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e dormer nude

情趣內衣黑絲 (19) 2021/8/3 6:47:50
natalie dormer nude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 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 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 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邊插邊做吃奶)二了,還得去 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 他也去你那。


  ”“叔,我們那好像不缺人,再說這事也不歸我管,得問我爸。


  ”趙老二一臉得意的看著溫喆,那意思很明顯,你想進鄉衛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溫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幫我問問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話就幫幫忙,把我弄進去,我還等著有人給我磕頭叫爺爺呢。


  ”“行,回去我問問。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際,雖然心里把溫喆鄙視的夠嗆但臉上卻不露出半點。


  溫喆一聽這話頓時就呵呵笑了起來,而趙老二的臉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樣了。


  “就你還想去鄉衛生院?去掏大糞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給你弄好吃的。


  ”說完趙老二拉著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馬上也就反應了過來,看了溫喆一眼,沖他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點虧,這下趙老二更記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鄉衛生院的院長,我看你呀,還真就別想進衛生院了。


  ”趙老二一走淑芬就說了溫喆幾句,溫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趙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這次。


  “叔,你也上村部嗎?咱倆一塊走吧。


  ”溫喆朝一邊的錢高強問了句,錢高強搖了搖頭,“我得去村里的機動地看看,好像有點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溫喆搖了搖頭,淑芬還想說什么他也沒心思聽,搖搖晃晃的朝衛生室走去。


  今天有點反常,因為每次溫喆來的時候劉春杏都已經把屋子給收拾一遍了,不過溫喆到衛生室的時候門是鎖著的,溫喆開了門,在屋里坐到八點劉春杏還是沒來。


  一直到九點多溫喆聽到大院門口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出門一看,見劉春杏拉著一個男的,而那男的則不顧劉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著衛生室走來。


  “哥,我說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著你管。


  ”劉春杏邊拉邊拽,那男的使勁的甩開她,“你做個屁的主,你是我妹子,這事就得我說的算,媽的,哪個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這時劉春杏看到了衛生室門口的溫喆,急忙朝他喊道:“溫喆你快跑,我哥來打你了。


  ”說著又上前開始拉那個男的。


  溫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劉春杏她哥為啥來打他,難道是因為非禮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劉春杏不是和他說好了嗎,說要跟家里商量他們的事,咋一轉眼他哥就沖出來了。


  “小B崽子,是個男人你就別跑,在那等著我。


  ”劉 小民被妹妹拉著,往前走都費勁,聽到劉春杏讓那小子快跑,頓時就知道眼前 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這啥情況?春杏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溫喆還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邊的劉小民已經甩開了劉春杏,直接向溫喆跑來。


  “溫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們的事,要打你。


  ”溫喆還沒反應過來劉小民的拳頭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給溫喆來了個滿臉花。


  溫喆被劉小民一拳打的連連后退,直到后腰頂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穩。


  “你為啥打我?”從小到大溫喆還沒吃過這樣的虧,沒想到劉春杏他哥會這么不講理,上來就給了他一下。


  “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該打。


  ”劉小民長的很壯,那拳頭掄起來都呼呼帶風。


  溫喆左躲右閃也沒躲過幾下,頭上和身上都挨了幾拳。


  “你他媽的講不講理。


  ”溫喆也是個好戰分子,上學的時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見劉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樣子溫喆哪能站在那里讓他打,順手抄起個椅子就砸在了劉小民身上。


  劉小民沒想到溫喆還敢還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溫喆打到了腦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來,把他半邊臉都染紅了。


  “媽了B你敢打我?”劉小民怒不可遏,邁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頂到了溫喆腦門上。


  溫喆被這一下頂的腦袋發暈。


  劉小民趁機一腳將他踹倒在地,皮鞋頭子不住的往溫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讓你跟我妹妹處對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溫喆只是感覺腦袋一陣陣發暈,也沒了反抗之力,只能任憑劉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誰,敢在這里打人,你還有沒有王法了。


  ”村委會的張會計聽到聲音跑了過來,見劉小民狠命的踢溫喆,頓時就急了。


  “你他媽是什么 東西,也敢對老子指手畫腳。


  ”劉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張會計臉上,把張會計打的“媽呀”一聲,臉上的眼鏡都打碎了,鏡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劉春杏從門外沖了進來,哭著抱住劉小民。


  而劉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劉春杏的肩頭,劉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書 劉鐵柱也走進了屋子,劉小民見是自己親叔叔來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聲,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給她找好婆家了,是在縣里包工程的,光彩禮就給了五千,這小子算什么東西,還想跟春杏處對象,我看他是活膩歪了。


  ”劉小民擦了一把臉上的血,氣呼呼的說道。


  一邊的劉鐵柱輕輕點了點頭,看了看地上的溫喆,對劉小民說:“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長來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錢高強?他來了敢把我咋地,這十里八村的誰不認識我劉小民,他還敢抓我呀?借他幾個膽兒。


  ”這劉小民在附近一帶確實是有一號,就算在鄉里也比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別說劉鐵柱這個當叔叔的了。


  “誰敢在村部打人,還反了他了。


  ”得著信兒的錢高強也跑到了衛生室,見到地上躺著的溫喆頓時就跑了過去。


  見溫喆還活著錢高強長出了口氣,隨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劉小民。


  “我說劉小民,你跑到我們小錢村打人算咋回事?”錢高強雖然在說劉小民,不過口氣卻比較溫柔,顯然他也十分忌諱這個劉小民。


  “錢村長,這小子想跟我妹子處對象,我打他不對嗎?”劉小民可一點都不給錢高強面子,錢高強被噎了一下,訕訕的說道:“那也不能把人給打成這樣啊。


  ”“打成這樣?我告訴你,這算是輕的,要是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殘了他。


  錢村長,我劉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說到做到。


  ”說完劉小民就不再搭理錢高強,拉起地上的劉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別再來這破地方上班了。


  ”剛才劉春杏只顧在溫喆身邊哭,這會被劉小民一拉頓時就掙扎起來:“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給那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劉春杏哭的十分凄慘,一邊的劉鐵柱看著不忍,對劉小民說道:“小猛啊,現在就先別讓她回去了,萬一再有個好歹,你先讓她在這吧,我勸勸她。


  ”“叔,今天她必須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來我家,不回去不行。


  ”聽劉小民這么一說劉鐵柱也不說話了,只是嘆了口氣,不舍的看了一眼劉春杏。


  錢高強見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溫喆身邊掐著溫喆的人中,掐了一會溫喆醒了過來。


  剛才劉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對他一陣猛踢,把他給弄暈過去了。


  醒過來的溫喆一見劉小民拉著劉春杏往外拖,頓時一股火氣就沖上了心頭。


  強忍著渾身的疼痛和頭部的眩暈溫喆站了起來,指著劉小民,“你他媽還是人嗎?有人這么對自己妹妹的嗎?”錢高強嚇得趕緊去拉溫喆,劉小民這貨他也知道,要是真發起火來可能真會把溫喆給打死。


  而溫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勁,一把甩開錢高強,晃晃悠悠的朝劉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媽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劉春杏見劉小民又要對溫喆下手,一把將劉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別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衛生室里亂成一團的時候村委會里開進了一輛黑色小轎車,隨即從車上下來幾個穿著 黑襯衫的男子,其中一個朝四周掃了一眼,隨即看到衛生室門口的劉鐵柱,問道:“請問溫喆先生是在這里嗎?”劉鐵柱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那幾個穿著黑襯衫的男人朝衛生室走了過來,劉鐵柱不知道他們是干什么的,急忙問道:“你們找溫喆干啥?”領頭的男人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老板請他過去一趟。


  ”隨后便不再理劉鐵柱,走進衛生室。


  當看到衛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襯衫明顯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這幾個穿著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溫喆先生?”領頭的黑衣男子又問了一遍,隨后看到了穿著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溫喆。


  “你是溫先生?”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干什么的不過溫喆還是點了點頭,看著搖搖晃晃的溫喆黑襯衫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說道:“溫先生,我們老板想請你過去一趟,你能跟我們去一下嗎?”雖然黑襯衫說話十分客氣,不過溫喆卻感覺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溫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這幾個看上去很像黑社會的人來找自己干啥。


  “走吧溫先生,我們老板還在等著呢。


  ”黑襯衫也不廢話,一擺手身后就過來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攙扶著溫喆往外走。


  本來還在劍拔弩張的劉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著領頭的那個黑襯衫,問道:“你們要帶他去哪?我們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最好閉上你的嘴,你們的事情我沒有興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給你縫上。


  ”雖然黑襯衫的語氣很是平常,不過劉小民卻感覺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話對方肯定會這么做,所以他很聰明的把嘴閉上,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溫喆迷迷糊糊的被他們弄到了車上,黑襯衫一上車,汽車就發出吱吱的叫聲,直奔著村委會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溫喆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時已經到了縣城。


  汽車在縣城最好的賓館麗豪門口停下,此時的溫喆已經基本沒事了,掃了一眼身邊的黑襯衫,好奇的問道:“你們老板究竟是誰呀?為什么帶我來這里?”一路上溫喆已經不止一次問過這個問題,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樣,到了就會知道。


  幾個人上了電梯,溫喆還是第一次坐這東西,不過他沒心思興奮,腦袋里一直都在想著究竟是什么人要見他。


  電梯一直到了頂樓才停下,溫喆跟著幾個黑襯衫來到一個房間門口,領頭的黑襯衫輕輕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人說進來才慢慢的將門推開。


  “老板,您找的人我們帶到了。


  ”屋里面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長的白白凈凈,而且還帶了個金絲眼鏡,好像很有文化的樣子。


  “行了,你們出去吧,我和溫先生談談。


  ”幾個黑襯衫退了出去,溫喆一臉迷茫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對方朝他笑了笑,輕聲說道:“用這種方式見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請溫先生原諒。


  溫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誰,我只想請溫先生給我看看病,若是溫先生能夠把我治好的話那報酬隨你開,多少都行。


  ”聽對方說要他看病溫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發上。


  本來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輕,現在身上還疼著呢,老站著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與自己那就沒什么事了,溫喆還以為他們要干什么呢。


  金絲眼鏡笑呵呵的看著溫喆,完全不在意他臟兮兮的樣子。


  斯文的從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隨后拿起打火機在雪茄上烤了幾遍,將雪茄遞到溫喆手中。


  “溫先生,嘗嘗這個,巴西的雪茄。


  ”溫喆也不客氣,接過來點上火吸了一口,頓時就咳嗽了一聲。


  金絲眼鏡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會嗆著的。


  ”   啊寶貝腿再張開一點騷母親被同學小黑日了同學的母親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直以來,我做什么事好像總是比別人慢一拍。


  就像小時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豬草,我總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來去 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級的普工,也總是比別人慢。


  像紡織廠的細紗,人家三個月后,看五六臺機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個月,看兩臺機,一到關鍵時刻,我累得滿頭大汗,車間里還是棉花滿天飛。


  所以那時我工作上不怎么順利,加上離婚又無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剛好那天歐陽去買菜,也來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與我搭訕,歐陽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們一起去農貿市場的菜市,到了菜市,歐陽說,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給了我電話號碼。


  幾天后的一個休息天,我實在無聊,就試著撥通了歐陽的電話,順著歐陽的指點,我到了歐陽住處的樓下,歐陽下來接我到他家去。


  歐陽家住在 五樓,進到家里,是兩室一廳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條。


  歐陽家里有很多的書,所以我知道歐陽也 是一個書迷。


  我們說了很多的話,我知道,歐陽曾是一名服裝設計師,后來服裝廠倒閉,歐陽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來兒女大了,都到廣東去打工了,他也清閑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個人說說話,希望我們能夠做朋友,而我當時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應了他有空就到他這里來玩。


  那天我在歐陽家吃的午飯,沒想到歐陽的廚藝還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這樣我們開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們就走得很近了。


    歐陽知道我的廠在離他家不遠的天倫紡織廠。


  那時我們上 的是兩班倒,每當我上白班的時候,下班時歐陽就會到我的廠門口來接我,于是我騎自行車在前面,歐陽在后面追,那情形總惹得我開懷大笑。


  到了歐陽家,歐陽就給我備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熱乎乎的飯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覺。


  上晚班時我也會到歐陽家去,那時歐陽也會服侍的我像老爺一樣,冬天甚至會給我備上熱水袋。


    歐陽曾是服裝設計師。


  于是跟歐陽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把自家的布拿出來,給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別的合身,并且特別的漂亮,很古典很時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樣變換穿著,宿舍里的工友總是對我穿的衣服感到驚奇,好像只有舞臺上的演員才可以穿得這樣漂亮大方,大大滿足了我對服裝的需求。


  歐陽還喜歡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應有盡有,廠里的飯菜不是很好吃,歐陽就讓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帶到廠里去吃。


  也許這就是要征服一個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現實寫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蓋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處處都有歐陽的影子,以至于 有一次休息,歐陽一個人去旅游了,我打電話得知,我發現沒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賴歐陽。


  于是后來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歐陽的交往,以至于,歐陽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媽媽家去玩,我都沒有反對,因為我和黃的婚姻如同虛設,我交了這樣一個朋友,家里人也沒有不同意。


    我說我要寫作,下班后,一切事務他都包了。


  后來我提出想買一個電腦,歐陽也給我買了,雖然是一個二手電腦,勉強可以用,可是我還是很感激他。


  那個電腦總是動不動就壞了,一壞歐陽就用他那個拖東西的車把電腦搬去修,五樓高的樓梯也讓他操夠了心,最后這個電腦用的時間少,修的時間多。


    也許我和歐陽很多時候享受的還是精神交流。


  在歐陽家,我也會哼自己的小調,歐陽就說我唱的歌不是很好聽,我就說我唱歌自己感覺好就可以,歐陽聽后開心的笑了。


  歐陽還會跟我講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們)女朋友,他小時候學縫紉的經歷。


  他說他們學縫紉時,六歲就跟著師傅,吃飯是要吃在師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壺,什么都要做,三年學徒,三年隨師,后來才有一點錢,再后來,縣里的服裝廠招工,歐陽就進到了廠里當師傅,這一當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經濟改革,服裝廠倒閉了,才清閑下來。


  我們那里有個炎帝陵,那幾年,要么開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裝都是歐陽設計的。


  我很佩服歐陽,也為他會安排自己的 生活而驚嘆。


  或者有時候我想我跟歐陽交往,不僅僅出于寂寞,也許更多的是共鳴。


    我跟歐陽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時候,有一次歐陽的外孫要來,剛好我那天也休息,歐陽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覺我跟歐陽還是距離。


  還有一次,我說在家呆著也不好玩,我們去公園里玩。


  那天我們早早的出發了,但在公路上,歐陽躲車的時候竟然摔了一跤,雖然最后我們還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園,把一個南郊公園游了個遍,但對于他的體力,還有跟我的年齡的差距,我還是不敢恭維。


    生命中如果有一個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為你準備得好好的,一個父輩般的愛,同輩般的情,落魄時的守護,你還有什么不滿足呢?在你交朋友時他也會吃醋,但他從來不干涉你,甚至有時幻想,能夠這樣過一輩子,也是不錯的。


  可是命運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樣揚就怎樣揚,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在廣東打工的男朋友,那個朋友正月回來與我見面,這之后,我就跟那個朋友去了廣東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個朋友最后沒有結果,我是不是會選擇留在縣城,留下跟歐陽繼續我們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我跟歐陽分別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歐陽那里拿我私人的東西,歐陽聽說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緊緊抱了我一會,說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說我必需走。


  后來我拿東西出來,跟男朋友一起會合。


  我的眼睛有近視,但是那天我卻看見歐陽站在街的對面,跟著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車,離開了他的視線。


  幾年后我回到縣城,我找過歐陽,但沒有找到。


  有一次我們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問了我當時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沒說。


  我有點失落,但沒有后悔曾經的相遇。


  一切隨風飄落,只有記憶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還在繼續。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688719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302347.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790225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8347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3277156.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202888.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522214.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3620015.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5652713.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49708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ruisliprfcyouth.com/qqnyhs/11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