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england

跳蛋有什么用 (11) 2021/8/3 7:47:53
kate england


   男人都有 處女情結,雖然他們嘴上口口聲聲地說,我愛你,我不在乎你的過去。


  你千萬不要相信這樣的話,他們的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陰影,誰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第一次是屬于自己的。


    剛開始跟 男友談的時候, 他也沒有提過他有處女情結,他說:他愛的是我這個人,不管任何時候都對我不離不棄。


  當時聽了真的很感動。


    我們相處的有大半年了,一直沒有突破底線,其實我知道,他很想跟我同居的,可是我不答應。


  他問我為什么,是不是不愛他,我說不是,因為我思想比較保守,我覺得第一次應該是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而不是現在。


    這樣拒絕的次數多了,男友居然懷疑我是不是處女,是不是在忽悠他,是不是想等到結婚后發現不是處女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樣。


  要不然我為什么不肯跟他同居。


  男人都有處女情結嗎男友逼 我做 處女膜檢查  我聽了之后,心好痛。


  我決定跟他說清楚,男友還是堅持他的觀點為:如果我愛他,如果我是處女,那么把這美好的第一次給他不好嗎?我說:我有自己的原則,我不是不給,是想結婚后給,而且我可以保證我是處女身,如果你老是糾結 這個問題,而且你也不相信我,那么我們還是 分手吧。


  說完這么多男友還是半信半疑的。


    就這樣,我們的關系沒有以前好了,我想過他這樣不相信我,不如分手,甚至想過用自己的第一次來 證明我自己。


  但是想想,還沒結婚他就這樣猜疑,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


    思前想后,我提出了分手,他又不同意,并且保證說以后再也不說這個問題了。


  就在我在想怎么來使我們重歸于好的時候,男友居然提出了分手,我心里說不出的滋味,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下子這樣一下子那樣。


  就為這個問題要分手,那我們的感情算什么,男人都有處女情結嗎男友逼我做處女膜檢查  男友哭著說他也不想分手,他就是過不了這個關,不同居也可以,要我去醫院檢查來證明我是處女。


    我真的不敢相信,他還在糾結這個,居然心里很氣,但是為了感情,為(極品少婦的誘惑)了證明我是清白的,我還是去了,當結果證明了我時男友高興的抱著我轉圈,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這件事成了我永遠的傷疤。


   張寒這才發現 馬蘭來了,也壞笑道,馬蘭 嬸子,這樣坐摩托車誰受得了呀?讓我抱著你的細腰,還不讓我挺起來,可能嗎?猴 崽子,你怎么不說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壞事呢?嗯,馬蘭嬸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 村長娶了你真有福氣 張寒開始給馬蘭灌蜜糖了 馬蘭卻不吃這套:猴崽子,別總說好聽的,等會兒上了車,你可不許再搞了,不然被張 德旺發現,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 明白嗎?說完,馬蘭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說了句:還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許偷看 明白,明白,馬蘭嬸子,你去吧!我保證不偷看,張寒嬉皮笑臉道,但他心里卻在嘀咕,不讓弄是因為擔心張德旺發現,但是要不被發現,是不是就能在張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婦呢?張寒并不知道他在張德旺這種大人的眼里,他還是個小屁孩,壓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 不然的話,張德旺能讓張寒摟著馬蘭的腰,還坐在同一個摩托車上? 馬蘭膽子不大,加上這里雜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遠,只在離張寒距離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開了褲腰帶,淅淅瀝瀝地開閘放水 張寒這是頭一回聽這種誘人的聲音,回眸往張德旺停車的方向看,什么也見不到,他的膽子驟然大了,躡手躡腳地朝發出水聲的地方走去 還別說,馬蘭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張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瀝瀝地釋放著,也許她感覺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見張寒一臉壞笑地地盯著她的胯下,一著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 你個猴崽子,滾回去,你不說不偷看老娘嗎?嘻嘻,馬蘭嬸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唄,我還沒見過女人解手呢 張寒嬉皮笑臉道 趕緊回去,要不然村長聽到了你死定了,你個猴崽子膽子太大了,快點,我還沒有撒完呢!馬蘭又急又臊,生怕被張德旺發現 張寒卻笑著說:我不怕村長,我就怕馬蘭嬸你不給我看 聽著這話,馬蘭知道張寒是看不到不罷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廢水淅淅瀝瀝地噴出來 張寒這才嘿嘿笑道:馬蘭嬸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過我還沒有完全看清,啥時候讓我徹底看個夠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婦去 馬蘭說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見張寒小腹下的帳篷還搭著,她又用力捏了一把 喲,疼,馬蘭嬸子,你要我斷子絕孫呀?張寒疼得直咧嘴 馬蘭感覺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動,便對張寒說:這樣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聽馬蘭姐的,馬蘭姐就不虧待你,怎么樣? 張寒見馬蘭讓他稱呼她為姐,還說只要聽她的,就不會虧待他,心里知道馬蘭這是發騷了,想弄馬蘭肯定能成 但是他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說:馬蘭姐,你啥意思呀?馬蘭媚笑道:等下午回來再跟你說,趕緊出去吧!村長要知道你個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 張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帳篷說:好是好,可是,馬蘭姐,你看看,它軟不掉我怎么辦呀?你個猴崽子,就沒有自己解決過嗎?自己放了就軟掉了 馬蘭白了張寒一眼,張寒雄起的帳篷讓她心里直癢癢,但是張德旺還在附近,她想和張寒弄也不敢 放不掉,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勁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給我弄弄試試?是不是我的技術不好呀?張寒用調戲的口吻說道 噗嗤一聲,馬蘭笑了起來,但感覺到了張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誘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腳 馬蘭佯罵道:你個猴崽子,壞透了,回來的時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這事沒人可以幫你 說著,扭頭就往外走 張寒看著她豐腴的屁股和纖腰扭出了草叢,心里一陣得意,他隱隱覺得馬蘭已經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到了下午兩人孤男寡女回來的路上,可能馬蘭根本就不會反抗,只要他主動點,馬蘭肯定會向他投降的 突然,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張寒從草叢里出來后,馬蘭特意將目光瞥向張寒的小腹下,見帳篷已經沒了,意味深長地沖他嫵媚地一笑 然后馬蘭才叫道:德旺,起來了 哦哦……我睡多久了 張德旺迷迷糊糊的醒來 有一會兒了,我跟張寒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趕緊到鎮上好休息 馬蘭搖了搖張德旺 行,咱們上車,一口氣殺到鎮上去 張德旺休息了十來分鐘后,精神頭也來了 說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車 這次,張寒對抱著馬蘭一點羞澀感都沒有了,很大膽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摟緊了她,還特意將手往上移動,直奔那兩處,結果被馬蘭狠狠地掐了一把,咸豬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來 不過,沒顛簸五分鐘,他的小兄弟就又不聽話了,直接膨脹到了最佳狀態 而馬蘭立馬感覺到股間被張寒頂著,一陣陣感覺襲遍全身,而這次,張寒再也不有意識地避開,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還特意配合著顛簸和坡度大占馬蘭的便宜。


   馬蘭明顯也感覺到了張寒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是女人,有空蕩讓這猴崽子鉆呢?況且她又不敢讓前面的張德旺發現。


   于是在這種兩人心照不宣情況下,張寒當著毫不知情的張德旺的面,竭盡所能的占馬蘭的便宜。


   不過,沒過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張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不再弄馬蘭,這讓馬蘭松了口氣,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著回去以后,找個機會和張寒弄一次,反正張德旺這個死人,都不帶有反應的,也不用再擔心。


   秀河鎮位于靈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這鎮上的人們與靈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飲一江水,但因為來往山路崎嶇,來回一趟要一天的時間。


   張德旺的 妹妹在鎮里開了間雜貨鋪,張德旺的兒子和女兒都在鎮上讀小學,兩孩子平時就住在張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時分,三人便到了張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張德旺的妹妹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長的很漂亮,而且鎮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會打扮,顯得洋氣很多。


   在張德旺妹妹家吃過中飯,張德旺便領著張寒上街去給他買衣服。


   張德旺也舍不得給張寒買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攤上給他淘了一身,一條長褲,一件襯衫,加起來花了一百多塊錢。


   盡管沒有多少錢,但這還是張寒頭一回穿襯衫,發現穿著襯衫顯得人五人六的還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脫下來。


   張德旺瞪了他一眼,你個猴崽子現在就穿著了?這得留著你上電視的時候穿,等下讓你馬蘭嬸子給包起來,放在我家里,等電視臺的人來了,自然會給你的。


   好,村長,都聽你的 張寒心想,這衣服是人家掏錢買的,當然應該聽人家的,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這時候,張德旺一臉嚴肅地說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馬蘭嬸子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囑你幾句,你是個爺們,得保護好你嬸子,你嬸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來就收拾你! 張寒保證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不讓我嬸子受半點傷害。


   猴崽子,老子沒白疼你,走吧!你們得盡快回去了,要不然遲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張德旺說著,跨上了摩托車,載著心花怒放的張寒朝他妹妹的雜貨鋪飚去。


   此時,馬蘭也已經從鎮小學看完孩子,回到了張德旺的妹妹家里,見張德旺載著張寒回來,她和張德旺的妹妹便同時從雜貨店里出來。


   張德旺把頭盔拿了下來遞給馬蘭,說道:媳婦,你趕緊跟張寒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馬蘭點點頭,接過頭盔問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還是明天去呀?小紅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著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韓寶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晚上喝幾盅吧!他也老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張德旺的妹妹小紅說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對了媳婦,我給張寒買的衣服放在后備箱里了,先別給他穿,等我安排好了電視臺采訪時再給他。


  張德旺叮囑道。


   行,知道了,張寒,上車,咱們回去吧! 馬蘭說著,先跨上了摩托車,張寒也跟著坐了上去。


   馬蘭對張德旺說: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點回家,我們走了。


   村長,我保證不會讓我嬸子(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出事的,放心吧! 讓張寒有些驚訝的是,這馬蘭騎摩托車比她爺們張德旺都野性,油門踩得呼呼響,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鎮區外面駛去,車尾部煙塵飛揚。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925679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6269690.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092612.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4615674.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7195012.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889076.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800758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9877604.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349166.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217072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hiborderbattle.com/tdysmy/116.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