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谎称自己是富二代发现后我该不该分手



“嗯……有些问题。

  不过还需要更细致的检查才行。

  ”撩拨终于见效, 苏羽当即兴奋难当,猴急的就扑了上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让苏羽心中直骂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苏半仙!你在哪儿呢?”“苏秀才,村长找你有急事呐!你在石头寨不?”听着那声音就在不到百米外,秀儿心中猛地一惊,连忙推开苏羽,抓起地上的衣服,红着脸就往山坡上的树林深处钻去。

  毕竟,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她基本上就可以不用活了。

  到嘴边的肉没吃上,这让苏羽心中极度的郁闷, 看着秀儿抱着衣服跑进树林,苏羽愤愤地锤着草地,随手拿起个石头扔向了自己的那几只羊。

  “吃吃吃,就他妈知道吃!”“你们咋不吃死! 老子养了你们一年多,也不知道给老子下几个羊羔子,好拿来卖钱!再不行,你他娘的去山里给老子招几个青羊出来啊!这他娘的让老子吃啥喝啥!”石头砸中当头的那只大肥羊,几只畜生一下惊了,呼啦一声就向着山下跑去,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哟,苏大秀才,又在这儿骂羊羔子呢?我说你养着它干啥啊,几个羯羊一个母羊,指望一群太监和一个宫女能生娃,你这不是做梦呢么?”此时,那个破坏苏羽好事儿的罪魁祸首也终于出现了。

  只见一个年轻的村妇 嬉笑着说着,便是蹲在了苏羽的身边。

  “ 桂花大婶儿,找我啥事儿?”嘴里叼着根草茎,苏羽斜瞄着村妇胸口 说道

  “大婶儿?婶你个锤子啊!老娘才二十八,大不了你多少!”看着苏羽那贪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着,桂花婶似是早已习惯,白了苏羽一眼说道。

  “二十八岁呢……要不,你让我摸摸,我就不叫你婶子了,你看咋样?”苏羽调侃地说道。

  “小混球!你不怕我打死你?”桂花婶嬉笑着说道。

  “那你来吧!”苏羽双手成爪邪邪的说道。

  “好啊,让姐来给你喂点!”桂花婶双手抓着胸前,面带笑意的向着苏羽走来。

  她是喜欢给苏羽当姐,可苏羽一直管她叫婶子。

  毕竟他男人张老实,都四十好几了,比苏羽那没见过面的爹还大两岁呢。

  这桂花婶,叫做 李桂花,是村里有名的花儿。

  据说和好多男人都有一腿,不过也只是据说,至少到现在,苏羽还没搭上那一条腿呢。

  此刻看到桂花婶摇着身子,一边解开衣服,一边朝自己走来,苏羽 身体一颤。

  “小混球……”不过说实在的,苏羽也真的是没有兴趣和她有一腿,光看那大饼脸水桶腰就已经够他吐两天的了。

  更别说,脸上还有个指甲盖大的痦子!看着这 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苏羽可不想和她有点啥事儿,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转移话题说道:“赶紧说正事儿,村长找我有啥事儿?”“哈哈哈,雏儿就是雏儿!”李桂花看着躲闪的苏羽,嬉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却是十分垂涎苏羽那强健的体魄和那张清秀的面容:“ 小子,早晚老娘要把你收了!”不过嘴上,李桂花还是说出了正事儿:“听说村头小学里的 周老师晕倒了,不知咋的,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

  村长就让我来找你了。

  ”“周老师?就是咱们村那个来支教的城里姑娘,长的特水灵的那个?”苏羽好奇地问道。

  这个周老师,虽然她不认识苏羽,但苏羽可是认识她啊。

  这可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

  孤身一人来到这大山深处支教,给孩子们教英语,教美术音乐什么的。

  还经常拿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给村里的孩子们买文具买书包,甚至偶尔还给孩子们带回来点城里的糕点小吃(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

  当然最让苏羽感兴趣的是,这个女孩,简直就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一样。

  身材十分火辣,什么这个冰冰那个冰冰的,根本比不上!“是啊,就是那个女娃。

  ”看着苏羽听到周老师就两眼放光,李桂花有些醋意地说道。

  “他奶奶的,村长老头倒是还记得老子会看病啊!好治的能赚钱的都让卫生所的大夫治了,就知道给老子扔些疑难杂症!”吐掉嘴里叼着的草茎,苏羽一边转身下山,一边不爽的说道。

  “嘿嘿,因为你是神医啊!普通的病那是杀鸡用牛刀!”快步跟在苏羽身后,李桂花嬉笑着,还不忘在苏羽那结实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察觉这丑女人不规矩的动作,苏羽浑身鸡皮疙瘩猛地窜起,大步一迈,一溜烟便冲着山下的村里跑去了。

  “哈哈哈!苏秀才,你跑什么呀?”看着苏羽搜的一声跑了,李桂花咯咯咯地笑着喊道。

  “小子,老娘早晚要把你睡咯!”一路小跑,苏羽不爽地啐骂着:“奶奶的,老子好不容易把老头子教的功夫练到第四层,终于能摆脱处男身份了,偏偏让这个老娘们给搅黄了!”“真晦气!”说着苏羽又摇着头喃喃道:“不过,老娘们的闺女,好像还挺水灵的……”“还是不要了,她娘那么丑,老子还是算了吧!万一到时候和她女儿在一起的时候想起李桂花的脸,那还不直接把老子吓不行了!算了,老子还是尽早离开村子,到城里去把妹吧!”看着村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后,一个个都人五人六的,这让苏羽着实有些不爽。

  也着实的向往着走出这个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好好的睡睡城里的妹子。

   “ 老公,我洗好了。

  ” 柳倩一边捋了捋乌黑长黑,一边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软高耸露出的风景线引人无限遐思,两条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开,手指自我抚摸向下伸进裙内,仿佛要把自己弄软。

  张龙躺床上瞧着咬唇放电的 妻子,见有 东西顺着女人丰盈Q弹的美腿滑下,他顿时口干舌燥,按压不住腹部窜起的一阵火热,冲过去抱着,两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低头就噙住柳倩香润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声,体内欲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妩媚的身躯妖娆地舞动着。

  睡裙很薄,她又没穿内内,摸着就像毫无阻隔一样,只是隐约有些扎手。

  张龙的手指感觉到她反应,身体便像着火一样滚烫,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脚,腰身一挺。

  “噢!”两人同时叹出舒服的声音。

  张龙不给她缓冲的机会,没等她准备好就疯狂运动起来,不时 把她的双脚抛离地面,接连的冲撞让柳倩腿都软了,她紧紧抱住张龙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她的指甲在张龙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几道血痕,娇躯随着男人的运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飘摇不定,喘息声加重,竟还敢催促张龙:“老公,快……快点,嗯……”得到女人的鼓励,张龙宛如加满了油的跑车动力十足,每一次动作都搅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来了,两眼迷离,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摇了大半个小时,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这场纠缠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吗?”柳倩光着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比刚才显得更为诱人,因为她在用嘴帮张龙清理,与张龙对视的眼睛充满了媚诱,那柔软贴在张龙的脚上,触感让人疯狂。

  “舒……舒服, 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药,让我着迷。

  ”张龙忍不住把她拉上来抱着,把玩着她的柔软,膝盖屈起顶着她底下,享受着扎脚的感觉。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点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着,犹豫老半天,才羞涩的开了口。

  他们夫妻俩从相识到结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对彼此的新鲜感已经流失干净,所谓的激情,也终究会变淡。

  几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关于交换伴侣的故事。

  对于这种癖好,她心中虽有少许抵触,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柳倩希望尝试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体上的出轨,老婆,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张龙在得知后立刻拒绝。

  柳倩有些闷闷不乐,刚才说“交换”的一刹那,她明明能感觉到张龙那儿起了反应,这说明张龙潜意识里是兴奋的。

  而张龙拒绝的原因,或许是三观比较正,心理上过不了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这不也是想着法子给咱们的 生活增添点乐趣嘛……”柳倩推开他在自己底下蹭来蹭去的膝盖背过身,无奈的闭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张龙也没放在心上。

  这件事情便像开玩笑一样,飘飘结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照旧过着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无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张龙发现妻子经常去娱乐场所“应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们已经在酒吧等着我了。

  ”今天两人吃完晚饭已是晚上八点,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带短裙,两条细长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丝袜,脚丫踏着细高跟鞋后便扭着肥臀出了家门。

  妻子是公司里的销售部部长,性格热情奔放,出门外交、私下聚会拉拢关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当初柳倩主动提出的“交换伴侣”,张龙心中充满困惑。

  虽然他拒绝、口头教训了柳倩,但没准并没有浇灭女人内心深处对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门前,竟换个丁字裤。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张龙抱起妻子曼妙玲珑的身子,轻放在床上后开始仔细打量。

  头发没乱,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摆后,张龙竟发现她大腿上方的肉色丝袜上开了道口子,虽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张龙皱着眉头去嗅,虽然是妻子熟悉的气息,他还是不能释怀,于是把丝袜拉破,勾开妻子的内内扒开来看。

  表面瞧着挺干净的,拿手指也没弄出什么来,但她(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对劲,像是出过东西。

  虽然单靠这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没有出轨,还真说不准。

  她醉得太死了,被这样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气得张龙把她的腿往两边一分,压上去就疯狂狠剁。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qWIhL/Q9d0i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