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porntaiwan

成人情趣 (14) 2021/8/16 6:51:18
gay porn taiwan


10.小 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 温可就从 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 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 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 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 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 木头,不知道 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 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你是哪里的人?” 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


  ”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 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


  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


  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


  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 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


  ”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


  我叫温 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


  ”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


  ”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


  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 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


  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


  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


  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豁达大度)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


  “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


  ”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


  ”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 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


  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


  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飘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笑道。


  她不耐烦的说:“既然说我迷人,为什么不要了我,来啊!”她张开腿,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带……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来啊,秦受。


  ”她心里无比的期盼。


  秦受腰间的精壮,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这是她见过,最有料的一个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却不要。


  “飘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说的时候,有些忧郁。


  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会相信这种屁话?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说不过去。


  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就连中年的校长,也将就是她的对手。


  “秦受,你说谎。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动声色,反而更诚恳的说:“飘依,你的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谁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不过,我身份低微,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什么都没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老公还是卫校校长。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应该去奢求……”秦受说得诚恳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此时,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也有所动容,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赵萌萌的还要嫩。


  再看看那个脸,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


  “秦受,你又在骗我。


  ”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没有的,飘依。


  ”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能贸然行动。


  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不想些办法不行。


  “飘依,你肚子好点了吗?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crqq/61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