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愛 影片

情趣內衣黑絲 (14) 2021/8/3 2:47:37
愛 愛 影片


(兩性口述小說)   香港地產界富商 李兆基 長子李家杰今年7月在美國經 代孕 產子,誕下三胞胎。


  但依據香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第17條禁止商業性質的 代母安排的規定,李家杰雇傭代母產子涉嫌 違法


    近日立法會會議上,議員就此作出質詢。


  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 周一岳表示,政府已將香港居民在美國透過代母誕下3名嬰兒的 個案交由警方跟進調查,目前政府不便就個別案例進行評論。


    商業代孕最高罰10萬監禁2年  李兆基長子李家杰至今尚未娶妻,通過在美國尋找代母,借腹產子,今年7月李家杰喜獲三胞胎兒子智信、李智仁、李智勇,成為2500億港元恒基地產王國的未來繼承人。


  今年10月有雜志報道:得知喜獲三名男孫,四叔李兆基隨即通過發言人公布消息,表示我從來都未試過這樣開心,還開心過賺大錢!隨后更是向恒地1300名直屬員工每人派出1萬元利市,又捐款2000萬給仁安醫院,合共派出3300萬港元,取其生生不盡的吉祥意頭。


  李兆基長子雇人代孕產子疑違法(2/2)  但好景不長,李兆基通過代母誕下三胞胎男孫的消息一出,隨即引來一片質疑。


  按照香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第17條規定,禁止任何屬于商業性質的代母安排,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其它地方提出或參與、要約等任何方式,以商業交易進行代母安排,一經定罪,初犯最高可處罰2.5萬元及監禁6個月,再犯最高可被處罰10萬元及監禁2年。


    香港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前主席梁智鴻表示,香港有法例管制人類生育,但只能給予不能生育孩子夫婦代孕的機會,而聘請代母必須符合兩大條件,第一是其中不能涉及任何商業成分;第二是嬰兒的基因必須來自該夫妻。


  梁智鴻表示,不育是由于該婦女的子宮出現毛病,所以透過抽取其卵子及丈夫的精子,在驗管中結合,再借代母的子宮,孕育嬰兒。


    是否檢控視乎取證結果  地產富商代母產子,是否涉嫌違法?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岳昨日在立法會回答議員質詢時,證實有一宗懷疑違法找代母產子的個案,已交由警方跟進。


  但考慮到個案將來可能會導致調查執法及進一步法律程序,周一岳表示不適宜公開評論個案內容是否涉嫌違法,以免影響上述有關工作。


  對于是否提出檢控,周一岳表示要需視乎執法部門的取證情況。


  李兆基長子雇人代孕產子疑違法(2/2)  周一岳強調,根據《人類生殖科技條例》,在香港境內不可付錢找代母生子,即使生育過程在外地,但只要在香港付款都屬違法。


  周一岳表示,香港法例禁止任何商業性質的代母安排,不論是付款或接受付款任何一方在香港范圍內發生,都受香港法例規管。


  但每宗個案都須有證據并由律政司審核,若涉嫌違法,當局將提出檢控。


  香港警方昨日證實,接獲一宗懷疑代母安排的個案轉介,但現階段拒絕評論。


  恒基地產發言人接受媒體了解時也拒絕回應。


    相關資料  國內未有明確規定  衛生部2001年頒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中規定: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


  但該辦法并未對中介機構、需求方和代孕者作出明確規定。


    新加坡禁止任何形式代母  在新加坡,即使有醫學證明夫婦不孕,該對夫婦也不可找代母產子,否則即屬于違法。


  但當地婦科醫生表示,如果夫婦到國外進行同類手術,生產后成功在國外登記為孩子父母,再返回新加坡,當地政府則未必會追究代母產子問題。


  李兆基長子雇人代孕產子疑違法(2/2) “真的是你。


  ”白薇 臉色有些復雜,莫名苦笑了一聲,說:“當時我嚇壞了,沒看清你長什么樣子,事后也因為某些緣故,所以沒能當面感謝你,所以……你特地來找我?”“找你?”我失聲 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來這上班而已,沒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讓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氣:“既然是巧合,那……我應該認真地向你說聲謝謝,感謝你當初救了我。


  ”“呵呵,你覺得一句感謝就夠了?”白薇從辦公椅上起身,從價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張銀行卡,遞到我跟前:“這張卡里有一百萬,算是我給你的補償。


  ”“補償?”我感覺一股熱血直沖腦門。


  白薇以為我嫌少了,臉色變得冷淡起來,又拿出一張銀行卡,“這張卡里有四百萬,一共五百萬,感謝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 憤怒:“別跟老子提錢,有錢了不起嗎,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補!”“你別血口噴人,我什么時候害你坐牢了?”白薇顯得很憤怒,同時又被我的話嚇到。


  “呵呵, 白總您當然不記得。


  ”我怒極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傷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給我作證, 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滯,嘴里喃喃著,“不可能,我還讓家里人去找你,他們說你拿錢就 走了……”白薇的話徹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錢錢錢,你特么是從錢縫里生出來的嗎?”我用力扯開襯衫,露出了在監獄里練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緩緩走近她,指著胸口那幾塊醒目的傷疤,一字一頓地說:“看到了嗎,這些傷疤是我剛進號子的時候,里面的牢頭用煙頭在我身上燙出來的!”白薇怔怔看著我胸口,以及上身數十道猙獰的疤痕,臉上流露出動容之色。


  緊接著,白薇走到一邊,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在跟她的家人求證我坐牢的事,不一會兒竟然爭吵起來,措辭激烈,顯得很憤怒。


  掛了電話,白薇猶豫了一會兒,最終抬起頭,咬著嘴唇說:“對不起,當時我家人騙我說你沒事,沒想到害你坐牢……”說著,她竟然向我彎下那條纖細的腰肢,語氣誠懇道:“對你這三年造成的一切損失,還有 身體……精神上的損害,我都愿意補償!”“補償,怎么補?”我冷笑不已。


  這一次白薇沒有直接說錢,“你可以提,只要我能辦到的,都可以。


  ”我沒有說話,而是冷笑著靠近她,兩手抵在墻上把她夾在中間,近在咫尺看著她那張漂亮得有些過分的臉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亂來……”白薇緊張地小口喘氣,呵出 女人獨有的芬芳幽香的氣息撲在我臉上。


  不得不說,白薇是我見過所有女人里,長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種報復沖動,想要在她這副近乎完美的身體上瘋狂發泄,在她痛苦憤恨的迷離目光中,釋放我積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說只要你能辦到的,都可以嗎?”我冷笑著。


  白薇一愣,下意識點點頭。


  “那好,你自己趴墻上半小時,這事兒就算結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臉突然發紅。


  “白總您這是明知故問么。


  ”我呵呵一笑:“當然是跟您進行某種神圣而古老的運動,相信我,你會愛上這種運動的。


  ”白薇的臉色一陣紅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幾乎能殺人,帶著我很討厭的鄙夷和冷漠。


  “癡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是白總您自己說的都可以嗎,我不要錢,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時白墻了。


  ”白薇冷哼了聲,我突然將膝蓋頂進她的腿間,嚇得白薇身體一顫,張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這一瞬間,我低頭吻住白薇的唇,在對方近乎殺人的目光下,貪婪地攫取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罷我松開抵在墻上的手,退了幾步,扣上襯衫,看著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劇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總您不舍得趴白墻,我總能先收個利息,親個嘴吧。


  ”“你……”白薇憤怒,俏臉紅得跟染布一樣。


  “滾出去!”她忽然一指門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你被 解雇了,你這種流氓不配進我們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總,我跟您的帳還沒算完呢,您現在無權解雇我。


  ”臨走前,我還嗤笑她,“白總您的吻技真不咋的,親得我嘴都疼!”身后傳來白薇的怒吼聲,我拉開辦公室門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樓梯間,拿出香煙點燃,一邊抽,一邊思考后面怎么辦。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這女人為了自己的臉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沒正面強了她已經仁至義盡了。


  可以預想到,白薇后面肯定會換著法兒地刁難我,在煙霧繚繞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現在向她獅子大開口拿錢走人,我或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


  可在監獄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讓我不想輕易放過這個女人。


  我搖頭自嘲著,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我變成了曾經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手機屏幕忽然亮起,來了條新信息,沒想到是前女友發來的:秦川,我給你銀行卡存了五萬,你拿著好好照顧自己,我要結婚了。


  手機從掌心滑落,我捂著臉把頭埋進膝蓋里……良久,我罵了一句草泥馬的愛情,起身朝白薇的辦公室大步走去。


  我決心不走了,就留在這里天天惡心這女人!我來到白薇的辦公室門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門,聽到里面傳來“請進”的聲音后,推開門走了進去。


  白薇坐在沙發上正在休息,看到進門的是我,那張漂亮的臉蛋瞬間冷了下來:“你還進來干什么?”我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淡淡地說:“白總,我是來向你報到的,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皺起眉頭:“我不是說了嗎,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剛簽了勞務合同,在沒有嚴重違反紀律,沒有損害公司利益的情況下,你不能隨意解雇我。


  ”“我會讓人事部單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規定給你一定經濟補償,你走吧。


  ”“如果白總非要做那么絕的話,也行,我會去找董事會,或者找幾個記者,告訴他們,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無故解雇我。


  ”“你……”白薇憤怒地從沙發上站起來。


  我依然很平靜:“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白薇沒說話,只冷冷盯著我。


  良久,她終于緩緩開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掙錢。


  ”我平靜地說道。


  “我可以給你錢,足夠彌補你這三年的損失,但你要離開。


  ”白薇的語氣也變得很平靜。


  這次我沒有氣憤,反而順著她的話笑道,“行啊,白總要是給我一百個億,我保證立刻消失!”“一百個億,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譏諷地看著我。


  “怎么,白總您連一百個億都不值嗎?”我反唇相譏,“我敢說,要是您競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錢。


  ”“你到底想怎么樣?”白薇成功被我激怒,連呼吸聲都變得粗重了。


  “要不,您還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夢!”白薇臉色鐵青。


  “那就沒得談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轉身往外走,一邊接著說:“白總,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別老想著趕我走,光腳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徹底撕破臉皮杠到底。


  ”說完,我拉開門走了出去。


  白薇的辦公室外面有個助理辦公臺,原來的助理應該還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東西等著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遷去別的崗位了。


  我客氣地和她打了招呼,開始交接,主要是些營銷資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沒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聲招呼就走了。


  白薇沒留她,也沒有找我。


  沒過多久,一個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勸我辭職。


  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人事主管苦勸幾次無果之后,臉色變得很不好看,一言不發地盯著我看了很久,最終不耐煩地揮手讓我離開,并沒有直接單方面解除合同。


  顯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絕。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183880.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433895.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5801777.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810666.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9316658.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1905832.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7179965.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2521751.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245654.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543957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arvindchakraborty.com/qqnyhs/10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