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loanluan

情趣内衣黑丝 (15) 2021/10/15 14:34:23
sec loan luan


养生导读: 跑步是有效的 减肥 运动,但具体什么时候跑步最减肥,是不少瘦身一族都想知道的。


  其实 跑步减肥最佳时间没有特定的说法,合适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下面为您介绍跑步最减肥的六个时间段,不妨一看! 什么时候跑步最减肥? 跑步能令你的生活方式变得更健康,是最简单的运动。


  跑步主要用于快速行进,同样,适当的跑步也能起到很好的锻炼 身体的作用。


  适当的跑步能够使我们告别臃肿的身材,防止你的骨骼、肌肉退化,抵抗疾病,能够提高身体的总体水平,让你显得更加自信。


   跑步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最佳时间,在适合自己的时间跑步就行了。


  喜欢早晨跑步的MM可以 选择去公司上班前,但注意不要空腹跑步,可以先吃一点点东西垫垫肚子;偏爱晚上跑步 的人可以选择 回家之后,如果是吃饱饭再去跑的话,最好选择在饭后30分钟后。


   1、上午9--10点做点运动 这个时间段是人体各个性能最活跃的阶段,一天中新陈代谢速度是最高的,在这个时间运动进步一天的基础代谢率,快速消耗身体的脂肪。


  这个阶段适合做一些有氧运动,对拉伸身体的肌肉非常有好处,这个时间是“跑步减肥的最佳时间”。


   早晨跑步减肥,最好提前喝上一杯温开水。


  另外,还要充分进行热身运动,速度也不宜过快, 慢跑最好。


  另外,有人认为早晨空气清新,多喜欢在户外跑步。


  其实,早晨的户外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度最大,加之前一天悬浮在空中的尘埃也并未完全消失,要到太阳出来以后它才逐渐消散,所以说空气远比你想像的要脏。


  因此建议各位最好避开在林中跑步,有条件的话,可以在家里的跑步机上慢跑二十到三十分钟。


   2、 上下班回家的时间 可以计划在上下班去公司和回家的这段时间来跑步减肥,如果公司离家不是很远的话,因为现在的白领,一般都很少有时间刻意去健身房锻炼减肥,那就可以在这个时候来跑,早晨跑去能让人能有精神,晚上跑回来也会改善坐了一天的疲劳,而且减肥效果很好哦。


   果然,听到 刀疤男的话之后, 阿瓦拉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来,把这些败类给我轰走。


  ”紧接着,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BTT集团的大门。


  BTT其他高层也跟着纷纷走了进去, 沙迪颂临走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项目已经黄了。


  刀疤男对阿瓦拉的话不以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说:“川,这个女的很正点,是你的同事吗?”“去哪可以找到你?”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饶有兴致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见到BTT的保安走过来,刀疤男朝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然后带着那帮混混转身离开。


  等他们上车走远,白薇几步跑到我面前,寒着脸问:“秦川,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愤怒,“他们跑过来跟你称兄道弟,恐吓阿瓦拉他们,把BTT的人都气走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们差一点就拿到项目了,这帮人一出现,我们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懒得回答她那一连串的质问,只不停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不用猜,那帮混混肯定是 曹文怀叫来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阴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说话啊!现在该怎么办?”白薇再次质问我,声音有些变调。


  我有些不耐烦:“你特么能不能消停会儿?”“你……”白薇气结。


  “秦川,注意你的态度,怎么跟白总说话的?”一旁的钟康宁似乎看不过眼了,横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语气喝道。


  “我怎么说话关你什么吊事。


  ”“你……你这种社会败类,不配进我们公司工作,白总,马上开除他吧。


  ”钟康宁的语气慷慨激昂。


  “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秦川就是个小混混。


  ”“没错,要不是他找来刚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会被气走。


  ”“这个项目我们没戏了,都怪他。


  ”项目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边附和。


  白薇没说话,而是定定看着我,那眼神既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为我搅黄了项目,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开除我。


  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静地看着白薇,等着她开口让我滚。


  但她只说了一句:“你该怎么解释?”“没空跟你解释,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边说着,一边朝路边走去。


  讲真,我现在压根就没法解释,碰到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状况再说。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怀见过面,并结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过牢,知道我有痞气。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层,他们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为我跟当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来恐吓他们。


  就算他们觉得事情有蹊跷,猜到是其他竞争对手搞的诡计,他们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这事还得我自己解决,不是为了拿下项目,而是不能白吃这个亏,得找回场子。


  清迈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难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风格并不浪漫,布满污迹的地板和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无不显示这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开手机的视频拍摄,把手机放进衬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进去。


  因为我的到来,原本喧闹的酒吧陷入了安静,不论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还是正搂着衣着暴露的 泰国妞的,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刚才BTT那个人,来找麻烦的。


  ”有人突然说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国佬纷纷起身,脸色不善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我淡定地扫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刀疤男之后,平静地说:“我找刚才那位脸上有刀疤的先生。


  ”没人回应,那群泰国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个像盯着猎物的野狼,就等着头狼下令就扑上来。


  我丝毫不惧,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这些脸色不善的吊毛。


  这种情况,在监狱里我见得多了,被十几个人踩在地上的时候,我都能拉几个垫背的。


  “让他进来吧。


  ”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酒吧角落里终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声音。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我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边有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小妞,还有两个身材壮实的汉子。


  见我走近,其中一个手关节骨头明显较粗的汉子迎了上来。


  我张开双臂,那汉子从我肋下仔细往下搜,见我没带武器之后,便让开了道路。


  “年轻人,很有胆量嘛。


  ”刀疤饶有兴致地笑着说。


  我走过去,脱掉西装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衬衣口袋的手机摄像头尽量对准刀疤。


  “请问怎么称呼?”我一边问,一边拿出香烟点燃。


  “ 班沙


  ”“班沙先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是曹文华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对吧?”班沙没有回答,而是裂开一边嘴角笑了,让那条刀疤显得愈加狰狞,同时两眼定定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两手一摊:“再直接一点,我来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讨公道,而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头大笑,“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那个叫曹文怀的有钱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过,我喜欢你的爽快,也很喜欢做生意,但我得事先声明,曹文怀给了我一百万泰铢,如果你出的价钱少于这个数,那就不必谈了。


  ”“一百万泰铢?”我故意显得很惊讶,抬起身,让摄像头角度更佳,问道:“班沙先生,你是说,曹文怀就为了让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说几句话抹黑我,就给了你一百万?这……抱歉,这价格让我难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点头:“没错,他刚找我谈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显得很惊讶,而且今天也很顺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当了,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还跟曹文怀见了一面,他已经把剩下的五十万现金全部付清了。


  “我说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就接着往下谈。


  ”我装作心情沉重地长长吐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思考。


  片刻后,我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这个价钱。


  ”“那就没得谈了,请吧。


  ”班沙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看得出,他是个很贪钱的人,而且为了钱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我没起身离开,而是笑了笑,说:“班沙先生,虽然我出不起那个钱,但曹文怀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万。


  ”“什么意思?”班沙眉头一皱。


  “班沙先生,实话告诉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怀是竞争对手,都在抢BTT的一个价值五千万泰铢的项目,本来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签合同,但今天被你给搅黄了,接下来,BTT就会跟曹文怀签约。


  ”“拿下这个项目之后,曹文怀可以挣将近两千万泰铢,他给你那一百万,不过是区区一点零头而已。


  ”“班沙先生你现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让他给一百万,甚至两百万,三百万,如果他不肯给,你就拿你们双方的交易威胁他,抹黑他,也搅黄他跟BTT的项目合作。


  ”“你觉得,他为了挣两千万,会不会舍得多给你两三百万?”说到这,我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微笑看着班沙。


  班沙皱着眉头思索,眼神变幻不定。


  没多久,他舒展眉头,裂开嘴笑了。


  “川先生,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没啥目的,就是单纯的不爽,不想让曹文怀那么好过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谢谢你的建议,你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你们在谈这么大的生意,还不知道曹文怀能挣那么多钱。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扰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见,不送。


  ”班沙也站起来,对我合十双手行了一礼。


  我也朝这个自己很想打他一顿的刀疤泰国佬行了个合十礼,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车,我这才拿出手机,关掉了摄像头,调出视频,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和声音。


  我没有得意忘形,而是闭上眼,仔细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回到酒店,走进大堂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区的曹文怀和林 洛水


  他们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想来找我的。


  “秦川。


  ”曹文怀叫了我一声,但没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得意和讥讽。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来,脸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尴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过去坐在曹文怀对面,说:“曹总很大方啊,一百万泰铢……好像也要二十多万人民币吧?”曹文怀的笑容一凝:“你去找过班沙?”“嗯,刚去他那坐了一会儿。


  ”“哼!”曹文怀重重哼了一声,“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样?BTT的人已经对你很不满了,你已经输了,这个项目是我的。


  “说到这,我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说服BTT的高层的话,他们也不会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让我捡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着:“曹总意思是说,BTT高层决定要跟曹总签约了?”“没错,我刚刚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层开会做出了决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软件,选择和我们曼迪科尔签约,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他们就会找我谈合同细节了。


  ”“嗯,那就恭喜曹总了。


  ”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似乎对我的风轻云淡很不爽,曹文怀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我警告过你,不要得罪我,现在你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了吗?”我耸耸肩,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内疚。


  曹文怀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用鄙夷地眼神看着我,不屑地说:“就你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穷比一个,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样简单。


  ”说着,曹文怀把林洛水拉起来,故意搂着她的腰,讥讽地说:“连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声中,他搂着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从始至终,林洛水一直低着头,不敢回头看我一眼。


  我忍着想把他打成废狗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间。


  曹文怀说的应该是真的,竞争项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国人的勤奋劳动力和人性化设计,就必然会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为班沙那帮人出来搅屎,智文软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曹文怀了。


  但他似乎高兴地太早了。


  他敢玩阴的,我就敢陪他玩,还会玩得他刻骨铭心。


  第一步的关键视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第二和第三步都顺利的话,我要让他赔个血本无归。


  回到酒店房间,接近午饭时间的时候,我给沙迪颂打了个电话。


  幸运的是,沙迪颂还肯接我的电话,只是打招呼的语气有些无奈和苦涩。


  我笑着说:“沙迪颂先生,你该不会也认为我找混混来恐吓你们吧?”沙迪颂苦笑:“川,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或许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许猜到了这是一种商业竞争的手段,但当时有太多人看到,听到了那些小混混说的话,有人会信,还会四处传播,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我们BTT集团内部,所有人都在说智文软件的人找小混混来恐吓我们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公司不可能会跟你们签约,肯定会跟别的公司签,以表明不畏惧黑恶势力的立场。


  ”我依然笑着说:“这些情况我早预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给你,不是想讨论这些,而是想问你一个可能会让你为难的问题。


  ”“川,请说吧,我还能帮得上忙的话,会尽量。


  ”“好,先谢谢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恋?”“啊?”沙迪颂在电话里讶然失声,又显得有些慌乱。


  “你……川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阿瓦拉先生是个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几乎无可挑剔……”我有些无奈:“沙迪颂,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对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确认这条信息,然后想办法重新争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发誓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他名誉的事情。


  ”沙迪颂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


  ” 其实 二宝这些年不断 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 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 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 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 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 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 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drtwhxc.com/qqnyhs/815.html

THE END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