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 奈奈

情趣內衣黑絲 (8) 2021/8/9 9:23:59
小倉 奈奈


她被雷剛玩了,所以她的潛意識里是想找一個她能依靠的 男人,能給她安全感的男人。


  我恰好被她選中,于是不該吃的醋她也吃了。


  第二天,我的雞頭生涯正式開始的日子。


  深市的夜總會一般下午兩三點開始開門營業,四點鐘我和 玲子一起去了 紅粉帝國,見到了上次高老板和我說的老洪。


  老洪五十歲左右,穿著一套休閑運動衣在 場子里到處亂逛,我和玲子就跟在他屁古后面說 事兒


  他像是什么事兒都不管,但每一個見著他 的人都低頭站立到一邊,顯出對他的尊敬。


  “你們去找大堂 王經理吧,就說我讓去的,具體的事情他會安排你們。


  ”老洪在三樓轉角平臺處站住,半側著身子撂下一句話。


  “等下見到王經理,說完咱們的事兒你就把你手里的黑包給他,記住了嗎?”下樓的時候玲子交代我。


  我手里的黑包里是兩萬塊錢,玲子拿出來的,但她說了,第一個月賺的錢就要先還給她。


  “玲子,用得著給他這么多錢嗎?再說了,我是高老板介紹來的……”我磨嘰。


  “別廢話了!”玲子瞪我一眼:“高老板只是你的入場券,但進了這個場子,做咱們這行的就得孝敬大堂經理,他可以讓你賺錢,也可以讓你在場子里待不下去,自己滾蛋!”“有這么厲害嘛……”三十歲上下的王經理是個男的,他不要錢,色瞇瞇的眼光卻一個勁兒的看著玲子鼓脹脹的匈。


  “你是……呃,浩哥對吧?行行行,你先回去等著,有些具體的事情,我想和她談談。


  ”王經理指了指玲子……玲子看著王經理臉色有些尷尬。


  我是個男人,我從 姓王的那雙色瞇瞇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對玲子的浴望……  “紅粉帝國是我朋友介紹我進來的,王經理有話你對我說就可以了。


  ”我用挑釁的眼光,微微仰著頭看著王經理。


  這是我的本色,在老家混的時候,我經常這樣看著找我茬兒的人。


  王經理臉色冷了下來:“我這人有個毛病,說出去的話從來不重復第二遍!要不這樣好了,你倆都走吧,今晚帶著你們的人進場就行了……”玲子笑著推了我一把:“去去,你先出去!說來說去王經理還是為咱們好,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


  ”一邊推我,她一邊對我使眼色。


  “嘿嘿,這才對嘛!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經營這皮肉生意了,最起碼的規矩能不懂?”門關上前,我聽見的最后一句話是王經理這樣對玲子說的。


  更讓我糾結 的是玲子隨后發出一陣很浪的笑聲。


  我在門外電線桿子一樣杵著,猜測著屋內可能正在發生的齷齪事兒,心里五味雜陳。


  連身邊的 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著一道門被別的男人做。


  我使勁兒扯著頭上的頭發,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來做人上人,再也不受這些窩囊氣!這個社會和畜生生存的叢林一模一樣,只有強大了才能避免別人的撕咬。


  正胡思亂想著,我面前的門突然開了,玲子走了出來。


  我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姓王的不會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門帶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紅粉帝國的大門我甩開了她的手:“你剛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顯是想弄你……”“對,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辦法讓我躲過去不被他上?”玲子歪著頭看著我:“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做這一行的潛、規則?”每一個媽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臺,那少不了打點場子里管事兒的。


  場子越大管事兒的越牛比,遇見個男管事兒的,看上哪個媽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凈了去上他的床,否則,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給你的人派活。


  而且,場子里所有的 公關,每個月都有一次免費的,義務性質的被場子里的管事兒的送給那些能決定夜總會生意好壞甚至關門還是繼續營業的有關部門領導玩一夜的任務。


  被選中免費服務的一臉痛苦,因為那些領導中據說很多都是變態的玩法;沒被選中的公關也只是僥幸暫時逃脫,誰知道下個月會不會被選中呢?媽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腳下的玩物。


  我看著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陣酸楚:“對不起玲子,我,我沒本事保護你……”沒想到她卻笑了起來:“咯咯,我剛才在屋子里你在外邊就是這樣想的?”我點點頭。


  “算你還有點兒男人味!咯咯,告訴你吧,我沒讓姓王的得逞,他連老娘的毛也沒摸到一根!”我瞬間有點兒方,看著玲子:“那她怎么會放你出來?我剛才還尋思怎么這么快就搞完了……”我倆邊走邊說,玲子告訴我,我出了門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摟住了她,順勢壓在了沙發上。


  她卻在姓王的耳邊嬌滴滴的說她的大姨媽正好來了,要是不怕“闖紅燈”壞了運氣那她現在就脫裙子給他。


  “張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當時手已經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順著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聽了我的話,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縮了回來!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說。


  “就這,他就放過了你?”我有點兒懷疑。


  我這么一問,玲子的臉色黯淡了下來:“我答應他了,等大姨媽過去,給他!”“啊?你這……你這不等于還是要讓他弄嘛?”我脫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著我:“我有什么辦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過公關,但從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后從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歡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幾滴晶瑩的眼淚滾落下來,忽然她撲在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張浩,你說,咱們這樣的人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這么難?”“你放心,我一定不讓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摟著玲子,一股男人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沒有一點兒底兒,但我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晚上六點半,我開著玲子花了三萬塊錢買來的一輛二手黑色商務車,拉著整整一車美女去到了紅粉帝國。


  一波三折,從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我的雞頭生涯。


  紅粉帝國屬于高消費場所,一共三層,第一層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發戶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領;第二層則是有身份的貴賓才能去。


  至于第三層,只有少數高層的客人,那種不適宜在公眾眼中出現的人物才有資格上去。


  據說,層數越高,對公關的要求也越高,相應的,公關的生意也越好,能賺到的錢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來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層服務。


  王經理告訴我們,第一層有五個雞頭的人,一共八十多個公關。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們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玲子身邊走開的時候沒忘記在她圓滾滾的屁古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是個充滿機會的行業,這也是個充斥著血腥和暴力以及陰謀和圈套的行業,我跳進了這個坑,不知道我的未來命運如何。


  ……雞頭找好場子,媽咪領著公關進去做生意,在場子里和客人之間的事情,那就靠媽咪周旋了。


  玲子做這一行已經將近七八年,而且是從最(左手握右手)基層的公關做起,“實戰”經驗豐富,我很相信她。


   還沒等他跑多遠,就聽身后的豹三打電話道:二叔,我讓人打了,對,就是找那個女人時,那女的跑了,在福貴街這里,什么?你就在這邊,你快點來,我追著他。


   聽著對方叫人,李小亮心中大急,扯著女人就跑,誰知那女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


  李小亮這個氣啊,轉頭一看,那女人抱著腳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樣。


   李小亮停也沒停,彎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對付一個人兩個人還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著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沒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個胡同又鉆了進去。


  就這樣連著穿了幾個胡同幾條街,他已累的氣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懷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現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掙扎,李小亮差點沒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著急的道。


   你……李小亮氣的說不出話來,要這樣還救你干嘛要,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卻指了指邊上,李小亮轉頭一看是個衛生室。


   李小亮搖了下頭,道:那伙人看起來挺有勢力,你在衛生室里不安全。


   他們找的這是 東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這東西,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過幾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衛 曉青,到時一定重謝你。


   李小亮一聽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誤會了,他真不認的叫衛曉青的人。


   你發什么愣,還不快跑!衛曉青著急的道。


   好,那我們回頭見。


  放心,我早晚給你送過去的。


  李小亮知道現在來不及多說什么,既然這衛曉青這么說,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顧的不看手里的東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聽不遠處,有人叫道:在這邊,我看到他了。


  他媽的,居然是這 小子,給我追。


   李小亮連忙轉彎跑進另一個胡同,回頭的瞬間依稀看到一個 光頭


   衛曉青 看著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嘆了口氣,道:對不起,讓你引開他們,我也沒辦法。


  接著,她手腳并用的爬到路邊,喘了口氣,又從懷里拿出一個長條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個巴掌長短,手指粗細,棍子模樣的東西,只是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與凹槽,最下端還是個扁形梅花的樣子。


   整件東西起來說它是棍子,不如說是一個怪模樣的鑰匙。


   突然,剛松一口氣的她,猛的把鑰匙拿到了眼前,臉色變的很難看。


  她摸出一個手機,按了一個號碼道:宗姐,那鑰匙…… 手機里傳來一個軟膩膩的聲道:曉青啊,是不是鑰匙被人搶了?咯咯,你放心,那個真盒子里放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衛曉青只覺腦子嗡一聲,她給李小亮的那個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現在一點醉意都沒有了,他咬牙撒腳飛奔,心里實在有些后悔救那個叫衛曉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現在感覺無論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現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個方向悶頭跑。


   他不信,跑出縣城去,這些人還能再找到他。


   轉過一個路后,再鉆進一個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處追他的一群人,緊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腳步停了下來。


   這胡同居然是一個死胡同! 他轉過身,卻發現有十來號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還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給 老子,跑……跑啊!那十來個人,彎著腰一邊喘氣,一邊指著李小亮罵道。


   李小亮也是氣喘如牛,他知道現在真跑不了,那結果會很慘很慘。


  他轉著腦袋向四處看,尋找一線生機。


   空調, 封閉陽臺,高墻,垃圾箱。


   李小亮撲向垃圾箱。


   十來個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夠不著高墻的邊,更不要說高墻上還有玻璃茬子。


   剩飯剩菜,破塑料,包裝紙……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亂飛。


   小子,你乖乖聽話,不會死。


  不用找剩飯當自己的最后一頓。


  一個混混戲謔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聲,用力從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這小子瘋了?混混不解的說。


   就見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臟的厲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閉陽臺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縱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閉陽臺的邊緣。


  他聲嘶力竭的用著全身的力氣一點點的拉起自己的身體,猛的伸手抓住防盜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腳踩著封閉陽臺的邊緣,一手抓著防盜窗,另一只手試著抓住不遠處的空調外機。


   幾個混混仰頭看著李小亮,其中一個道:操,他這是在干什么? 沒有人回答他。


  封閉陽臺在一樓位置,就算站在封閉陽臺上也爬不到二樓去,再說二樓也是封閉陽臺,根本沒法進樓跑,雖然距離空調外機不遠,但上了空調外機也就在一樓半二樓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別處,距離高墻也是很遠。


  這樓高二十來層,要是李小亮能一層層這樣爬上去,估計能累死他。


  沒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閉陽臺邊緣的李小亮,卻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調上。


  但他的胳膊與空調外機差了十厘米的距離,根本(媽媽啊啊啊啊)夠不到。


   心里一橫一咬牙,李小亮松開了抓防盜窗的手,縱身向空調外機跳去。


   哎~喲。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聲。


   嘭。


   李小亮險之又險的抱住了空調外機,再深吸一口氣,他慢慢的爬起來,站到了外機上。


  從嘴里拿下破衣服,疊起來又擰了擰,一甩手,搭在外機上面的幾根電線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傳來一個聲音。


   李小亮低頭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車上的那個為首的光頭。


   李小亮沖他點了點頭,道:哥們,咱又見面了。


   小子,快下來,有啥事說清楚,你這是玩命! 說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雙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沒空同你說清楚啥,這事說不清楚! 說著,他雙腿一蹬空調外機,順著電線滑向高墻的另一邊。


  只是他沒算到身體的重量讓電線垂的太低,越過高墻的剎那,墻上豎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帶起一串血珠。


   這特么的是玩雜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頭眼里閃過一道寒光,沉聲道:給我查查墻那邊是誰,不能放過這小子。


   說著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見遠處跑來一個人,大聲喊著:輝哥,有人發現那小子了,騎著摩托車,沖向城外了。


   追!光頭怒喝一聲:他跑到天邊也要給我追回來! 李小亮回頭看了看,似乎那些光頭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還是對騎著的這國內摩托車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過得跌宕起伏了,本來解決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標心情挺好,沒想到救了一個女孩子反倒惹出事兒來了。


  而就在他以為山窮水盡的時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順利地抱住了空調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條小命。


  翻過墻跑到另一邊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鏡男跑到路邊買煙,把自己摩托車停路邊上了,連鑰匙都沒拔! 如果是以前的話,李小亮肯定不會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車順走。


  但是通過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兒,他可是意識到那個光頭一伙在玉羅縣有多大的勢力,如果不快點兒離開縣城,那早晚要被他們抓住! 好在自從在學校被陷害之后經歷的事情也讓李小亮的性格改變了不少。


  否則的話現在恐怕他已經落在光頭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這時兩輛 面包突然插到了這個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著后面的情況,立即就意識到不對了! 李小亮開始提速,果然,那兩輛面包也是緊追不舍。


   意識到李小亮已經發現了他們,從沖在最前面的那輛面包探出一個光頭來:臭小子!別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李小亮肯定不可能這么拼命,再怎么樣把東西往路邊上一扔,他不信這伙人還這么追著他。


   但是既然這伙人為首的是那個光頭,別說這一次他橫插一杠子把他們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寶貝弄來了,單單是上一次的恩怨,他們也未必會放過自己。


   更何況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們這么看重自己懷里的這玩意兒,那么他們就絕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則的話萬一把那盒子里的東西給撞爛了,哭的可絕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瑪的算你狠!老子還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對他的喊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光頭縮回到車里。


  兩輛面包再次提速,終于抓住一絲空隙搶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爺爺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交出東西,給你一條活路!光頭一看現在占據了有利的位置,朝著李小亮再次威脅起來,眼中的危險光芒表明他可絕不是說笑的! 李小亮這時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這一次光頭沒再跟他廢話,面包直接就是一個橫移直接向著李小亮撞了過來! 壞了!李小亮還真沒想到對方連他們搶奪的目標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擊那個面包司機也沒把握好速度,橫移的同時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還差點兒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過來,難怪他們這么這客氣,感情是吃準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會傷到他們的目標,那如果換到山崖的一邊…… 大哥,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機看到李小亮被這一嚇,不但沒有乖乖停下來反而直接轉到了外車道!而且還是緊貼著路邊——離山崖的邊緣不到半米遠!這,這咋辦?還撞不撞了? 光頭也是頭大無比。


  俗話說的那是一點兒都不假,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們雖然是混道上的,整個平羅縣沒幾個人敢惹他們,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極大的麻煩,到了這一步可不是硬壓就能擺平的,至少,得有個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頂罪。


  上邊活動所花費的代價也不小。


   更不用說上邊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樣東西搶到手! 繼續!光頭也是被惹出了真火:這次就看你的了,別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讓他知道,我們現在可不是在跟他耍樂子! 面包車再次加足了油門,直接擦著李小亮的右側就沖了上來!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4109082.html
https://twiuklmjuyh.weebly.com/572357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572826.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393274.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9406325.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7508978.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188393.html
https://twoikjmnjhiy.weebly.com/5841076.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9812584.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40809.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rtwhxc.com/qqnyhs/36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