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王大柱愈发兴奋,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之前窥探的时候,看的特别清晰,但是现在被睡衣给遮掩着,若隐若现,不过却格外的香艳动人。

  他一边揉着 秦玉莲的脚踝,目光却一直盯着她的胸口窥探。

  “ 阿姨,说实话,你这身材保养的可真好,皮肤也很水嫩呢。

  ”秦玉莲突然听到准女婿如此夸赞,俏脸有些滚烫。

  “瞧你油嘴滑舌的哟。

  ”“我说的是真心话,瞧瞧你皮肤多水嫩呀,跟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样,红润的小嘴巴,高耸的小鼻梁,真的是好看呢。

  ”“好讨厌哦,这小嘴说的可真好听。

  ”秦玉莲被说的羞涩不已,笑着伸出手拍了下 张成的肩膀。

  张成继续按了一阵,“还疼不?”“不疼了……”秦玉莲感觉脚崴被推拿了一阵,好 多了

  “行,那你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

  ”张成有些不舍的松开手。

  晚上,张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秦玉莲那性感妖娆的身姿,如此一个绝品性感尤物,竟得不到滋润,真的是可惜啊。

  既然她对自己有意思,那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趁着她出差间隙,弄到这个成熟风韵的美少妇。

  次日,清晨。

  张成被喊醒,睁开眼,就看见秦玉莲站在床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胸口扣子没系上,绝美的上围,露出半边,把衬衫撑得鼓鼓囊囊的。

  下面搭配的是一条黑色的短皮裤,修长的大美腿,露在外面。

  张成年轻气盛,早上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秦玉莲的时候,直接就爆了!他对秦玉莲的念头,是越来越强烈了。

  他在等,等一个完全将她吃了的机会!终于机会来了。

  傍晚吃完饭,秦玉莲从厨房洗老碗筷出来,在沙发边挨着张成坐下,俏脸一阵绯红,对视一眼,别有一番滋味。

  张成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秦玉莲抢先。

  “张成,有个事儿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实在是有点难以启齿,但现在我只能找你帮我了。

  ”张成见秦玉莲 说完,俏脸羞涩,一片红润,心底不由得激动起来,寻思着准丈母娘这是打算跟自己来直接的?他 点了 点头,“阿姨,您说。

  ”秦玉莲撩拨了下发丝,咬了咬贝齿。

  “我最近那儿有点不舒服,吃药也治疗不好,您大学不是学中医的吗?所以想请你帮我看看。

  ”张成听后,刚开始还有点失望,本想着来直接的呢,可转念一想,这不更好吗?要是发展太快,或许还有反作用。

  他点了点头,“阿姨,这事儿您应该早点跟我说啊。

  大学我还选修了妇科呢!我现在就给你检查。

  ”“呃……去我 房间?”“就在这沙发上吧,也有扶手,方便。

  ”“哦。

  ”秦玉莲明显有些紧张,双手不自然的抓住了短裙的边角。

  “阿姨,你不要那么紧张,现在我们只是医生跟病人的关系。

  ”张成一本正经,说完,指着她的裙摆,“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

  ”“不用脱了吧……我穿的短裙呢”秦玉莲很难为情,脸涨红的厉害。

  ”“也行吧。

  ”张成先忍着。

  秦玉莲捏着短裙就躺了下去,在张成的指导下,将美臀枕在了沙发枕上,半个身子倾斜下去。

  “阿姨,你不要紧张啊,我好好给您检查。

  ”秦玉莲嗯了声,缓缓闭上了眼眸。

  “我要开始检查了噢。

  ”秦玉莲轻轻点了点头,美眸紧闭,嫩手攒在了一起。

  张成掀开短裙,看见里面穿着一条丁字裤,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出手轻轻一扯,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女友甜甜长得跟她妈很像,但是这儿却完成不同。

  张成看的鼻血喷溅,猛吸了几口热气,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

  刚一触碰,秦玉莲的身子猛地一颤,发出一阵娇呼,随即伸出手捂着小嘴巴。

  张成此时已经邪火上头,哪管这些,直接用手覆在上面,轻轻的抚摸。

  “真的是太美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你说什么?”“没什么……”张成猛然回神,“阿姨,你别着急,我正在给你检查,得慢慢来。

  ”“噢。

  ”一阵探索后。

  秦玉莲问:‘张成,检查出来了吗?是什么病啊?’“我还得仔细看看,”说完,张成动作更大了,直接扒开了(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雪白大腿。

  “阿姨,你生甜甜的时候,是不是剖腹产啊?”“没啊,那个时候住在农村,哪里有剖腹产啊,只是在那里动了刀子……”秦玉莲说完,思想也放松了不少:“看来你还有点真功夫呀!”张成苦笑了声,松开了手,他有点不敢继续观摩下去,怕自己把持不住,他决定实施下一个计划。

  “大问题没有,只是有一点炎症感染,以后注意点卫生就好,阿姨,我能理解你的需求,但是也要收敛一点哦,不要什么东西都用。

  ”张成胆子肥了,说的很直白。

  秦玉莲被说的耳根子红成一片,羞躁不已。

  这准女婿难道知道自己那个了?秦玉莲缓缓睁开眼眸,有点小失落,坐起身,捏起黑色小丁字裤,说去卫生间清洗一下。

  张成盯着她进了卫生间,那性感的背影,脑子还没从方才的检查中回神呢。

  一团邪火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控制不住,突然注意到了阳台外面,一件红色的小衣,挂在衣架上。

  这正是秦玉莲的。

  他赶紧小跑过去,将它取了下来,然后回了女友的房间,感觉自己都要炸裂开了。

  裤子刚褪,突然门被推开,秦玉莲竟站在门口。

  张成慌张的将小衣丢在了一边。

  “阿姨,你, 你怎么来了?”秦玉莲也有点惊慌,犹豫了十几秒的时间,最后还是走了进来,问:“张成,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刚才我打算去拿换的小衣,发现不见了,没想到是你拿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甜甜刚走,你就……”张成故作懊悔与羞愧的姿态。

  正在张成以为秦玉莲会责备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慢慢坐在了床边,眼神勾着他的下方,喉咙处吞咽了两下。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怎么能用我的……”秦玉莲的声音很轻,似乎并无责怪。

  “阿姨,对不起啊,刚才我帮你检查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张成装着委屈,道。

  “可我是你的……”“我知道。

  ”张成深深叹息了声,低着头。

  “阿姨,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平日跟甜甜,一个月也行房不了两次,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尤其是那儿,比甜甜保养的还好……”秦玉莲眨巴着美眸,竟被说心动了,眼神中满是怜爱。

  张成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自己主动,占据先机。

  他直接捏起了秦玉莲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阿姨,你能帮我一下吗?我真的好难受……”秦玉莲很为难,但手却没松开的意思,即便心底很想,很想要,但脸色却极力的压制着渴望。

  张成捏着她的手动了两下,细腻光滑的手,爽死了。

  秦玉莲微微低下了眼帘,低声说:“你放开,我来吧。

  ”这一句回答,让张成激动不已,暗喜她现在入了自己的魔道了。

  张成把手伸了过去,一把将秦玉莲搂在了怀里,秦玉莲顺势靠在了他的胸膛,他低头凑到她白皙的脖颈处,一股曼妙的香味钻入鼻中。

  “真是羞死人了哟,哪有人给女儿男朋友做这种事儿了,张成,只能这一次啊……”秦玉莲纠结道。

  张成点了点头。

  很快就敞开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秦玉莲雪白大腿上,开始摸起来。

  秦玉莲也扣开了他的拉链,触碰的一刹那,惊愕道:“这也太吓人了,甜甜能受得了吗?”说完,她犹豫了片刻,竟然主动的翻了个身子,调整了下姿势。

  猛吞了口口水,掀开自己的裙摆,刚才检查的时候,小裤已经脱了。

  她背对着张成,翘臀微微抬起,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咔嚓!一声清脆的开门声响了起来,张成一下就清醒起来,急忙找裤子穿。

  秦玉莲还痴痴的趴在床上,不知道张成已经慌做一团了。

  “阿姨,好像有人回来了!”听见张成说有人回来了,秦玉莲一下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成在房间里的动作太大了, 孟甜听见房间里有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家里进贼了。

  “张成!妈!”孟甜在外面叫着,半天没有回应。

  张成一听这个声音,知道是孟甜回来了,可是孟甜不是出差去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张成慌张的找不到衣服在哪,而此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孟甜走到房间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推开了房门……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孟甜蹑手蹑脚的进来了,结果看见张成和秦玉莲在一起,便问道:“妈,张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此时张成正光着膀子帮秦玉莲摁脚,秦玉莲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只穿了一件文胸便用被子盖住了。

  “孟甜,那个阿姨她刚才摔倒了,脚扭了,我帮他按两下!”张成不敢正眼看孟甜。

  孟甜看了一眼周围,她妈妈的衣服散落的到处都是,还有张成竟然光着膀子在那,还有那床单湿漉漉的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张成,你怎么光着膀子呀!”孟甜死死的盯着张成问道。

  张成一下答不出话来,秦玉莲见状,便说道:“小甜,是妈妈刚才去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张成把妈妈抱进来的,他的衣服都是水,就先脱了!”“妈,你的脚没事吧?”孟甜走上前去,想要看下母亲的脚怎么样,她发现母亲里面连小裤都没有穿,那岂不是张成什么都看到了!“没事,张成给我摁了两下,现在好多了!”孟甜盯着张成,眼神里似乎在告诉张成,自己什么都明白,张成没有看孟甜,专心的摁着脚。

  “小甜,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吗?”秦玉莲问道。

  “哦,公司临时发的通知,出差取消了,我就退了机票,本来想着这么晚了,你们都睡了,就自己回来了。

  ”“这样呀,那张成我这脚差不多了,你快去照顾小甜吧,她这来回折腾肯定很累了!”张成听见以后,起身搂住孟甜说道:“甜甜,肯定累了吧,回去我给你放松放松!”秦玉莲这个时候希望张成赶紧把孟甜带出去,要是在待下去,肯定是要穿帮的。

  “甜甜,咱们走吧,让阿姨好好休息。

  ”张成搂着孟甜往外面走。

  孟甜踉踉跄跄的被张成给拉了出去,说道:“妈,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看着张成和孟甜的身影走出了房间,秦玉莲的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张成,你老拉着我干嘛!”“甜甜,我还没说你呢,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一个人半夜坐车多危险呀!”“我不用你管!”说完,孟甜就生气的往房间里走去。

  张成紧跟着进去,说道:“甜甜,你怎么还生气了,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问你,张成,你跟我妈刚才到底在干什么?”“不是都说了吗?阿姨摔倒把脚给崴了,我帮她按摩一下,你知道的我是学中医推拿的!”“我不信,我刚一进去,我就闻到了空气里面有那个的味道!”“什么味道?”“就是那个的味道,你肯定和我妈那个了!”“甜甜,你瞎想什么呀,那是你妈,我未来的丈母娘,我是那样的人吗?”孟甜坐在床脚,低着头在那里哭着,张成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她,说道:“甜甜,我发誓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否则天打雷……”孟甜猛地一下转过头来,吻住了张成,没有让张成把话说完。

  张成把孟甜一下搂进了怀里,缓缓的放到床上,刚才和秦玉莲没有做完,现在可以在孟甜的身上继续了。

  不一会,房间里就响起了孟甜的嘤咛声,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大。

     周小全横了她一眼:没事吧你,你今天是配角, 涂苒一出谁取争锋。

  不外呢……她又说,可惜你画了个大浓妆,终归是略输一筹啊。

  周小全见老友不措辞,便抚慰她道:其实呢,绝大部门婚礼上,新娘都是个安排,是个意味,感化就跟英国皇室差不多,没啥现实意义。

  也就是说你嫁人了,别人没但愿了,不克不及染指了,所以大师来加入婚礼,看的都是我如许的伴娘啦,或者是宾客里比伴娘差点儿的未婚女青年啦等等。

  你这么想着,心里是不是能恬逸点?acQ朵朵 婚嫁网-结婚资讯 门户   周小全不由骂道:实是一点用途也没有,说着回身走过去,笑道, 陆程禹,陆程禹,你连谢媒酒也没请我的,咱两一路照几张相老是能够的吧。

  她身子一扭,便坐正在了两人两头,不着踪迹的将那女孩儿挤了开去。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陆家小妹芳名陆 程程,比她的兄长陆程禹脚脚小了六岁,容貌不及兄长那般超卓,穿戴服装也不似糊口正在有钱人家的容貌,属于扔进人堆里即刻被覆没的那种女孩子。

  刚认识那会儿,涂苒实正在看不出她有何种长处或者特点,于是奖饰她的名字清秀新颖,并开打趣说:我晓得了,你出生那年,《上海滩》正好风靡全国。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陆程程登时红了脸,腼腆的笑道:由于我妈妈姓程,所以我和我哥的名字里都有程字。

  她措辞时语速有点儿慢,笑起来的样子又带着点傻气,涂苒感觉这(边插边做吃奶)种脸色似曾了解,想了半天,模糊记起,多年前的本人也常有这般神采。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自从双亲离婚后,陆程程一曲跟着父亲,之后家里又多了位继母,带着一个和她年岁相当的女孩。

  继母 姓孙名慧国,那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名叫孙晓白。

  此时,陆家 老爷子正带同老婆孙慧国忙于和一帮生意上的伴侣联络豪情,早已顾不上自家女儿,而继女孙晓白并未前来加入婚礼。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陆程程个性和顺,见她如许说,也就跟着往大堂里边走。

  涂苒陪她聊天,无非是说说陆程程的工做环境,以及还有半年才出生的宝宝。

  陆程程从来不辞,人又害羞,此时因提到本人将来的小侄子,却也兴奋起来,话便多了些。

  涂苒惯常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因此很长于照应对方情感,加之她 言语活跃爽快,而且对这位小姑子的为人个性总带着点不由自主的吝惜之情,所以,虽然两人才见了几面,却已是相处得较为亲密了。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成婚前,陆程禹已经带她去见过陆老爷子,临进门前只是对她说:我爸他不大管我的事,此次回来也就是给他打个招待,让你们认识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

  他公然是言出必行,到那里申明了来意,还没等陆老爷子从惊讶取欣喜中回过神来,便拉着她出了门,简曲是多一分钟也不情愿勾留。

  取其说是老爷子不怎样干预干与儿子的工作,还不如说是这小的底子就不将自个儿的父亲放正在眼里。

  于此同时,涂苒也发觉了一件风趣的现象,那就是孙慧国对本人这位继子极为客套殷勤。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涂苒尚未坐曲身子,孙慧国已是极为热情的握住她的手,说:小涂啊,当前陆程禹出了国,你可得常回家里坐坐。

  我们家老爷子成天就盼着抱孙子,这会儿家里老迈才结了婚,孙子就曾经正在肚子里了,他别提有多欢快了,今天晚上酒都喝了不少……你现正在怀了孩子,得留意养分,想吃什么就给我打德律风,我让保姆给你做去。

  我们家那保姆呀,伺候人不可,带孩子也没经验,没此外本领,就是做菜的手艺蛮好的,川鲁苏浙江粤,样样都拿得出手。

  我正在她身上花的钱哪,都请得起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了。

  我常对她说啊,你要常常学点新菜式,搞点新花腔,要否则对不起我给那些的工资。

  而已,她咧开嘴兀自笑了起来。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涂苒心想:这人强,看起来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脸皮可比我的厚多了,哄的这姓孙的多高兴,又想道,姓孙的每说一句都是话里有话,嘴皮子如许厉害,为人处世想必也是泼辣成性的,以小姑子如许的性格,正在这个家里必定是呆着不恬逸的,瞥了一眼,公然看见陆程程正在旁边低着脑袋一声不吭,眼神里却有着无法掩饰的厌恶和不屑。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涂苒全日里忙忙碌碌,又由于孕初期的不适感并未消逝,早就感觉整小我晕乎乎的,这会儿是强撑着和人酬酢。

  想是小姑子发觉她神色欠好,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又听见陆程程小声说:哥,嫂子累了一天了,你们早点归去吧。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时,她几多是有些严重的,只是心里的一些念头以致她锐意压制住这种情感,她感觉该当为本人找点事做,于是就反手轻盈地合上门。

  她向后靠着,软绵绵的斜倚正在门板旁,歪着脑袋瞧他。

  他也看着她,神气里带了点笑带了点搬弄,现约显显露降服的。

  这种神气对涂苒来说并非目生,她接触过的人里,那些汉子正在酒桌上灌了点黄汤,或是正在言语里成心为难她的时候,便会如许瞅着她。

  这让她感觉方圆的空气初级而鄙陋,洋溢着股毫无但愿的压制。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关于不正派这个词,人常说的是老不正派,拆不正派,或骨子里透出来的不正派。

  可是这些说法安正在涂苒身上都不合适,陆程禹觉着她举手投脚天然得很,抽烟的样子很安闲,喝酒的时候又带了点男的豪气,只是当她的眼风偶尔扫过本人的时候,那眼角眉梢吐露的风情,不得不让他想起轻佻二字。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涂苒那晚穿了件咖啡色高领线衫,胸火线条很是高耸,许是喝酒喝得热了,她将衣袖捋高了些,显露一小截胳膊,骨骼精美清秀又不失肉感丰腴,白得晃眼。

  于是正在陆程禹看来,就连这手腕儿,都是带着些轻佻气质的。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对于汉子的瞩目,这女孩必定是明察秋毫的,而她也并不肯拆做浑不正在意无觉,有时以至毫不避忌那种目光。

  她的神采里偶尔同化着一点嘲弄以至恶做剧的调笑。

  她还有个很差劲的习惯动做,就是喜好盘弄戴正在本人左耳上的耳钉。

  她无所事事的时候,习惯将胳膊肘撑正在桌上,手支正在面颊旁,指头正在耳钉上划着小小的圈。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涂苒正环视着姑且新房,这里明显是被人扫除过,衣柜上不知是被谁贴上了喜喜,有点歪。

  家具仍是那样,不外床单被套却是新的。

  头发像钢丝一样顶正在脑袋上,婚服正在腰腹那儿有点紧,她踢掉高跟鞋,从包里翻出衣物跑进浴室。

  ac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fSm7f/gbCgvz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