺目耀眼。

    楚传宗第一感觉就是仙女在青龙湾中淋浴。

  因为村中从来没有人敢在青龙湾洗澡啊!  可当楚传宗看清那女子的容颜时,他才知道并不是什么仙女,而是昨天让他帮取黄瓜的李桃花!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楚传宗现在已经不傻了,他跟正常人一样第一反应就是先躲起来,然后再慢慢欣赏。

    正好旁边就是一片玉米地,他马上就躲进了 玉米地里

  恢复正常之后,他对女人的身体也是非常渴望的,特别是想起昨天给李桃花取黄瓜的情形,一想到那情形,他就热血沸腾,好想再来一次。

    说到底,他能够意外恢复正常,而且拥有一身实力,完全是拜李桃花所赐啊!要不是李桃花让他帮取黄瓜,就不会被吴财运追打,更不会掉到迷魂坑下因祸得福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了。

  所以,他其实很感激李桃花的,觉得李桃花就是他的贵人。

    此时的李桃花一脸红晕,湿漉漉的秀发搭在她的肩上,如出水芙蓉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楚楚动人的风情。

    李桃花才二十三岁,比楚传宗的姐姐还要小一岁,正值女人如花般的年纪,蜜桃最成熟时。

    青龙湾的湾水是非常清澈的,因此李桃花泡在水里的部位也是清晰可见的。

    前凸后翘,优美的弧度,笔直修长的双腿,晶莹剔透的肤肤……这画面实在是太美了!  楚传宗只看了一会,鼻血就无法自控地流了出来。

  自从昨天给李桃花拔黄瓜之后,他发觉自己已经非常迷恋李桃花的身体了,迷恋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楚传宗此刻看着如此妩媚动人的李桃花,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像发高烧一般热,真想冲出玉米地跳下湾中,一把抱住她好好疼惜一番。

    就在这时,楚传宗突然听到玉米地里有一丝响动,他转头一看,见到一条黑色的大蛇正在慢慢地爬来!  “啊——”楚传宗吓(两根一起插进去)得发出一声惊叫。

  以他现在实力,本来不会怕一条蛇的,但是突然之间看到,还是会吓一跳的。

    正在青龙湾中洗澡的李桃花听到岸上的玉米地里传出一声男人的惊叫声,她顿时大吃一惊,然后怒喝道:“谁?快滚出来!”  青龙湾附近有一块玉米地就是李桃花种的,她是因为在玉米地锄草,劳作到中午的时候,感觉太热了,看看四周无人,就到青龙湾中泡一个澡。

  关于青龙湾中有青龙的那个传说,她嫁到杏花村两年了,当然也听听说过。

  只是她不相信这种荒诞的传说罢了。

  恐龙都早已绝种,世上哪有什么青龙?  这里平时都人迹罕至,现在是中午,更加不会有人路过,所以她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在青龙湾中洗澡。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躲在玉米地里偷看!  躲在玉米地里的楚传宗听到李桃花的怒喝,也是大吃一惊。

  完了完了,被李桃花发现了,怎么办啊?  “到底是谁?快滚出来!”李桃花快要气炸了!  楚传宗的脑子急速旋转,一想到自己是傻子的身份,他就淡定了,我是傻子我怕谁?  于是他抹干了鼻血,光明正大地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

    “传宗,怎么是你?”李桃花见到楚传宗傻笑着从玉米地里走出来,极讶极了。

    “嫂子,是我啊,你让我出来干嘛?”楚传宗傻傻地问道。

    楚梦韵却没有回答楚传宗的问题,而是问道:“传宗,你躲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楚传宗说道:“天气太热,玉米地里凉快,我到玉米地里睡觉啊!”  李桃花将信将疑:“真的是在玉米地里睡觉这么简单?”  “当然啦,在玉米地里除了睡觉,那还能做什么啊?”楚传宗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不是在偷看我洗澡?”李桃花问道。

    “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啊?我为什么要偷看?要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来看啊!”楚传宗从玉米地里出来后,眼睛从没离开过李桃花的身体,近距离观看所带来的视角冲击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桃花听了楚传宗的话,才如梦初醒,就算刚才这个傻子没有偷看,现在也被他看了啊!  她急忙用双手捂住最羞人的部位,然后大声说道:“传宗,你不能看,快转过身去!”  可是楚传宗却傻傻地说:“嫂子,昨天你让我给你取黄瓜的时候,你都给我看了,现在为什么不能看?”李桃花焦急无比地说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闭上你的眼睛,滚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虽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还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体的,昨天让楚传宗取黄瓜,那是别无选择加上一时冲动。

    别以为她用黄瓜就是那种奔开的女人,其实她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禁锢的女人。

  要不是吴财运这么冷落她,她是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龄,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极度需要,也从来没有勾引过别的男人。

    昨天与楚传宗的那一幕被吴财运发现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吴财运原谅。

  好不容易得到了吴财运的原谅,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再跟楚传宗发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bbof5/7oQ1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