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专干熟肥老妇人小说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 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 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 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 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班主任难得因为愧疚温和的嘱咐几句。

  别人 钻进我的 肚子里各科自我感觉发挥良好的杨德明,才是一路考下来都是笑嘻嘻的。

  如果是往常的话,自己此时应该到家了,妹妹也同样如此,然后两人在家里的餐桌上吃饭。

  安涩妍摇着手指表示并不赞同:noway!刚结婚早晚都做原来你这家伙也会有朋友呀。

  而易辰浩 坐在那里一脸懵逼,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样坐在这里很傻逼么?不过看这情况,心理戏显然很足。

  出了门,我和叶雨乘坐着出租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市里面最大的商场。

  hello:鬼才二班。

  别人钻进我的肚子里雨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小熊,抬头问我。

  他大学有没有谈过女朋友?夏初暖白了他一眼,敷衍着:知道啦,我不会委屈自己的。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你,我想,我爱上你了。

  别人钻进我的肚子里对,但是我们需要做一些准备,猎物可不会自己跳过来让咱们吃。

  那边有堵墙,你去面壁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回来。

  是个女交警,她戴着副蛤蟆镜挡住大半张脸,手上拿着罚单贴条。

  不、不、不……慕云雪双手抱着头连连后退数步,表情似挣扎、似痛苦,摇头叫道。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但还是转过头回应了一声。

  他坐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所以不会有人发现他紧紧攥住了拳头。

  少女摇了摇头,颤抖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借出一个肩膀拱她依靠,尽管我对她身上的那些粘稠的血液感到不适。

  你的吐槽真的很有意思,精准又有力,看着字 我都笑出来了。

  刚结婚早晚都做洛辰只能打着哈哈:咳咳,一不小心就代入了角色嘛。

  我向国王陛下点点头,示意我已明白。

  别人钻进我的肚子里大姐上去扶起了地上的人,把 水桶给拿开。

  太过分了!肩膀一抽一抽的,哽咽的声音不断(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传出,不但趁我睡觉的时候偷摸我屁股,现在还欺负我!偶尔有一片黄色的 叶子从树上落了下来,随着一阵风不知飞往何处,也许落在地面上,也许落入下水沟里,也许会被文艺的女生捡起来当成书签收集起来。

  实话说,他刚刚直接拿刀划我的腿时我都没有震惊,但是现在那条腿却吓到了我。

  要不是我知道、说不准我还真听不清他说啥了。

   伊铭握紧拳头,听着伊琳的哀求,她竟然让自己杀了她!……伊琳,这一切马上就会结束,过了后天……伊铭抬起手,没有再碰上伊琳我已经答应你了,没必要再伤害伊琳了。

  言罢,举起手里的饮料瓶轻敲了欧林林脑袋一下。

  当然了香凝肯定的语气让我稍微安了点心。

  如果没有和林同学相遇,大家的生活,只会更糟糕而已!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slXOP2/Jv5b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