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on sukyoung

成人情趣 (18) 2021/8/2 11:03:50
jeon sukyoung


可夜宴的老板是 陳澤華,我總有種吃軟飯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報到,一個叫夏莉莉的 女人帶我上崗,三十歲左右,是ktv部的經理。


  第一次見面,人倒是挺不錯的,對我還算熱情。


  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剛黑下來, 婷姐和陳澤華就來了,兩人有說有笑,看起來關系很曖昧。


  我心里不爽,假裝沒看到他們,也沒打招呼。


  陳澤華卻笑著走過來,說道:“ 小飛,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難,就去找夏經理,我會給她打聲招呼,讓她照看你,當然你也可以直接來找我,都行。


  ”當時旁邊還有幾個同事,他們聽到陳澤華這樣說,忍不住將目光看過來,包羅萬象,特別復雜。


  我淡淡地嗯了一聲。


  見狀,陳澤華也沒有生氣,只是微微一笑,便對婷姐說:“婷婷,我先去包廂里,你等會自己過去。


  ”陳澤華走后,婷姐說:“小飛,以后他跟你說事情的時候,你態度好點兒,他畢竟是老板,你不能讓他沒有面子,你說是不是?”我哼道,我的態度已經算不錯了。


  婷姐緊蹙眉頭,欲言又止,最后掉頭走了。


  旁邊幾個同事小聲議論起來,說原來這 小子是走后門進來的,難怪夏經理都對他那么客氣。


  我總覺得這些話有點刺耳,好像我占了陳澤華便宜似的。


  時間不久,酒吧里來了幾個年輕人,點了包廂,正好輪到我服務。


  這幾個年輕人都在25歲左右,三男兩女,一個青年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別人叫他 劉哥,有點奉迎他的意思,應該有點背景。


  兩個女孩長得都不錯,可奇怪的是,她們倆都是劉哥帶來的,關系曖昧,坐進包廂就摟摟抱抱,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


  “愣什么, 倒酒啊。


  ”劉哥瞥了眼我,“你新來的吧,這么不懂規矩?”我趕緊走過去倒酒,笑著說:“哥,我第一天上班。


  ”“難怪我看你這么面生,我給你講,在這里上班,得有眼力見,人也得機靈點兒,像你這種木頭似的,早晚得滾蛋。


  倒酒。


  ”劉哥說。


  我則呵呵賠笑,一邊給他們倒酒,沒想到的,給劉哥右邊那個女人倒酒時,她正好想拿話筒,兩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灑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著,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聲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瑩瑩,沒事吧?”劉哥眉頭一緊,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馬的,你會不會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給我舔干凈,不然你死定了!”說話的時候,指著瑩瑩的大腿。


  臉火燙,可我還得賠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擦干凈。


  ” “擦你麻痹啊,聽不懂 老子說的話嘛,老子讓你舔!”劉哥義憤填膺地說。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再說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還碰我的手,這事能賴我嘛。


  我站著不動,激怒了劉哥,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臉上,頓時我就頭暈目眩起來。


  劉哥不肯罷休,連續幾腳踹在我肚子上,我連退數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劉哥追出來掐住我脖子,雙目圓睜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這時,經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沖沖地走過來說:“劉少,怎么了,怎么發這么大的火?”劉哥說:“夏經理,你來的正好,這小子是新來的吧,太不懂規矩了,故意把酒灑在我朋友的腿上,這種人怎么能當服務生,今天必須開除他!” 我正是年輕氣盛的年紀,又剛踏入社會,受不了任何誣陷,我急忙解釋說:“夏經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頭,看了看我,末了對劉哥說:“劉少,葉飛是陳總親自介紹過來的,您看這事,要不就算了吧?”“算了?我他媽不答應!我舅呢?我要親自問問他,這小子跟他是什么關系!”劉哥拽著我的衣領,一副囂張跋扈的嘴臉說:“你給我站起來,別他媽裝孫子!”這時,我才隱隱明白,劉哥和陳澤華的關系,原來陳澤華是他的舅舅,難怪他這么囂張跋扈。


  夏莉莉說:“陳總在502包廂,我去叫他過來?”劉哥擺手說:“不用了,我去找他。


  ”說完拽著我就走,讓那個叫瑩瑩的女人也過去,路上對我說,葉飛是吧,今天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廂外面,劉哥直接推開門說道:“老舅,這就是你招的人?”這是一間豪華包廂,里面坐著七八個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氣質不俗。


  我仔細一看,發現婷姐也坐在陳澤華身邊,露出一張淡淡的笑臉。


  劉哥忽然闖進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說話聲也戛然而止。


  陳澤華也皺起眉頭,問道:“小軍,咋回事?你打了葉飛?”剛才臉上挨了一拳,此時嘴角還殘留著血絲,見狀,婷姐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盡,緊接著便露出擔憂的神色,起身走過來說:“小飛,你沒事兒吧,到底咋回事呀?”我見她走來,忍不住哼了一聲,什么都沒說。


   劉軍指著我說道:“老舅,我帶朋友過來玩,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訓教訓他,給他長長記性。


  ”說完把瑩瑩拉到身邊,指著濕漉漉的大腿說,你們看,腿上全都是酒。


  陳澤華眉頭深皺,沉吟片刻說:“小軍,葉飛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難免會出現差錯,你著實不應該動手打人。


  ”我說陳總,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時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灑到她身上。


  “草,你他媽還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劉軍氣得暴跳如雷,飛身一腳,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頓時間,內臟都生生扭痛起來,呼吸都特別困難。


  被連續毆(兒童益智故事)打,我的怒火也上來了,剛才不還手,是因為劉軍是客人,我禮讓他三分,可現在我實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這份工作。


  想到這,我就全身鼓勁,想撲上去教訓劉軍。


  婷姐卻一把將我拽住,緊蹙眉頭道:“小飛,你冷靜點,不能動手打人。


  ”嗬!我冷笑著,指著劉軍說:“憑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還手?!我被打是應該的,我打他就不可以,憑什么啊?!”婷姐急忙說:“小飛,別說了,你把酒灑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對,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媽被打了,還得給他賠禮道歉?!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間各種心情充斥著,難受至極。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護我,即便我撞見張雨彤上廁所,婷姐也盡量幫我說話。


  可現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還攔著我,不讓我報仇。


  差距真是太明顯了。


  我情緒失控,咆哮道:“你告訴我,我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讓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嗎?!我應該自己打自己,這樣你就滿意了?!劉婷,你想討好別人我管不著,但你別拿我當陪葬品!”我發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說完轉身走了出去,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罷!“小飛,小飛,你等等……”身后傳來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裝沒聽見,毅然決然地走了。


  我原以為婷姐和陳澤華在一起,是故意氣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陳澤華在一起,至于出發點,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歡陳澤華。


  女人,真是善變的動物。


  心里難受得很,隨后我就找個清凈點的地方喝悶酒,越難受越想喝,越喝越難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點飄。


  回到家里已經很晚了,但婷姐和張雨彤都沒有睡覺,兩女坐在沙發上,氣氛也有點尷尬。


  見我踉蹌著走進去,婷姐急忙過來扶著我,面露擔憂和歉意,說小飛,婷姐知道錯了,別生氣了好嗎?我猛地甩開她的手,看都沒看她一眼,走到沙發前面坐下來。


  張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遞給我,我一口氣喝了。


  “小飛,事情我都聽說了,婷婷當時攔著你,也是怕事情鬧大,不好收場,你就別埋怨她了。


  ”張雨彤說。


  我冷哼道:“彤姐,你別說了,我心里有數,誰讓我沒錢沒勢沒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陳總的外甥,打我是應該的。


  ”婷姐聽到這話,眉頭頓時一緊,美眸也閃動起來,歉意地說:“小飛,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 “也許是爸爸是小學老師的緣故,我心里十分重視孩子的教育。


  ”9月剛 探訪過西昌“珍珠生”的 任賢齊,近日與姜育恒、種丹妮、靳羽西(微博)等現身“2013FACE遇見你,傳遞愛”慈善活動(故事網),為急需援助的弱勢群體募集善款。


  對慈善盡心盡責的小齊哥尤其對孩子特別關心。


  有著一雙兒女的他透露之前曾收到《爸爸去哪兒》節目的邀約,可惜兒子不答應而未能成行,盡管如此,他表示未來一定會帶孩子一起去困難的地方探訪,教育他們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幸福 生活,而 他也會在即將變身導演拍攝作品的同時,盡可能抽時間多陪孩子。


  在當天的活動上,他也分享了自己9月前往四川西昌一中以及涼山州民族中學探望孩子的經歷。


  這次探訪中,他不但為孩子們送去過冬的鞋子,與他們一起晚飯、歡唱、解答同學們在生活、學習中的困惑,并對部分珍珠班的同學進行了家訪。


  “那里的孩子很困難,教育環境很差,不刷牙、不洗頭,頭上還有虱子,我們過去教他們找回自信。


  ”在他看來, 做慈善尤其是教育孩子“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一時的救急只能解決一時的問題,也要讓他們能打理自己的生活,懂得知識,創造未來,“希望他們未來長大還可以用他們的母語回到故土支教,其實這是我們長遠的計劃。


  ”任賢齊 終圓導演夢在他的印象中,10月 一行人前往青海玉樹探訪則是真正讓他感受到了困難,此行他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騎單車四天四夜,為了適應高山氣候,吃了高山癥藥做準備,一行人住在高山山腰的小學之中,為玉樹高山上的學童送上代步用的單車,寒冬用的棉被、煤炭、糧食及保暖衣服,與小朋友同吃同住同勞動,晚上還開起小型派對,任賢齊教學生們唱自己的經典老歌,學當地的民族舞蹈。


  “我自己凍得半死,校長其實已經待我極好,給我火爐,可我發現只能烤熱一半身體,另一半凍得不行,我又有高原反應,但我清楚我必須親自來,現在很多人怕捐了錢不知去向,我必須自己去到第一線,讓更多人信任這件事。


  現在舒淇他們都會把錢給我,讓我來替他們捐到合適的地方。


  ”任賢齊終圓導演夢明星 做公益早已是圈內見多不怪的事,任賢齊認為低調是好, 高調也沒有錯。


  “以前我也會覺得,做慈善要低調,不要敲鑼打鼓,好像是為自己加值什么,好像為自己臉上貼金,可現在越來越明白,公眾人物應該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做一個好的示范給更多人看。


  ”任賢齊講到這兒,以自己的好朋友韓紅為例:“有人說她做公益太高調,我說這有什么不好呢,她要帶醫療團隊去那么多地方,不高調呼吁怎么能行!她也很坦蕩地跟我說:我做了慈善就不怕讓大家知道,不怕別人的監督!”
https://twasasf.weebly.com/432889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062874.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38698.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488606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50534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233826.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881626.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9183284.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294233.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712484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crqq/64.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