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aflix

跳蛋有什么用 (6) 2021/8/16 20:56:54
tnaflix


海哥忙不迭擺出笑容,連連稱好。


    沒一會兒,瑤姐穿著一襲紫色旗袍,踩著高跟鞋走來。


     陳瑤一過來,惡狠狠瞪 了我一眼,呵斥道,“還不趕緊滾,惹得李姐不快,回頭看我怎么收拾你。


  ”  我知道,陳瑤是想讓我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我剛轉身, 胖女人卻趾高氣昂喝了一聲,“站住,他還不能走。


  ”  陳瑤婉言 一笑,“李姐,何必發這么大的火呢,氣大傷身,跟一個毛頭 小子有什么好計較的,這(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樣,我給您換一個懂事,乖巧的。


  ”  “陳瑤,我可是你們的VIP客戶,每月在你們這里的花銷可不少,你就這樣子敷衍我的?”  胖女人冷哼一聲,不依不饒,即便是陳瑤來了,也沒有賣面子,反而愈發得寸進尺。


    “今天,我就要這小子服侍我,伺候我舒服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  陳瑤笑道,“李姐,這小子第一天上班,技術差,我還是給你找個熟練一點的。


  ”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手指頭指著陳瑤,皮笑肉不笑道:“陳瑤,別給我來這套,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不就是一個媽咪嗎?老娘說的話,你聽不懂是吧,今天誰伺候我都不行,我就是要這小子,不然,我叫人封了你的店!”  一聽封店,我慌了神,停下腳步。


    我完全沒想到才第一天就給陳瑤惹下那么大的麻煩。


    我咬咬牙,上前一步,打算豁出去,為胖女人服務。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讓陳瑤難做。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拽住我的手,沖我搖了搖頭,使了個眼色。


    我 明白他的意思,叫我不要沖動,一切交給陳瑤來處理。


    此時,陳瑤臉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最后徹底沉了下來,冷冰冰 說道:“李姐,今天這單,我就給你免了,以后要想過來玩呢,我也熱烈歡迎,要是想玩花樣,我陳瑤也不是吃素的。


  ”  胖女人愣了一下,接著臉色頓時陰晴不定起來。


    她似乎沒想到,陳瑤居然會為了我這個毛頭小子,得罪她這么一個大客戶。


    最后,胖女人放了幾句狠話,滿臉不爽的離開。


    我以為陳瑤會跟我說點什么,可是并沒有,她很快離開。


    不過在擦身而過的瞬間,我從她的眼神里看出了點什么,仿佛是失望。


    我握緊拳頭,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做,不能夠再給陳瑤帶來麻煩。


    “海哥,剛剛的事對不起。


  ”我向海哥道歉,心里一直過意不去。


    海哥搖頭苦笑,“這事情也怪我,沒有跟你說清規矩,匆忙就讓你上鐘了。


  ”  “會所,不會有事吧?”  我有些忐忑問道,剛才胖女人威脅的話,還縈繞在耳邊。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的。


  ”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后,開始給我介紹會所的一些工作,還有服務內容。


    聽完后,我算是明白會所的真正性質,說的好聽點,是做男公關,說難聽點,就跟胖女人說的那樣,是做鴨。


    整棟大廈,從五樓到 八樓,都是會所經營的,五樓是KTV,六樓是單純給客人全身按摩,不允許做其它事情。


    而 七樓則不同,只要技師愿意,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樓,這里什么服務都可以做,我也參觀了七樓的房間,跟六樓完全不同。


    雙人豪華大床,浴缸,還有數十種情趣用品,都是一些沒拆封過的,各種花樣都有,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那八樓是做什么的?”  我下意識地問了海哥一句,七樓都那么勁爆,對八樓,我心里產生不少好奇。


    海哥神秘一笑,“八樓是專門提供給一些特別客戶的。


  ”  特別客戶?  “皮鞭,蠟油……”  海哥挑了挑眉,簡單說了兩個詞。


    我倒吸一口涼氣,這可不就是另類的那種。


    “放心吧,公司是不會強制員工做事的,除非你自愿。


  當然,七八樓的服務費用,每上一層,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  說到這,海哥忽然一臉凝重,“陳陽,我必須提醒你一句,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上八樓。


  ”  我心頭一震。


    別說八樓了,就算是七樓我都不愿意去,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要是讓我在她身上蠕動,我怎么也提不起興致。


    接下來,海哥又給了我一些視頻,讓我學習,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對于這方面,我似乎很有天賦,很快就學會了。


    第二天,會所開業后,我接到了第二個單子,只不過,這單子有點特殊。


  發生胖女人這件事之后,我有些緊張,生怕這一次的客人,也是什么老女人。


  我心里想著,要是對方又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我要怎么辦?我既忐忑,又焦慮,可我知道,我始終要過這一關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廂門口。


  我深吸一口氣,拎著工具,走了進去。


  可是當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時,我愣住了,瞪大了眼睛,錯愕出聲道,“瑤姐,你怎么在這?”我環顧四周,包廂里,除了陳瑤之外,并沒有其她人,難不成,叫我過來服務的人,是陳瑤?“我聽阿海說,你一直吵著要上鐘?”陳瑤淡淡地說了一句,聲音平緩,沒有一絲起伏,聽不出任何情緒。


  因為之前的事情,海哥怕我再出現情況,所以一直讓我多習慣兩天,可是,我卻急著還陳瑤的錢,而且會所生意火,一直缺人手,我也想彌補之前的過錯,為陳瑤分擔,所以一直主動請纓。


  沒想到,這事情傳到了陳瑤的耳朵里。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陳瑤也沒有在多說什么,而是沖我招了招手,淡淡地說了一句嗎,“還愣著干嘛,放水,伺候我洗澡。


  ”聞言,我心頭一陣蕩漾,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我知道,陳瑤這是要考驗我。


  我連忙走到木桶前,將水放滿,撒上玫瑰花瓣,我記得陳瑤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


  陳瑤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紅色的旗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翹的,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風味。


  陳瑤站在原地,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我替她脫衣服,說真的,這時候我的手,有些顫抖,內心緊張不已。


  旗袍上的扣子很多,解起來很麻煩,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輕微的抖動著,解了半天,也才解開一顆。


  特別是站在陳瑤身邊,她的身體有著一股芳香,很好聞,不斷的傳入我的鼻尖,讓我內心泛起陣陣漣漪。


  陳瑤輕笑一聲,很是直白地問道,“怎么,瞧你緊張的樣子,沒脫過女人的衣服?”我一臉尷尬,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沒脫過旗袍。


  ”陳瑤睨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隨后,自己動手解扣子,褪 下了旗袍。


  旗袍滑落,噗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剎那間,陳瑤完美的嬌軀暴露在了空氣當中,肌膚似雪,白里透紅。


  這一刻,我差點流鼻血了,陳瑤的身材真的很好,特別是現在,只穿著三點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是那種半透明的黑色蕾絲系列,簡直讓人無限遐想。


  看著陳瑤的嬌軀,我起了反應,褲子撐起了一個小帳篷,我暗罵自己無恥,這可是陳瑤,我怎么可以這樣子。


  可這實在怪不得我,陳瑤實在是太誘人了,而且,說句不要臉的話,以前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想著娶陳瑤,長大之后,甚至還做夢夢到過她。


  此時此刻,陳瑤就這樣子站在我面前,我要說心靜如水,那不是扯淡嗎,我可是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


  讓我失望的是,陳瑤脫了旗袍,就沒有繼續下去,這讓我稍稍有些遺憾。


  冷不丁的,陳瑤問了我一句,“好看嗎?”“好,好看!”我下意識的回答。


  “想不想繼續往下看?”陳瑤輕輕一笑,手放在了后背的內衣上,一副欲要接下來的樣子。


  我內心一陣激動,心里狂喊,想啊,想啊,我做夢都想。


  可是,當我看到陳瑤嘴角掛著那玩味的笑容時,我就知道,她是在調侃我呢,我一陣苦笑,“瑤姐,您就別戲弄我了。


  ”“怎么著,瞧不上姐,嫌棄姐人老珠黃?”陳瑤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那模樣,就跟林黛玉似得,惹人憐惜。


  我心里一急,脫口而出道,“怎么會,姐那么漂亮,我……”我急的有些語無倫次,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陳瑤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行了,不逗你了。


  ”說完,她自己走進了木桶里。


  我這才明白過來,自己還是太嫩了,還是上了陳瑤的套,接下來,我打起了精神,準備為陳瑤服務。


  我手握濕熱的毛巾,擦拭陳瑤的背部,輕輕的,掌控著自己的力道,陳瑤的肌膚吹彈可破,我生怕弄疼了她。


  十幾分鐘后,沐浴結束,陳瑤站了起來,嘩啦啦的,水珠從她的身上滴落,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水芙蓉。


  泡澡過后,陳瑤的肌膚上,泛起一顆顆粉紅色的疙瘩,我又用干毛巾,輕輕的替她擦干,隨后,陳瑤躺在按摩床上,閉上了眼睛。


   完事之后,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動作,然后就不見了聲響,李潔還沒有反應過來,公交車內一片亮堂。


  出隧道了!李潔連忙整理好衣衫,低下頭,卻發現那 老頭拿著手機在李潔眼前晃悠著,干涸的嘴巴咄著手指。


  李潔一抹,頓時發現衣服就像是從水里撈上來一樣……李潔目光轉移到老頭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機,心想難不成他 拍照了?!“什么味道啊?”這時周圍一個人忽然捂著鼻子說道,李潔一愣,看向地面,已經多了一灘水,一股清新的味道從地面升騰起來。


  李潔周圍沒有位置,只能往老頭那邊靠了靠,以此擺脫那攤散發著羞恥氣息的印記。


  “小姑娘……跟你男朋友挺好啊?”那老頭見到李潔朝他靠近,頓時滿臉褶子堆在一起,活像一朵綻放的菊花,一雙眼睛瞇成一條縫,咧著嘴說道。


  李潔一愣,然后連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那人早已不見,然后轉過頭,辯解說道:“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李潔最后語塞,說不出話,這種話她怎么說得出來。


  那老頭聽到李潔說的話,眼睛頓時睜大,“不是男朋友?難不成你……”李潔眉頭緊皺,頓時后悔不已,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要辯解,這么一說,不更加顯得自己是一個壞女人?“你想不想知道手機里面有沒有剛才你們兩個人的 照片?”老頭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機。


  李潔徹底慌了,如果那種照片流傳出去了,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前面到站,跟我下去,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給別人!”老頭滿臉邪惡。


  李潔不敢不答應,她只能點點頭。


  中間那一段車程是全段車程唯一沒有站牌的路程,因為太過于地理位置不好,也沒有什么居民樓,所以之前就沒有設置站牌。


  李潔和那老頭下了車,載滿了壓力的公交車再度駛向市區,除了他們兩個,沒人在這偏僻的地方下車。


  這里沒有建筑,只有樹影疏密的山坡,老頭下了車也不顧及什么,拉著李潔就鉆進了山中。


  在離 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那老頭迫不及待。


  李潔扭捏著身子,眉頭緊皺。


  “隨便一個陌生人都可以!還在這裝什么?”那老頭挺著瘦弱的身軀,喘著粗氣,露出大黃牙說著不堪的話。


  沒幾分鐘,那老頭就泄了勁。


  李潔趴著還沒反應過來,就在這時,幾聲拍照聲響起,李潔回頭一看,就瞧見那老頭拿著手機拍照,李潔瞪大了眼睛。


  “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不過現在,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哈哈!”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潔身子一下,然后擺弄著手上的手機,快門聲不斷響起……李潔頓時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騙,整個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腳下碾壓,一股怒氣從腳底沖上腦門。


  李潔站起身,一把躲過那手機,然后狠狠的朝著老頭臉上就是一記響亮的巴掌!李潔整理好衣服,從始至終那老頭一動未動,像是被打傻了一樣。


  這一刻,李潔感受到強烈的自尊!一個女人的自尊!李潔走下了公路,搭上了下一輛公交車,現在已經過去了早高峰,所以空位很多。


  遲到肯定是遲到了,李潔緊張的心態反倒是放松了下來,她坐在座位上,看著還沒鎖屏的手機,圖庫里面一張張圖片,李潔捂著嘴,一股難言的委屈涌上心頭。


  眼眶通紅,帶著咸濕的淚,李潔親手刪除了每一張照片。


  她捂著嘴巴,看著窗外,心里一陣難受。


  下了車,李潔的心態才算好了一些,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潰了,她從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懦弱,對,這一(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切都是因為她的懦弱而發生的!如果當時的她強硬一點,或者聰明一點,就不會上了那老頭子的當。


  李潔調整好心態,然后進入了公司,剛到公司,跟員工打了一聲招呼,她就被 李昊叫進了辦公室。


  這一次,李潔就站在辦公室的門前,沒有再進去半步。


  李昊還是那么的英俊,但是那英俊的臉龐上卻帶著陰翳的神色。


  李昊朝著李潔走來,一把把門關上,然后和李潔面對面。


  “昨天那個男人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你住的地方?”李昊的聲音壓的很低,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


  李潔心有些慌,喉嚨動了動,說道:“他是我的房東……”聽到李潔的解釋,李昊那張陰沉的臉瞬間多云轉晴,嘴角挑起一個迷人的笑容,他用那雙白皙修長的手,幫李潔整理本就規整的衣服。


  “公司覺得我業績好,決定給我提拔一個秘書協助我,底薪一萬五,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說著說著,那雙手就放在了李潔的身上,很溫柔的撫摸著,一點沒有前天那模樣,現在完全是一個彬彬有禮的紳士。


  一萬五……李潔不得不承認她心動了,李昊雖然沒有說明,但是傻子也能聽得出來,這是要做其他事情……“我考慮考慮……”李潔之前還決定做一個有底線的女人,可是面前突然間出現一塊大蛋糕,只需要拋棄底線就可以獲得,她陷入了兩難的境界。


  聽到李潔的回答,李昊眼前一亮,再度靠近了李潔,手伸了出來……李潔當即就打斷了李昊的動作,退到一側,說道:“我說了,我會考慮的,李經理。


  ”李潔把李經理三個字咬的特別重,隨后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李潔回到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還是有些發燙,回想這一天,實在是太過于荒誕了!她對公交車都快有心理陰影了!“李姐,你怎么了?看你很憔悴的樣子?”這時一個聲音在李潔耳邊響起。


  李潔被嚇了一跳,一抬頭,就看見 柳依依那張笑瞇瞇的臉,李潔搖了搖頭,“我沒事。


  ”“李潔!原來我丟了好幾天的戒指是你偷的!?”李潔剛低下頭,一旁的柳依依頓時就大聲叫了起來,整個辦公區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李潔看向柳依依,一臉茫然加驚怒。


  “什么戒指?”李潔看著變臉飛快的柳依依,驚疑不定。


  柳依依從李潔的文件夾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然后舉得高高的說道:“你不用狡辯了!證據確鑿!”“干什們?上班時間!”就在這時,又有一個人插了進來,李潔看去,居然是 劉寬!她感受到了陰謀的味道。


  “劉經理,李潔偷我的戒指!好幾千塊錢呢!”柳依依滿臉委屈的走到劉寬的身邊,聲音那叫一個柔。


  劉寬頓時看向李潔,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火熱,然后十分驚訝的說道:“什么?偷東西?作為咱們企業的員工!你難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著企業的形象么?像你這種有損企業形象的害群之馬,我就應該直接把你給開除了!不過么……”劉寬給李潔拋過來一個莫名的眼神,剛剛被李昊給提示過的李潔哪里看不懂,這意思就是讓她去拋棄底線,然后挽留這個職位。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171725.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990515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308946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08555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693544.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665366.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686424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7790829.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1090791.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2022946.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youthhostelbangalore.com/tdysmy/652.html

THE END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