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下面也是越来越润,两腿之间夹得越来越紧



等窗外的天色都黑了,我烦躁的不停换台,就听到门外一阵凌乱的锁响声。

   小偷? 我有些惊吓的抓起扫把冲到门前,透过猫眼一看,外面的是 伊莲娜,她好像喝醉了! 我认清门外的人,连忙将门打开,谁想,门一开,伊莲娜就扑进我怀里,还不停的往我怀里拱。

   伊莲娜?伊莲娜,醒醒,到家了。

   我怕 老伴看到这一幕会大吵大闹,一边慌张的抱着伊莲娜移到沙发上,一边小心的留意房间里的老伴,看来,老伴睡得很死,丝毫没有察觉客厅的异常。

   将伊莲娜平放 在沙发上,伊莲娜不舒服的扭动着 身体,再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后,喃喃自语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反而是我,整个人呆住了,伊莲娜迷醉中,并没有意识到她肆意挪动的身体,彻底将她姣好的身材完全暴露 在我面前。

   好美的姿势! 我幸福的看着伊莲娜将两脚叉开,双手蜷缩在脑后,似乎只要我轻轻一扯,就可以轻易...... 老公~, 我想你了,你在哪? 迷醉中的伊莲娜梦语着,说着思念老公的话,说着说着,瞪大的双眼中,伊莲娜竟然开始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红唇,移到胸前,然后...... 眼前的一幕,震撼得我一动不动,痴痴的盯着伊莲娜的每一个动作。

   老公! 伊莲娜呼喊着,我实在忍不住,大胆的握住了伊莲娜纤细匀称的小腿。

   老公,爱我! 忽然伊莲娜将我一把拽起来,我一个不稳,整个人压在伊莲娜身上,伊莲娜不禁没清醒过来,反而用迷醉的双眼,带着浓浓的水雾盯着我,忽然她娇媚的一笑,脑袋一拱,双手箍着我的脖子,亲上 了我的嘴。

   我瞪着眼。

   不行,忍不了了! 还存着一丝理智的我知道不能就这样和伊莲娜在客厅里那个,我一把将伊莲娜横抱起来,急匆匆的撞进伊莲娜的房间,正当我准备扑到伊莲娜身上时。

   老伴?怎么那么吵?是不是伊莲娜回来了! 老伴烦人的询问,彻底将我的渴望熄灭,我惊慌的连忙推开伊莲娜,将被子掀盖在伊莲娜身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正好看到老伴进来。

   是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连门都不知道开,幸好我还没睡,就把她扶进屋里了,现在没事了,我睡觉了。

   我故作镇定的说着,然后老伴从我身边走出房间,[不通顺]似乎还听到老伴嘀咕房间一股酒味,我走出房间后,心跳才再度狂跳,刚才的一幕,差点就成了,我是又悔,又恼。

   次日,我起得很早,在阳台安逸的吹着风,伊莲娜从我身后靠近,偷偷看到老伴并没有留意她的举动后,她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肩膀,在我奇怪的回头后,她羞涩的盯着我问道:昨天,昨天我做了什么? 回想昨天一幕,再看到眼前佳人羞涩楚楚的模样,我心头一热,扫到老伴正在埋头苦干家务,莫名的一股冲动,我猛然一把抓住伊莲娜的手,将她的手按压在我起伏的胸口上。

   你,你干嘛!快,快放手! 伊莲娜没想我忽然的举动,惊吓得差点喊出来,(姐弟乱性)慌张一面挣扎,一面压低音量哀求我放开。

   你昨天就是这样抓住我,亲吻,难道你忘了么?伊莲娜。

   我微笑的对着伊莲娜说道,尽量勾起她内心潜在的渴望,我知道,只有伊莲娜从内心接受我,才可能与我突破正常的关系。

   我,我只是喝醉了,才,才会误认为你是我老公。

   听到我重提昨天的事情,伊莲娜的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虽然印象很模糊,但她隐约知道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她心慌的解释着。

   伊莲娜,你也想,对不对! 我无预兆的靠前一步,与伊莲娜的躯体不过半掌的距离,她高挑的身材,恰好 让我握住她手腕贴在她的胸口上。

   马叔,你不是也很想么? 我还以为伊莲娜会惊慌闪躲,或是干脆生气离开,可没想伊莲娜忽然对我妩媚一笑,鲜艳的红唇轻吐出一句让我呆住的话。

   马婶,帮我准备一下衣服,我要出门一趟,还有早餐,马叔好像很饿! 在我还没从伊莲娜的上一句话里反应过来,伊莲娜就回头冲我老伴喊了一句,吓得我连忙松开伊莲娜的手,慌张的后退一步,伊莲娜仿佛战胜了我一般,得意的冲我挑了一下眉毛,扬眉吐气的离开。

   怎么又饿了?不是早上才吃的么? 老伴很不愉快的边帮伊莲娜收拾衣服,边白了我一眼,并没有听出伊莲娜话里隐藏的意思。

   我,我就是饿了,多吃点怎么了?我下个礼拜就要上班了,到时候不知道要多累,还不趁现在多吃点补补。

   我回味着伊莲娜充满味儿的那句话,再转而看到老伴,一对比就立判高下的差距,让我语气很不耐烦的反驳。

   伊莲娜听到了我语气里的不满,她嘴角挂着坏笑的出门,出门前,还不忘挑衅的扫了我一眼,这与国内女性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国内女性如果遭遇伊莲娜的经历,根本不敢调戏,只会远远的躲开。

   大洋马,果然很不一样,我心里越发渴望与伊莲娜那个,才能浇灭我内心越来越膨胀的想法,我知道,如果再不宣泄,我可能会活活憋死。

   然而,久久没有得手,看样子,短时间是不用想了,我越发烦躁,不禁意将目光移到老伴身上,虽然早已熟悉彼此的身体,毫无趣味的行事,可我此刻早已控制不住了。

   反正现在家里就我和老伴,我几步冲到老伴面前,在老伴发愣的表情中,一把将老伴推倒在沙发上。

   你干嘛?疯了啊你,一大早的干嘛?你快走开! 哪料,老伴根本没有半点想法,哪怕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她始终强烈的反抗,最后我们两个都奈何不了对方,都筋疲力尽的倒在沙发上。

   你就不能顺着我一回? 没有达成心愿,我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指着老伴对我的抗拒。

   顺个屁?也不看看你多大了,整天尽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来,我看你还能不起来。

   老伴被我一骂,脾气也起来了,一把拽下裤子,豪放的扯开两腿,冲我不屑的吼道。

   我被老伴一激,气怒的翻身压上去,可鬼知道不知道突然怎么回事,我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毫无之前张牙舞爪的样子。

   呵~说了你不行,就爱整天没事找骂,现在开心了吧?开心了就滚出去逛逛,不帮忙家务,就别在这里碍手碍脚,耽搁我做事。

   老伴不屑的讥笑,麻利的拉上裤子,还鄙夷的扫了我一眼,骂骂咧咧的继续打扫卫生。

   我浑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刚刚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就不行了?我绝对不相信自己能力出了问题,我羞怒的盯着老伴。

   看到老伴人老珠黄的模样,这怎么可能激发男人?一定是这样,我厌恶的瞥了老伴一眼,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苦涩的叹了口气,将裤子提起来,走进卫生间。

   糟老太婆,竟敢诅咒老子不行,迟早老子要让你哭着求我。

   心里还很不忿,我骂骂咧咧的撒了好大一通尿,尿完后,没想几滴尿弹到手上,我恶心的抬手抓起一边的布擦手。

   ‘咦?这是?&quo; 忽然,我感觉手感不对,并不是粗糙的布料,反而入手软滑,我奇怪的将布撑开,立马眼前出现一条黑色蕾丝,这个家里,除了伊莲娜,没有人会穿这个。

   好香! 我根本不介意刚才用这擦手,痴汉状的压在鼻下,闻着香气,一下子来了感觉。

   哼,老太婆,看吧,你男人依旧雄壮,就是你人老不中用了! 我烦躁的心情瞬间得意畅快,想趁机解决一把,结果才裹上,老伴就推门进来,吓得我立马丢了,将裤子提起来。

   瞎了?没看见我在里面? 我心虚之下,破口骂着,慌张的逃出了卫生间,还刻意在门口等了一刻,确认老伴并没有发觉异常后,才松了口气,从房间里小心的取出我费心存下的几百块积蓄。

   我出门了!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紧了紧口袋里结结实实的几百块钱,仿佛有了对付全世界的底气,我冷声对老伴甩下一句话,毫不回头的大步离开家。

   在街上逛了好一会儿,一点意思都没有,也毫无胃口,烦躁着,忽然想到马上可以做按摩赚钱,到时候就不用看老太婆的 脸色,我心情立马大好,决定用这笔巨款好好犒赏一下自己。

   东街口的地下会所,我早几年就熟络于心,只不过这两年各种烦心事,加上老伴看的紧,一直没得空逛逛,这次决定要好好宣泄一通,将这几天憋屈的怒火全部倾泻出来。

   嘿嘿,这条巷子还真是几十年不变~ 走走停停,一路绕过几个街区,从繁闹到僻静,熟悉的路口渐渐出现在眼前,我望着这条多年前就让我心绪不宁的街口,几十年了,依旧还是这么的熟悉。

   不过物是人非了,会所这一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能相熟的,更是稀少,可能今天两人亲热如恋人,明天拍拍屁股,彷如陌路。

   入了街口,两道灰暗的门房挂着红色的霓虹灯,灯下泛红的光影中站着一个又一个年轻的 女人,她们不喊不叫,不拉不扯,便是默默的冲你甩媚眼,对你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脸。

   都不错,都不错,这几个真是水灵!咦,这个都老大妈了,还出来坑人,那一脸的粉,都可以挂面吃了。

  &quo; 目光四处游荡,心里嘀咕评价着一路来看到的娇艳女人,我心里有准数,要先走上一圈,将大抵的姿色摸清楚,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根据我的经验,往往这群女人里,总是一定会有一两个绝色隐藏,虽然我不懂这种极品的女人为什么会沦落到低消费的区域,不过谁管呢? 再转进一个路口,明显人少了许多,却让我眼前猝然一亮,一个穿着浅色旗袍的女人依靠在与她格格不入的门墙边,修长的两指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在红艳的唇间轻轻一吸,一股浓浓的白雾慢慢从她嘴里吐出。

   我忽然身子一紧,若是被她这红唇轻轻裹住,那感觉一定很棒,我压住急性,缓缓靠近这个女人,她看到了我,略微疲倦的双眼带着几丝慵懒的上下扫了我一眼,在我脸上停顿了一秒,又落在我那儿停顿了一秒,饱满的唇渐渐上翘。

   这女人有故事,而且技术一定很棒! 我一眼就看出女人的不凡,这种地方,极少能遇到,她绝对就是我今晚找得极品,我忍不住上前,撇到另外也有人看上了她,我急忙挺了挺腰,将她挡在身前,冲她问道:什么价位? 不全套,一百,全套三百! 她的声音很好听,茵茵软软的,我镇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来一套! 进来聊~ 她后退了一步,让出房门一半,媚眼扫过另一个看上她的人,嘴边的笑意更浓,也不给那人更多看她的机会,等我走进来后,她反手将门关上。

   屋里霓虹粉嫩,一张沙发,一张床,一架化妆台,很简陋,却因为女人的极品,反而显得格外有情调,我转过身看着她,等着她缓缓脱衣服的动作。

   遇见极品,我忽然变得很稳重,不急不躁的等着与她共赴极乐,她娇媚的冲我一笑,几步贴到我鼻尖,在我耳旁倾吐一口气后,和我面对面,缓缓蹲下,但过程中,她的目光一直与我对视。

   这种视觉的强烈冲击,我有了感觉,她灵活的解开了我的皮带,再微微用力一扯。

   大叔身体挺壮实啊! 她抿嘴夸赞道,我脸色绯红,极度兴奋的等待她张开红唇,她似乎看出我的急迫,故意般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警察,警察来了! 正当我情绪高涨的时候,忽然门外一阵惊慌的尖叫,我脸色一变。

   大叔,再见! 女人对此见惯不惯,转身抓起沙发上的背包,麻溜的从后面逃了出去,我愣了愣,再听到外面惊慌的喊叫,当下浑身一颤,连忙拽上裤子,从女人逃走的后门追了出去。

   一路根本不敢回头,匆匆忙忙的逃出街口,当彻底融入了街外热闹的人群中,我才彻底松了口气,这下完全没了兴致,瞥见路人奇怪的目光,我黑着脸,加快脚步回家。

   赶回家,看到了家门,我才完全镇定下来,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壁,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料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忌惮的跳起来,差点被吓出喊声。

   马叔? 有些草木皆兵的我听到伊莲娜熟悉的声音,才从惊吓里回过神,我被伊莲娜一吓,脸色并不好看,但我看到伊莲娜的脸色苍白,好像和我一眼受了什么惊吓似的。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我关切的询问伊莲娜,看到伊莲娜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连忙上前搀扶住伊莲娜。

   我,我没事! 听到我关切的询问,伊莲娜脸色蹭一下红了,别扭挣脱我的搀扶。

   你别耍性子,你看你一副病得很重的样子,赶紧乖乖听话,我扶你回家先。

   我不在意伊莲娜的抗拒,反而越发怜惜她娇弱难过的样子,语气坚定,不容许她拒绝,强硬的将她拉到怀里,搀扶着她走进电梯里。

   伊莲娜挣扎了一下,可能因为身体太虚,实在没有力气,或是我的胸膛让她此时感到安全,她抗拒了一下,知道挣脱不开我的搀扶后,顺从的依靠在我身上。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脸色很苍白,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我紧抱着伊莲娜软香的身体,当电梯到了,我搀扶着她回家,让她躺在床上后,替她拉紧了被子后,站在床边心疼的问寒问暖,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马叔,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伊莲娜迟迟不肯说出自己哪里不舒服,我皱了皱眉,看着咬牙强撑的伊莲娜,苦笑的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到客厅给伊莲娜倒了一杯温水。

   我大概猜到伊莲娜脸色苍白的原因了。

   我忙里忙外的照顾着伊莲娜,贴心的为她端茶递水,还温柔的用手背探了探她有些发烫的额头,越发心疼的拧了一条湿毛巾搭在她额头,在拉了一条凳子坐在床边。

   马叔,谢谢你! 我的一番举动感动到了伊莲娜,她两眼水汪汪的望着我,声音虚弱的感谢着我。

   你啊,虽然年轻,但也要懂得照顾自己,今天要是我不在,你还不晕倒在楼下,那多危险,就算没有危险,被上下邻居看到,也很难为情,下次如果身体在不舒服,就打电话喊马叔,马叔一定第一时间赶过去接你。

   我轻轻笑了笑,再伸手试了试伊莲娜的额头,额头已经不烫,看来有可能是女性问题,我表情一本正经的叮嘱,心里却早已按耐不住的等待伊莲娜开口解释。

   马叔,其实,我,我只是肚子疼,应,应该是那个来了! 或许因为我犹如父亲般慈爱的照顾,伊莲娜慢慢放下了戒心和羞耻,脸颊通红的别过头,很是不好意思的低声告诉我,那低弱的声音,如果不是我精神很集中,怕是都没听到。

   那个?哪个? 我故作不清楚的盯着伊莲娜追问。

   马叔,就是那个啦,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个。

   伊莲娜忍着羞耻想我解释,可越解释,伊莲娜脸色越红润,最后干脆别过头不敢看我。

     导语:老公总喜欢看日本的动作 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学着大片中的女优穿上学生装跟老公 房事,老公说他特别喜欢制服诱惑, 尤其是女人 扮上 学生妹,比护士制服更加喜欢呢,我开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摆出各种不雅动作,为了老公我咬牙忍着。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我们结婚这么多年算是为高中恋爱画上圆满句话,可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的老公宁肯选择就业也不愿意复读,他说考不上就考不上大学吧,有很多不是大学毕业的照样可以当老板,我拗不过男友的想法,反正我大学也是需要花钱的,我不想让家里继续替我负担,于是我鼓励男友供我上大学。

    家庭生活困难,不仅要负担几个哥哥上学,还要供我上学,于是父母希望我不要继续上学了,反正就算考上大学也不会出钱了。

  我不能不上大学,因为这是我的一个梦想,尤其是这个小山村里,家里是不能继续出钱了,于是我只能依靠我的高中男友了,我希望他能够支(左手握右手)持我,那么他只能牺牲自己的大学梦来挣学费让我上大学了。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学生妹老公房事学生妹  我很感谢男友对我这些年的照顾,没有他我不可能顺利完成大学,可是我就在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准备跟男友结婚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男友开始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每次跟我说话都是油嘴滑舌的,像是一个社会老混子一样奸猾,我不知道是当今的社会改变了男友,还会男友无意之中学会了社会的不良风气竟然如此的让人恶心。

    即便是如此的让我不能接受,还是依然兑现了我的承诺,我要嫁给男友,毕竟我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我们高中的时候认识也算是情窦初开吧。

  虽然没有能够一起生活四年,但是这四年的生活让我感觉还有那种校园味,即便是男友再怎么让我不舒服,他还是爱我的,这就是足够了,我会慢慢习惯他的,或者我还可以改变他的呢。

    结婚后我越来越发现老公已经不是过去的男友了,有很多的习惯是我没有办法接受的,老公总喜欢看日本的动作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学着大片中的女优穿上学生装跟老公房事,老公说他特别喜欢制服诱惑,尤其是女人扮上学生妹,比护士制服更加喜欢呢,我开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摆出各种不雅动作,为了老公我咬牙忍着。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学生妹老公房事学生妹  可是一次两次也就是罢了,问题关键是每一次房事老公都让我扮上学生妹,我就不理解这到底是啥意思,难道我就是老公的一个性工具吗?心里想着大片中的女优胴体,而我就是一个躯壳任由老公折腾,甚至有一次老公狠狠的拍打着我的屁股,我想老公真的与过去单纯的男友大相径庭,说变态真的一点都不委屈他现在的性行为。

    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人的思想是同样的道理,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老公的行为思想无法改变,能够改变的就是我们个人,我想选择离开,虽然老公为我付出很多,我会把钱还给他,我不想因为大学学费就把自己的活脱脱的出卖了,我也想属于我的爱情,这就是一个交易婚姻,没有任何爱情在里面。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 刘士功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llZl/Qcy8mO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