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dream

跳蛋有什么用 (7) 2021/8/14 9:50:19
aaadream


  閱讀提示: 女友已經去洗漱了,而我剛好晨勃, 也不知道當時怎么了,就像 自慰,結果這一幕被前來叫我起床的準 岳母一覽無余。


  準岳母當時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用勁摔了一下臥室的門,那場景,讓我非常難堪。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我和女友高中同學,當時聯系很少,因考取了同一所大學,所以每次寒暑假 回家就很自然的一道坐車,隨即混熟,我開始對她猛烈追求,最后的手,與泛濫的大學情侶租房同居 生活不同 的是,女友杜絕婚前性行為,我尊重她的選擇。


  大學期間,我們最親熱的舉動也只是牽手。


    工作后稍微好點,女友可以接受親吻,也可以任由我隔著衣服對她 身體進行撫摸,有時憋得難受,我會當著女友的面自慰,一開始她非常害羞,但后來也慢慢習慣了我的下流行為。


    逐漸,我們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雙方 父母也開始張羅我們的婚事,有次周日去女友家玩,因為陪準岳父喝了幾杯,把我給喝大了,所以當晚就沒回家,次日一早醒來,女友已經去洗漱了,而我剛好晨勃,也不知道當時怎么了,就像自慰,結果這一幕被前來叫我起床的準岳母一覽無余。


  準岳母當時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用勁摔了一下臥室的門,那場景,讓我非常難堪。


  口述:自慰被準岳母 撞破我被 退婚自慰女友岳母  上班間隙,收到了女友的短信,說她父母不再同意這門親事,盡管說女友并沒有說明分手原因,但我卻心知肚明。


    對于這種事我不知道該如何認錯,所以堅持對女友好,實話說女友也不想分手,但難抗父母之命,最終我們消耗了幾個月的時間,眼看到手的婚姻就這樣飛走了。


    分手后,我非常受傷,以至于好幾年都沒有再找女朋友,我的頹廢讓父母非常擔心,也非常著急,前幾天,前女友結婚了,新郎不是我,盡管說我沒有去參加前女友的婚禮,但我能感受到內心的陣陣疼痛,感覺人生的希望從此破滅,我甚至連死的心都有。


    我已無心上班,這兩天保持著請假狀態,我不想繼續呆在這個城市,我該逃往何處?  回復博友:  你們退婚的原因一目了然,導致被退婚的原因如下:  一、在準岳母家做那事,是對長輩的極不尊重。


    二、被岳母撞破,她不知道假如你成為她女婿,以后該如何面對你。


    三、她并不了解你和女友的愛情經歷,她能覺得你寧愿自己解決也不碰女友的行為讓人難以理解。


  口述:自慰被準岳母撞破我被退婚自慰女友岳母  婚前接受貞操沒錯,婚前有自慰行為也沒錯,只是你在不該自慰的時候自慰了,這就是你的錯,有些錯誤需要付出代價,那就是終將不可被原諒。


    事已至此,你想不通也要想通,對于一個深愛多年的人一下子從身邊抽離而且成為別人的新娘,不管是從情感層面或面子層面,久久不能釋懷可以理解,但人活著有的時候要敢于面對殘酷的現實,因為生活中終將會有一些不如意的事情,遇事逃避并不能解決問題,而是勇于面對現實并讓自己慢慢看開,重新尋找新的戀情才是良策。


    人們時常會感覺活(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著很累,是因為大多時候,人身上會有很多附帶的責任,大多數人都愿意為自己活一次,但往往會受到負擔責任的牽絆,所以會覺得深度迷失。


    出于本能,你可能不想繼續在家鄉繼續呆下去,但是放棄工作、背井離鄉,不但要面臨前途未卜的忐忑,還要面臨與父母從此分隔兩地的思念,難不成父母給予你二十多年的親情真的抵不過已經過期的戀情嗎?口述:自慰被準岳母撞破我被退婚自慰女友岳母  我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爺們,將腰桿子挺直,任憑有人對你說風涼話,只要你敢于嘗試新的戀情并真心的投入,等到你結婚的那一天,所以得陰霾會自然的在你的心中散去。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完美中不和諧的音符  周圍有很多人羨慕我這個家庭:我是公司主管,事業有成,妻子是老師,溫存賢良,還有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兒,一切看起來是那么和美。


  可這些年來,一種憂傷在我心里徘徊,揮之不去。


    妻子出身于教師世家,從小家教頗嚴,生活的環境也很單純。


  在和我談戀愛之前,她還是一張白紙,什么都沒經歷過,在情愛方面甚至稚嫩得像個孩子。


  但 我就喜歡這種純凈,她像一個水晶蘋果,連心事都是透明的,給我的感覺平和而安寧。


    戀愛的時候,我根本沒想過結婚以后的事情,更沒想到什么床笫之歡,雖然我是一個男人,也還是沉浸在愛情的喜悅里,認為兩個人只要真心相愛,生活就是幸福的。


  但現實總是很殘酷,婚姻由絲絲縷縷的細節構成,愛情也并非全部。


    結婚以來,過夫妻生活對我而言,從來就像是隔靴搔癢,沒有淋漓盡致地享受過。


  新婚之夜,我和妻子是在“貓捉老鼠”中度過,她鬧著不肯脫衣服,我在床上折騰半天,她才就范。


  每次行事,她都不讓開燈,一切在黑暗中進行,事后就把睡衣穿上,所以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看清過她的身體。


  有好幾次,我硬是把她的衣服塞在我的枕頭底下,不讓她穿,可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她又早把衣服穿上了。


  她好像真的不懂什么是男歡女愛,有時無所顧忌地和我在床上打鬧逗趣,我的興致被調動起來,可她翻個身顧自沉沉睡去,我哭笑不得。


  雖然她在性事上不大熱衷,也不主動,但這絲毫未損 我對她的愛戀。


  相形之下,她的冰清玉潔映襯出我的熱烈,反而讓我自慚形穢,好像做了很不應該的事情似的。


  所以,我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欲望,以使自己顯得“高尚”一些。


    這樣的生活一晃六年而過。


  在我有意識的控制之下,我的“性”趣下降,沖動減少,我都覺得自己快成了圣人。


  我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幾年下來,頗有建樹,竟然脫穎而出成為公司主管。


  我對外也維持著好丈夫、好父親的形象,下了班就回家,就算加班也要趕回去吃家里的飯菜,應酬是能推就推。


  同事們公認為我是個“好好先生”典范。


    聽著這些贊美的話,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想想,我也該知足了。


  妻子生性純良,脾氣又好,家里的事從不要我操心,總是親力親為,我怕她辛苦,說找個鐘點工好了,她不愿意,說就喜歡自己收拾。


  應該說,找到這樣的 老婆,是我的福氣。


  何況,我還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兒呢。


    然而,不知為何,每當妻子沉睡,撫著她安靜的面容,我的心里仍然難免漫過一聲嘆息,在身體的某個隱蔽之處,有團躁動,讓我發慌。


    如何邁出難以啟齒的一步  天下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我是時常這樣安慰自己的。


  何況,我對妻子的愛并未抽離,性又算得了什么?但是,老同學 進兵的造訪,像一顆石子投進了我的心湖,攪亂了我自認為平衡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電視,突然接到老同學進兵的電話,他說正好過來出差,想和我見見面,敘敘舊。


  掛了電話,我就和他會面去了。


  幾年未見,他一點沒變,神情間反而多了種春風得意的瀟灑。


  奇怪的是,他旁邊依偎著的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一位年輕豐滿的女孩兒,兩人舉止親熱,一看就知道關系不同尋常。


  我正納悶,進兵朝我擠擠眼睛,毫不隱諱地說:“我的小情人,出差順便帶她來玩玩。


  ”那個女孩也沒覺得什么不妥,嬌媚地沖我笑笑,就當是和我打招呼了。


  雖然,找情人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我也聽到不少同事議論,但總感覺離我非常遙遠,不屬于我的世界范疇,而現在,我所熟知的一個人,竟然就這么攜著他的小情人在我面前昭然亮相,我的感覺很震撼。


    酒過三巡,女孩不勝酒力先回賓館了。


  我迫不及待地問進兵:“這是不是你帶來的小姐啊?”進兵橫了我一眼,說:“你這土老冒,找小姐多掉價啊。


  現在有點身份的,都興找女大學生做情人。


  許多年輕女孩貪虛榮,喜歡錢,思想又放得開,不大會在感情上糾纏,只要給她們足夠的錢,根本不用擔心會鬧到家里去,正適合我們。


  ”  我就像是一個落伍的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聽著他說話。


  看到我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狡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作為一個男人可太虧了!”我尷尬地擠出了幾分笑容,可心里卻像剛剛燒開的一壺水,沸騰不止。


    晚上,我獨行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仍然很不平靜。


  我 原本以為,我的生活就這樣定型了,在時間的消磨下,我漸漸有如僧人入定一般,無欲無求,但進兵的一席話卻像火柴,輕易地點燃了我所有的欲望。


  也許是因為壓抑太久,迫切需要釋放,也許是因為看到進兵如此快活,我的內心得不到平衡,暗夜里,我的眼睛顯得格外發亮,一股灼熱的氣息從丹田處直涌而來。


    欲望一旦開了口,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


  每當想起進兵的話,我就會想到那個年輕女孩豐滿的身形,腦子里充滿幻想。


  我的沖動又頻繁起來,妻子雖然覺得奇怪,但沒問我原因,也從沒對我表示拒絕。


  可我就是不感到滿足,妻子是在配合我,應付式的態度卻總是潑我一盆冷水。


  而且,我向來對她愛護,怕宣泄出來的瘋狂會把她嚇壞的。


    迫不得已,我只能尋思著向外尋求目標。


  為了讓自己坦然,我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這么做只是為了找一個“性伙伴”,我的愛給的仍然是我的妻子。


  如果說找小姐來解決自身需要,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心理上別扭,而且怕萬一染上個病什么的,得不償失。


  但是如果像進兵這樣去找個沒有拖累的情人,又談何容易?  我的頭上還套著“模范先生”的光環,我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上司,我該怎么邁出這難以啟齒的一步?郁悶和掙扎占據了我的身心。


    性愛兩分離各取所需  什么叫機緣巧合?正當我為難之際,有個適當的人選卻在此時闖進我的視野。


    我就職的是家大公司,向來是別的公司希望有業務往來的對象。


   安娜和我素未謀面,而且剛剛大學畢業,她卻直接找到了我,希望和她所在的公司有一些業務上的合作。


  她的大膽作風讓我驚訝非常。


  第二次見面,她就把我約去了舞廳,雖然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她的熱情還是出乎我的意料。


  音樂一起,她就主動邀我跳舞,一點局促都沒有,根本不像是一個涉世之初的女孩兒。


  我開始還放不下臉面,她大方地拖著我的手就上場了。


  曖昧的燈光下,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青春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我真的是要迷醉了。


  我們兩人的目的都表現得這么明顯,我需要她的身體,她需要我幫她拓展業務,簡直是一拍即合。


    認識不到一個月,我就和她上床了。


  如此神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那種肉體上宣泄的快感是我始料不及的,積蓄多年的能量好像一下都釋放出來。


  我一開始就告訴她我有老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從不過問我家里的事,也不隨意打我的電話。


  一般是我有需求了,才去找她。


  她可以說是個完全合乎我標準的情人,既不會破壞游戲規則,也不會在感情上依附于我,我們之間純屬是一種物與性的關系,各取所需,兩不相欠。


    這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妻子被蒙在了鼓里。


  她向來把我當作最好的老公,當然做夢也想不到我在外面有情人。


  我也覺得自己快要瘋了,這根本違背我做人的原則,背棄了我對這個家的承諾,但性愛就是鴉片,一旦抽上了,很難全身以退。


    想想以前多么可笑,每次看到電視里頻頻出現“偷腥”的事情,我就不以為然地對妻子說:“你看這些編劇瞎折騰,生活中哪有這么多破爛事啊!”現在對比下來簡直是個諷刺。


  電視上再出現這些鏡頭的時候,我就心里打鼓,不由自主拿起遙控器換臺。


  人的心里有鬼,總是不能直面自身丑陋的。


    我原本設想得非常好,愛在左,性在右,老婆和情人鎖在兩個不同的軌道,我自由取之。


  但實施當中,性愛分離還是讓我感受到了幾許無奈。


  從性方面而言,在有需要的時候,我對安娜充滿期許,但是一旦完事,我對她年輕的身體就滿含厭倦,恨不得立刻跳落床去,遠遠地離開她。


  實際上,這種心理更多的是出于對自己的唾棄。


  她的身上“功利性”十足,行為方式完全現代派,這類女人向來是我看不起的,但現在我卻迷戀在這種關系里,欲罷不能,我厭惡起我自己。


  從愛的方面而言,躺在妻子旁邊,我感覺非常舒服,但是一旦沖動起來也是我最痛苦的時候,雖然我從未懷疑過對妻子的感情,但并不能阻止我去找安娜。


  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么做到游刃有余,但我明顯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我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灑脫,羞恥和罪惡感始終追隨著我。


    唯一能讓我減輕一點負擔的是,我只是在肉體上背叛了妻子,在精神上我還是忠于她的(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


  而且在大家眼里,我依然是那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片刻的歡愉和痛苦總是共存,人是種卑鄙的東西,習慣一陣子就什么都習慣了。


  不知不覺間,這種“性愛雙軌制”的生活竟然持續了三年。


    日久天長,我對安娜的感情起了微妙的變化。


  我跟她的關系原本就是性的關系,是我所不齒的。


  但是三年的時間,對一個女人來說極為寶貴,這讓我對她多了幾分感激。


  有時候她洗盡妝容,還顯露出未脫的幾分稚氣,我突然覺得有一些痛心,她這么年輕,應該是像花一樣的生命,有美麗的戀愛,幸福的家庭,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我在一起。


  但另一方面,私心作祟,如果安娜離開,我又該怎么適應沒有她的生活?  臨別之際,我希望她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她沉吟許久,臉上泛起我從未見過的憂傷。


  她說:“每個女孩都希望有花戴,而且戴的是最漂亮的一朵,可是當她沒有能力得到的時候,那就只能換種方式,甚至是要付出些代價。


  她沒得選擇。


  ”話里帶著諸多滄桑。


  雖然我們有過最親密的關系,但也許到現在我都不夠了解她。


  從說分手到離開,她都表現得輕松自如,冷然鎮靜,但就在她出門轉身的剎那,我分明看到她眼角垂落的淚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是說一個華麗的轉身,就可以拋之腦后。


  安娜為我打開了性愛的大門,我恣意享受,無從顧其他,而只有當看到她眼角的淚時,我才意識到對她原來也是一種傷害。


  最無辜的是我的妻子,她像一個愛情傻瓜忠貞地守候在我身邊,這種信任讓我倍感心酸。


  安娜把那扇大門關上,我抽身以退,全然回到了妻子身邊,但在隱秘的空間,良知總是從明晃晃的記憶碎片里跳將出來,狠噬著我靈魂的安寧。


    原來,愛在左,性在右,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這種游戲。


  何況,生活之中,性與愛的距離有多遠,誰又說得清呢?歲月垂垂老去,我們各自珍惜。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6927060.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841783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5112714.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2715304.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901169.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312232.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91929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946693.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468350.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755983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youthhostelbangalore.com/tdysmy/517.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