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is gals

情趣內衣黑絲 (10) 2021/8/17 9:23:17
graphis gals


  我去他家 跟他媽媽交談的時候, 他媽媽說,他動手 打我的時候,叫我不要還手,也許那一刻,我明了,也許以后有什么事情,這個母親也會幫他多過于理解我……請看趙格羽老師的回答。


      我跟現在的男朋友 是在網上認識的,其實我那時候并不知道,他還有個女朋友,是在 夜總會做陪酒的,在這之前,他也是在夜總會做的,后來得一去夜總會玩的老板認識,才讓他來那個老板公司做銷售。


    認識一個月后我跟他真正在了一起,后來,慢慢知道,他那個做夜總會的前女友有了小孩子,并且去醫院做掉了,后來我又發現了他跟他 分手一年的再前任女友還又在一起,知道這些,我就跟他分手,不見他。


    他天天打電話給我,說他把那些都處理好了,只想跟我在一起,總之,我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諒了他,繼續在一起。


    后來,我從之前上班公司出來,跟他合伙一起開了個小貿易公司,他還是沒有出來,在他之前公司做銷售,一(我的 男友一千歲)個月有2、3萬這樣,因為公司剛開始,穩妥起見,他繼續上班。


  男友脾氣暴躁準 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從09年到10年,公司一直沒有利潤,我又不是很懂,什么都得我自己去弄,他不管,還脾氣很大,說我什么都不懂,做不了就不要做,去外面找工作,吵著就分, 我離開他又勸又求……  總之這樣,一年折騰了七八次,最主要一點就是,我離開是因為每次他都動手打我,打的很重,不是推下這么簡單。


  也許我自己有責任,明知道他這樣暴力不懂好好疼自己還一次又一次回來。


      不久,我懷孕了,他說結婚,過年去了他家,回來深圳,我提起他媽媽為什么包的紅包給我跟包給他弟弟女友不一樣的時候,他突然說,看來我們不適合,去把孩子打掉吧,那一刻,我心寒。


    雖然這中間他又跟我說,說的是氣話,并解釋是他媽媽拿錯了紅包,但是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我覺得從他那個話說出來開始,我已經有些死心了。


    3月的時候,我去把孩子打掉了。


  孩子去醫院流掉后,他并沒有說怎么照顧我,給我買什么東西吃,甚至還沒有過15天,我用熱水洗手,他都說,大熱天,我洗手都用熱水。


  男友脾氣暴躁準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沒過多久,大吵一次,這次我是死心了分手,于是就離開了,可是公司這邊一直是在,做帳那些我還是一直有幫著做,只是人沒有過來。


    這個時候,他也辭職出來了,分了3個月,是天意嗎,還是什么,有時候我自己問自己,還是真是上輩子欠債?10年9月中旬,我終于又回到了他身邊,9月下旬,我知道,我離開的第2個月,也就是7月,他回了他廣東老家,并且在家時在網上認識一個深圳一個女的。


      接著8月他回深圳,跟那女的去吃西餐,一起開房,前后有很多次,我回來后,他趕緊申請一個QQ,騙那女的說之前Q丟了,然后我不在他就上線跟那女的說,我發現后,吵鬧,他說他跟她沒有什么,并且可以把另一個Q告訴我,他不會在跟她聯系。


    事情也許到這,該有個結果了,也許從這時候起,我心里對他一直不會信任了,在一起,我試著妥協,試著忍讓,可是,生活中,我慢慢發現很多問題了,也許是因為我年齡越來越大,也許也正是年齡大,我反而也一直這樣拖著跟他在一起。


  男友脾氣暴躁準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他不太體貼人,女人來月事很難受的那天,讓他幫洗菜,他大聲說叫我用熱水洗,三年,他就幫我洗過一次碗。


    也許他身在廣東,跟我們外地教育不一樣,而且,他是出生在一個暴力家庭,他的父親打他母親打了一輩子,我去他家跟他媽媽交談的時候,他媽媽說,他動手打我的時候,叫我不要還手,也許那一刻,我明了,也許以后有什么事情,這個母親幫他多過于理解我。


    我越來越困惑,格羽,這感情,我還能繼續一起走下去嗎?還要堅持走下去嗎?我好迷茫,現在的我,真的也非常難受,分也不是,不分也不是,能不能,幫幫我,給我點意見呀。


   嫂子舒服,我抓摸的更加舒服。


   不過,隔著褲子,比起摸 小桃 大屁股的手感還是差多了。


   享受一會后, 我也不敢太過分,小心地幫嫂子按捏起來。


   小猛,隔著衣服按的很不舒服,我不想動,你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聽到這話,我手上的動作立馬停下。


   我……我是不是聽錯了?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嫂子弓起身子,分明是在配合我脫她衣服。


   我不自覺地咽下口水,懷著興奮的心情給嫂子把褲子扒拉下來。


   嫂子那性感火辣的身材暴露在我眼前,白皙的皮膚和黑色蕾絲內褲對我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我感覺心臟都要快跳出來了。


   我好不容易壓下心中邪惡的念頭,卻突然聽到嫂子輕飄飄的聲音傳來:把內褲也脫了。


   這……這樣不好吧。


   我使勁地吞了吞口水,心里像是貓抓似的,難受的很。


   嫂子別過頭嗔了我一眼,讓你脫你就脫。


   看著嫂子的樣子,我腦子里一下子就炸了,心想嫂子都不怕我還怕啥。


   我麻溜地將嫂子的內褲也給脫了。


   第一次觸摸到情趣內衣,我的心都開始顫抖了。


   趁嫂子不注意,我抓起內褲搭在鼻子便努力地嗅了嗅,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味簡讓我再次有了劇烈的反應。


   尤其是看著嫂子的雙臀,我心里越發地躁動起來,卻也只能強忍著給嫂子按摩。


   這下,她的身子又軟又嫩,摸起來很舒服。


   我覺著嫂子的身材比小桃還要好,腰很細,屁股很大,腿又修長,這會,我都懷疑村里男人們看著嫂子后那副流哈喇子的樣兒。


   腦袋里想入非非,按著按著我就憋的難受。


   可我難受,嫂子卻很舒服,她閉著眼,開始哼了起來。


   她的叫聲好聽極了,讓我更加受不了。


   嫂……嫂子,我按完了,先……先走了。


   我剛轉身,就發現腰間多了兩條白皙的美腿將我緊緊勾住。


   別……別走。


   我沒注意,身子不穩,直接撲到嫂子身上。


   這一下的舒暢讓我不自覺地叫出聲,那感覺真是太好了。


   哪怕是隔著褲子,我也有所感受,哪還忍得了。


   哦……嫂子冷不丁地發出一聲長吟,能……能不能幫我按按里面? 聽到這么直白的撩撥,我哪兒能拒絕,三下五除二地褪掉褲子。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 眼看就要步入主題的時候,不知哪里響起一陣煩人的聲音,驚的我急忙往聲音來源方向看去。


   一轉頭,才看到是床頭柜上嫂子的手機發出的動靜,亮著的顯示屏上有兩個字:老公。


   是 我哥的電話! 我心里咯噔一下,腦瓜子嗡嗡的,徹底停止了思考。


   等我回神,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被我哥聽到動靜。


   雖然不知道電話里我哥說了什么,但嫂子的臉色卻變得越發難看。


   掛掉電話,嫂子將緊手機緊攥著,有些怪異地看著我。


   你走吧,我想靜一靜。


   聽到這話,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急忙起身提起褲子跳下床。


   說實話,在看到是我哥打來的電話時我已經冷水澆頭,巴不得趕緊走。


   這會,我感覺自己像是做賊被發現一樣,只想著立馬跑。


   我也沒去看嫂子,直接沖向門口。


   出了門,我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快步離開。


   回到我的屋子,我心里仍然忍不住一陣后怕。


  幸好沒和嫂子干那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該怎么見我哥。


   我在自己臉上拍打了幾下,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慌張的心情總算平復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瓜地里看到了不少瓜藤上出現瓜蚜,得趕緊噴 農藥治治才行。


   要知道,那幾畝瓜地可是我家主要的經濟來源,頂得上我家大半年的收入,可不敢馬虎。


   想到這里,我急忙出門,打算去 小賣部買點農藥。


   一路上,我腦子里總是情不自禁地浮現嫂子的大屁股…… 甩了甩腦袋,我抬眼一瞧,也到小賣部了。


   春桃嫂子,來生意了。


   我話剛說完,就看到衣著暴露的老板娘從里面出來,胸口更是一步三晃,看的我眼珠子都不轉了。


   柳春桃的胸那可是村里男人私下里的談資,我可沒少聽。


   呦,是小猛啊。


   這時,柳春桃突然挺了挺胸口,浪笑了起來。


   我的大不大? 我想她應該是發現我盯著她的胸口看了。


   當然大。


  都快趕上我家地里的瓜了。


   柳春桃笑的更大聲,手指在我額頭輕輕地戳了一下,你個小壞蛋可越來越會說話了。


   雖說柳春桃胸口的鼓包是大,但見過小桃和嫂子的,我也再不像以前那么留戀。


   春桃嫂子,給我拿瓶殺瓜蚜的農藥。


   你來的倒巧,我今兒個剛從縣里進的農藥。


   看著柳春桃進屋,我也跟著進去,欣賞著她的大屁股。


   只是見過嫂子的,再看柳春桃的卻覺得沒以前那么好看了。


   畢竟,柳春桃的身材還是胖了些,腰有些粗,大屁股也就沒那么性感了。


   不過,我也深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個道理,趁著她彎腰的功夫腰部往前蹭了蹭。


   柳春桃找到農藥,我也準備掏錢,可這時卻突然聽到一陣鈴鈴鈴的聲音傳來,不用去看我都知道那是柜臺上的座機。


   我們村里窮,跟外邊的聯系就是通過小賣部的電話,之前我也給我哥打過幾次。


   小猛,今天進的貨有點多,農藥壓在底下,你先接下電話,看是找誰的? 好嘞。


   我沒多想,便抓起柜臺上的電話。


   喂,春桃嫂子嗎,我是學文,麻煩你幫我叫下小猛。


   是我哥! 難道我和嫂子的事我哥知道了!? 我心里一驚,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情,這才回話:哥,我正在小賣部買農藥呢。


   我很想讓自己表現出平常的樣子,但仍然忍不住的心虛。


   太好了。


  小猛,你身邊沒人吧? 我下意識地轉頭瞧了一下,除了正在理貨的柳春桃外也沒別人,就如實告訴了我哥。


   小猛,我打算從你那里借種! 哥,你要啥瓜果種子,我一定…… 話剛說一半,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553028.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812515.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476216.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7618146.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736093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675279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45847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2140753.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9691896.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1417786.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qqnyhs/678.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