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跟男朋睡觉经过/他们三个人折腾了我一晚上/和丰满少妇女抽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 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 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 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 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新闻网15日报道突然想起了秦美丽,祝少杰打开微信,找到秦美丽的聊天窗口,发了一个微信: 掌印今天还在吗。

   刚刚发出去,立刻得到消息:还在! 紧接着,就收到一张图片,不过这一次掌印的位置已经不在背后,而是出现在胸口,丰硕的白兔上映现出那个掌印,看起来黑白分明,凭白增添几分妖冶的感觉。

   看到 这一幕,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回了一句:等我继续查一下,再给你消息。

   他说着,收起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非常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之前在自己这里看了病的 王明秋。

   王明秋来到这里之后进了门,不过脸还是有些红:祝医生,我想请你去家里吃个饭,我婆婆没在家,你今天也给我治了病,正好我想要谢谢你。

   祝少杰本来还感觉可能会有些尴尬,不过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吃饭可能会尴尬,不过不去吃饭,不但显得尴尬,还心虚。

   这么一来,祝少杰还是决定去。

   来到村里便利店,店里桌子已经摆好酒菜,王明秋招呼祝少杰入座准备吃饭,然后还开了两瓶酒,一人一瓶。

   祝少杰把酒拿在面前,灌了一口,王明秋拍了拍祝少杰的肩膀:酒量不错,祝医生,来,我和你喝一个。

   王明秋说着,直接和祝少杰碰了一下杯,然后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擦了擦嘴:来,吃菜,我这么久以来,没请过男人上家里吃饭,你是第一个。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笑了笑:您这么说我还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王姐,我想问您件事,您嫁到咱们村里多久了? 听到祝少杰的问题,王明秋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哎已经六七年了,这么说起来我家那个死鬼丈夫已经去了好几年了。

   祝少杰 开口道:王姐,这么久以来,咱们村里新结婚的丈夫就一定会死吗?难道就没有一个意外吗?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叹了口气:祝医生,你已经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没有看到吗?咱们村里哪里有年轻男人在,除了小 孩子,就是我们这些寡妇,但凡是有一点办法,谁愿意做寡妇? 听到这里,祝少杰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中的啤酒:王姐,来,喝一个,怪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

   王明秋手中酒一饮而尽,抹了抹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说实话,你是村里极少数的男人,你就是村里的吉祥物。

   祝少杰笑着摇摇头,没有继续说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明秋喝多了,坐在椅子上直往下出溜,差点没滑到桌子下面去。

   祝少杰勉强扶住王明秋:王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间! 王明秋挥挥手,挡开扶自己的祝少杰:我没有喝多! 说着说着,她突然抱住祝少杰的脖子,紧接着就开始吐,祝少杰把她抱在怀里,勉强扶到房间里,她吐了一身,祝少杰还要给她换衣服。

   刚刚解开上身衬衣的纽扣,王明秋就突然把祝少杰朝着她的胸口拉了过去,祝少杰一下子没有站稳,脚底下一滑,直接朝她胸口扑了下去。

   然后她直接伸出手抱住祝少杰,把他的脸一个劲的在自己的胸口靠,祝少杰只觉得自己满脸都是奶香味,勉强扶着想要起来,还一手按在了王明秋的胸。

   这一按,王明秋脸一红,不过却突然坐起来,一把抱住祝少杰的后脑,把他拽到自己的胸前,然后直接印在他的唇上。

   祝少杰就感觉嘴里一阵香气传来,一条丁香小舌直接钻进自己的嘴里,绕着自己的舌,不断的纠缠,祝少杰此时已经是心猿意马,一只手按在王明秋胸前的高耸,另一只手已经深入王明秋的裤子里,想要攻城略地。

   王明秋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在这里,去我的房间里。

   王明秋说着,还在祝少杰的耳边轻轻吻了一下祝少杰的耳垂,祝少杰直接把她拦腰抱起,然后直接朝着里屋走了进去,王明秋的脸都已经红透了,缩在祝少杰的怀里。

   祝少杰忍着不看王明秋,把她抱到房间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正是农耕季节,下晚村里来来往往都是人,如果看到王明秋这副模样,在这偏远山村里,怕不是伦理纲常要炸开锅来。

   他祝少杰可堵不住这寡妇村中的悠悠众口。

   转身来到房间,一张大床就放在房间里,床头还挂着王明秋和一个男人的合影,看样子这应该就是她的丈夫。

   弯腰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祝少杰也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候,王明秋突然伸出手紧紧抓住了祝少杰的衣领,把祝少杰朝着自己拽了过来,与此同时,门外竟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祝少杰赶忙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然后拿起毯子盖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紧接着紧忙跑出超市里屋。

   外面,一个中年妇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哭天抢地,孩子的手呈现出青紫色,无力地垂落下来,看样子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状态。

   孩子浑身上下湿淋淋的,衣摆还在往下滴水,看到这一幕,祝少杰的心顿时猛的抽紧,这孩子正是溺水的征兆。

   可是既然是溺水,已经打捞出来,不应该还这样处于缺氧状态,农村人对于孩子溺水这样的事都有自己的解决方法,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这个女人祝少杰也认得,正是村里的 王婶

   王婶就是这个村里的女人,也是丈夫去的早,只剩下这一个孩子拉扯着到这么大,平日里对这个孩子也是及尽宠爱。

   不过孩子倒也乖巧懂事,平日里学习成绩也好,这也是王婶的支柱所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会变成这样,孩子竟然溺水了。

   王婶, 小宝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祝少杰从王婶手里接过孩子,开口问道。

   一听到祝少杰这么问,王婶直接哭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少杰,你可得帮帮 婶子,小宝今天在村头的老井旁边替我打猪草,不知道怎么就掉到井里去了,捞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王婶这么失态,祝少杰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家里没有主心骨,孩子就是她的心头肉,现如今孩子也成了这样,怎么能让她不心疼。

   祝少杰连忙拉起王婶:王婶,您起来,您跪我一个小辈这算是怎么回事?您放心吧,小宝我一定会救过来的,咱们现在就去卫生所。

   一边走,祝少杰一边暗骂自己喝酒误事,怎么就这么贪嘴,竟然让王婶急成这样,王婶抹着眼泪,跟在祝少杰后面,一言不发,只是抽泣。

   王婶,小宝这样多长时间了? 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刚才隔壁二婶子叫我去看看,我抱着小宝就往卫生所跑,可是你没在卫生所,他们都说你去超市吃饭去了,我这不才去超市找你了吗? 想起刚才在超市的事,祝少杰脸一红,支吾两声,没有说话,看到小宝以后祝少杰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小宝这可能是因为过度缺氧所以一直没有醒过来。

   如果这么一直持续下去,小宝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不过有鬼医十三针在,就算是小宝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祝少杰也自信能够救醒小宝。

   回到村里诊所,祝少杰直接把孩子抱到里屋,放在床上,然后捏起对王婶道:王婶,您别担心,我现在就想办法救醒小宝,您先坐在这里休息休息吧。

   祝少杰说着,迅速地打开匣子,然后从匣子里拿出来一根钢针,直接朝着孩子脚底中泉穴刺进去。

   涌泉穴可是足穴阴肝经里面的大穴,这是非常疼的,这么刺针不是为了旁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小宝苏醒,恢复意识。

   两根针刺进去,小宝原本青紫色的脸变成了红扑扑的颜色,看起来应该是疼的紧,所以才会这样。

   紧接着,祝少杰拿起针封锁小宝身上另外两处穴道,然后开始有节奏的按压小宝的胸口,小宝脸一红,竟然直接栽头吐出一口水来,水里还有头发。

   很多很多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是海带丝一样,看的祝少杰心里犯恶心,而且不仅是因为这头发恶心,祝少杰突然想起来,孩子只是在水里玩耍,怎么会有海带。

   看到孩子吐出来的东西,祝少杰侧过头对王婶问道:婶子,小宝晚上吃什么了,有没有吃海带? 王婶摇摇头:没有啊,我今天下午去地里干活,没有时间做饭,小宝回到家就给我去打猪草了,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我才会做饭,而且现在这天气哪里放的住海带丝,放不住多久就坏了的。

   听到这句话,我点了点头,王婶说的不错,这时节根本放不住海带丝,祝少杰不断的拍打小宝的后背,到了最后,小宝干脆趴在诊断台上面吐出血水来。

   王婶担心孩子,可是却被祝少杰拦住:婶子,您别担心,等小宝吐干净了就好了。

   过了好一会,小宝只剩下趴在那里干呕的时候,祝少杰松了口气,总算是吐干净了,祝少杰身手抚-摸着小宝的肚子:小宝,小宝,怎么样了? 少杰哥,我没事,我怎么了! 他竟然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祝少杰没有说话,只是开口道:你没事,就是生病了,你妈妈抱着你来看病的,现在好了就和妈妈一起回家吧。

   小宝点点头,蹦下床走到王婶身边,看到王婶眼睛里还有眼泪,用手擦了擦王婶的脸颊:妈,别哭了,小宝没事的。

   王婶看到小宝一点事情都没有,她哭着跪在地上,然后对小宝道:小宝,快点给你少杰哥磕头,如果没有你少杰哥,你今天就死了你知道吗? 看到王婶跪在地上,祝少杰挠了挠头:婶子,您这是干什么,快点起来,小宝,你也起来,快点和你妈回家吧,以后不要去村头井边去打猪草了。

   眼看着王婶和小宝一起离开诊所,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给地上呕吐物里面的头发取证,放在那里,等着其他医生来这里送药品的时候让他们带回去化验一下。

   想起村头老井,祝少杰顿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上次做梦就能到去枯井那里,虽然是没有出事,可是如果没有鬼医十三针,那也不一定会出什么样的大乱子。

   而今天,本来这件事都已经被自己抛在脑后,可是现在竟然又被提了起来,而且还导致一个孩子差点给淹死。

   不过之前那里那口井似乎是一直都被封闭的,现在怎么会突然差点淹死人,小宝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孩子,虽然是长得壮实,可无论如何,也不行还是搬得动那上面的青石板才对吧。

   这事情实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坐在那里刷手机看百度,一直看到最后,祝少杰发现了一种攻击人的方式用头发的妖怪,这种妖怪叫做禁婆,据说是女人形态,生存于水中。

   看到这上面的东西,祝少杰皱了皱眉头,接着往下翻,就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只是看到似乎是对付禁婆需要用大盐。

   这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祝少杰不知道,他感觉很疲惫,随手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竟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袁小玉竟然坐在他的面前,自己的手机就在袁小玉的手里。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直接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想要夺回自己的手机,却没想到袁小玉手一抬,他竟然没有拿到手机。

   袁小玉看着面前的祝少杰开口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你和我嫂子还有感情,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听到她这句话,祝少杰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她结结巴巴道:大小姐,你从哪里看到我和你嫂子还有(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感情了,我没有啊。

   你说你没有,那这是什么! 她说着,拿起手机放在祝少杰面前,这正是之前秦美丽拍给他的照片,看到这一幕,祝少杰的眼睛差点没有突出来,连忙夺下手机:大小姐,你怎么什么都敢看,如果这被其他人看到了,你让你嫂子以后怎么做人? 那你现在和我嫂子藕断丝连,我嫂子就能解释了?你…… 她话还没有说完,祝少杰连忙伸出手堵住她的嘴:你听我说,我跟你讲,我这么做不是和你嫂子藕断丝连,而是因为你哥去世以后,你嫂子身上就出现一个很蹊跷的掌印,我是在观察这个掌印的问题。

   祝少杰说完以后,放开了袁小玉的嘴:你现在知道了吗?知道的话就别出去胡说了,我现在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我怎么可能和你嫂子藕断丝连! 听到他这么说,袁小玉点点头:我就说嘛,少杰哥不会是这样的人嘛!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r1N6hF/LIZ8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