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iko takai

情趣內衣黑絲 (16) 2021/8/4 18:31:59
mamiko takai


當她答應過后 老張的話也補了出來,竟然要換個地方,換……哪啊?話都已經出口了,劉 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畢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給老張……雖然不討厭,隱隱還有些喜歡,可畢竟是能當她父親 的人了,兩人現在這樣就已經好過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 東西放進身子里面去……只是試探著想想,張楚楚就覺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詢問著,“換、換哪啊,胳肢窩行 不行,也、也能夾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張當時就被這答案給郁悶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窩,開玩笑呢?真提議當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還真沒聽說過有要干胳肢窩的。


  于是他直白的說道:“我想貼著你那兒,然后蹭蹭。


  ”那兒是哪,劉楚楚清楚無比,所以這讓她大為嬌羞,很是不好意思。


  雖然隔著衣服,可觸感卻是真實存在的,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著該如何拒絕的時候,老張猛地探手,將她給不容拒絕的端到床上,隨后更是將裹在絲襪里的兩條修長玉腿給狠狠劈開。


  劉楚楚當時就羞怕到不行,“別、別這樣,老張,不要,不要啊!”老張很是過癮,尤其是在劉楚楚哀聲求饒的時候,他更感覺到愈發刺激,于是直接強行撲上,狠狠在那而磨蹭著,感受著絲襪與托底小褲褲的溫熱。


  只不幾下的,劉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張、老張,好難受,我難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癢,而且那種麻癢就像是昨天被老張親吻在那里似的,是從嬌軀最深處所泛起的一種本能刺激和反應,一雙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著,雙手更是在拍打老張的同時,卻又用力地愛撫著,感受著強壯火熱的身軀。


  縱然她沒有經歷過,卻也知道想要解決那種近乎致命的難受,老張進來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她又實在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兒,所以她只能拒絕。


  可 就在她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老張突然停止了動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認為,老張可能已經舒服到結束了,因此暗暗慶幸。


  可下一刻,老張的話卻給予了她極盡的感動。


  “對不起楚楚,我忘記你那里有傷了,真的很對不起,我不動了,別傷著你。


  ”老張知道劉楚楚先前說的難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從那句話上他又聯想起了劉楚楚身下的傷勢,他真的不忍心帶給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張憋的難受,悶著頭也不說什么。


  而劉楚楚這時候卻是被他真心感動到不行,她以為老張結束了,可哪成想老張卻是在惦記她的傷勢,寧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帶給她半分的痛苦。


  這個男人,真的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甚至單是看著他都覺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頭,不過精致的小臉蛋兒上魅紅更盛了。


  她邊解扣子,邊羞羞的說道:“我偷偷看過一點視頻,好像也可以用這里幫你解決。


  你上來吧,你站在床上,我幫你弄一下。


  ”老張喜出望外,沒想到一時善意丟了顆芝麻,卻撿回來顆大西瓜,還讓劉楚楚惦記上了他的好,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獲了。


   望著慢慢脫離劉楚楚胸前的衣衫,望著那件漸漸被解開的肉色蝴蝶花紋的文胸脫離,老張興奮了,一蹦三尺高來到床上,任憑臉色羞紅的劉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雙俏然白皙的小手,漸漸聚攏向身前,然后移動到了老張的身下……早上的時候老張就在顧芳菲那憋的厲害,弄了好久也沒完事,下午又被劉楚楚這么一通誘惑,他已經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劉楚楚那享受了十幾分鐘后,他終于忍不住了,愛的潮水瞬間傾瀉。


  這個時候的劉楚楚,只感覺到老張身子顫抖的厲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張開嘴巴好奇的想要詢問呢,結果一股股的暖流就沖擊進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熱的東西燙著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異的味道刺激的味蕾……當她徹底醒悟過來是怎么回事后,誘人唇瓣上也已經沾染了那種東西。


  她當時就羞瘋了,捂著嘴巴光著上身趕緊往衛生間跑。


  可就在剛剛跑進衛生間時,始終張著嘴巴的她感覺有唾液順流,她趕緊下意識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識到,沒了——“我的天,劉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種東西吞下去了,你……”劉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腦袋悶進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張拿床上的文胸將身下擦干凈后,來到了劉楚楚的身旁,輕輕拍打她后背。


  “楚楚,沒什么的,你要是實在覺得羞人就換個角度想想。


  昨天在醫院的時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張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劉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覺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張保持最終的底線距離,可離那條底線卻越來越近了呢……下午的時候,在老張的堅持下,劉楚楚陪他去了公園。


  倒不是老張還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單純的想著多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不得不說,劉楚楚在公園里走了會兒后,心情越來越好了。


  而老張一些葷素不忌的笑話,她也不會顯得那么嬌羞,甚至覺得跟老張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輕松。


  “楚楚,再給你說個。


  有新婚 小兩口去外地旅游,趕上大雨天實在沒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個 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張上下疊床。


  神父睡下面,小兩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時候,神父突然被晃動醒了,他感覺好像地震,于是就趕緊睜開眼睛招呼床上的小兩口。


  你猜,他招呼小兩口的時候看到了什么?”面對老張的葷話段子,劉楚楚只背著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這并不耽誤老張的繼續,他繼續講道:“神父看到小兩口在干那事,覺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質問他們,你們小兩口在干什么呢?小兩口回答說,我們剛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兩口的回答讓神父很是無語,實在不好批評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這樣不尊重,于是小兩口完事后不多會兒,又有晃動傳來,驚醒了小兩口。


  他們好奇的問,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氣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許嗎?!”劉楚楚當時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覺有些痛。


  望著夕陽下笑到花枝亂顫的劉楚楚,老張滿心喜歡,覺得這個姑娘真好。


  要是能夠擁有她一輩子,那該多好啊!但這事他終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現實。


  下午從公園離開后,晚上劉楚楚請老張吃了飯,表達對他的謝意。


  老張也沒客氣,成功跟劉楚楚吃了個酣暢淋漓。


  騎著電動車回到住處后,劉楚楚從車后座下來,然后站在門前有些尷尬。


  禮貌上來說她覺得該讓老張進去坐坐,可真要進去她又怕還得發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張弄的她,現在那里隱隱還有些感覺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種感覺。


  不過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老張主動開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話留下,老張扭動車把就離開了,讓站在門口的劉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擔心老張會跟她發生些什么,可事實上老張只是單純的護送她回家。


  這種小小的誤解,讓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覺得如果老張能留下來陪著她,似乎也不是件壞事,跟老張在一起的時間也挺開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種事情有關的事兒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北海:因為沒有制式隊服了,所以就湊合下吧。


  他用 舌尖一敵珍珠索拉卡無奈地嘆道。


  我也和黎丘齊當時一樣,駐足凝望過他所在的地方。


  好好,我這就起來。


  銀行業務員林 宜君目錄「所以,你必定要去,對么……」我找了一個最隱蔽的位置坐著,撐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思慧嬌羞的說到。


  一直跳,不要停!那個男人喊著。


  他用(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舌尖一敵珍珠哼,要你管!!白色的 人形在那一動不動,只有脖子上的小紅燈一閃一閃,呂添這會看到這不像是人類的人形也顧不上害怕,在那邊想跟他溝通來幫忙。


  畢竟都是血氣旺盛的年輕人,他們只是看看的話也不好說些什么。


  不過當阮 星宇暴露自己身邊的時候,這些猜疑都沒有了,既然這么巧居然是統一戰線的人。


  他用舌尖一敵珍珠葉星然嚴重懷疑她也搞錯了劇本。


  為首的女孩子沖著豆小胖 一笑


  怎么會?明明是休息啊,他為什么沒有上線呢?我在心里感到疑惑。


  心臟拼了老命地加快, 文平覺得死亡和地獄就在眼前,外面的人有節奏 地用肩膀撞門,一下又一下的撞擊撼在文平的心頭,那是一種極致的恐怖!這時我才發現……怯弱可憐的姿態令人心疼,優曇上前一把將她攬入懷內,盡可能地溫柔地在妹妹耳畔呢喃:「放心,現在沒事了……」似乎是連雞蛋都能夠煎熟。


  我知道如果現在不追以后肯定后悔,她往圖書館方向跑,我從另一個方向圍繞她,繞到她的面前,她被我突然出現嚇到。


  銀行業務員林宜君目錄話還未說完,就被九原滕突然打斷道:兩顆 子彈幾乎是同時穿透了鱷魚的腦袋,用的只是普通的子彈,白銀子彈只剩下幾顆了,可不會奢侈到用來殺鱷魚,兩條鱷魚晃動了兩下就不動了,血從洞口流出來。


  他用舌尖一敵珍珠175的身高,胸前又頂著兩只大如西瓜挺拔如山峰的Fcup絕世**。


  對了,克魯西~我們應該還有加熱系統沒做吧?你看姜婳也這么疲倦了,我們是不是趕快把浴房建好,讓她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白絨摸不著頭腦。


  開始沒多久就出現了床戲,黑漆漆的劇場里不知從哪里傳出了不懷好意的笑聲。


  額,她叫斯卡哈,也是我們分院的學生,不過一直都是獨來獨往,而且聽說脾氣有點古怪。


  那個女孩抱著籃子瑟瑟發抖,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像只受驚的小兔子。


  沒事吧,班長!500年后,第五代蝶后姬瑤生下了三個孩子,有兩個女孩,一個男孩。


  我眼睛緊緊地盯著賣魚強,瞧這慫樣,我擦眼睛都不敢看我一下,我心里冰涼涼的。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3921539.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002.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418466.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3845265.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8354568.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8038060.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155351.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376930.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426089.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245702.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arrandwright.com/qqnyhs/191.html

THE END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