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衣 誘惑

跳蛋有什么用 (9) 2021/9/17 3:28:54
內衣 誘惑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 回家當老婆,別人(夾逼自慰)都說 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 牛根 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 嫂子


    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還很好,修長的腿,纖細的腰,高聳的傲人,簡直可以迷死人,這樣的女人天天在牛根面前晃悠,要說不動心,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可是想法歸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嫂子,偶爾在深夜做點一個人的活動時心里想想,可剛才看到林蓉那羞人的一幕,牛根暗藏許久的小心思頓時變得愈演愈烈。


    牛根從廁所出來,苗 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林蓉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


  ”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 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  牛根的心頭一熱,林蓉肯定是躲在房間琢磨怎么把那半截黃瓜弄出來!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  “知道了。


  ”林蓉雖然故作鎮靜,可牛根聽著卻聞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味。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  于是他趁機提議,說完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林蓉似乎聽到了外面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


  牛根腳步一頓,幾乎就和林蓉撞到了一起,那早已有著強烈反應的地方正好撞在了她的小腹上面,一時間林蓉只感覺心跳加速,連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有種觸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嗯”了一聲。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站在后面的苗桂花沒注意到這些,反而擔心地問了句。


  這句話也讓愣神的牛根連忙讓了開,從后面看著林蓉穿著水綠色的裙子,走路依舊有些扭捏,他心頭一團火在燃燒,那方面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


    “真沒事。


  ”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


    牛根見狀,忍不住調笑了一句:“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 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浮想聯翩了一陣后,牛根那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將手放了上去,可突然,一聲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連忙伸手拿過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短短一句話給他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


    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剛想開口說“嫂子,我來了”就看到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 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 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 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 的事兒。


  ”在農村,封建思想比較嚴重,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林蓉和牛奮結婚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為了這個,苗桂花天天催他們去鎮上的醫院做檢查,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看到牛根一副做賊的樣,她臉有些羞紅:“小牛,嫂子是個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難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萬別想歪了,我不是那種壞女人。


  ”  這話說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頭,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牛根趕緊點頭道:“我懂。


  ”  “你懂?”林蓉一愣,一雙美眸再次忍不住放到了牛根褲襠那。


    牛根心頭一陣火熱,可臉上卻一本正經地笑道:“沒吃過豬肉,誰還沒見過豬跑?我都這么大了……”聽到牛根這話,林蓉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到了牛根那高高的帳篷處。


    雖然對于嫂子的目光很得意,可牛根更期待另一件事,咳嗽一聲,看了眼林蓉用 被子蓋住的大腿:“那個斷在里面這么久,肯定憋壞了吧?要不……”  話到此處,牛根稍微頓了一下,然后強調道:“嫂子,老話說病不避醫,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你不要想歪了。


  ”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躲在廁所里面玩那 東西,現在自己試了好幾次都取不出來,又不敢讓苗桂花過來幫忙,只能找牛根。


    雖然不久前看到了牛根那大家伙心癢難耐,可真讓牛根幫她,她還是沒那勇氣。


    猶豫半天,林蓉都沒能下定決心。


    牛根心中暗自激動,可依舊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實在不行,嫂子就找塊布,把我眼睛給蒙上,我保證不會偷看!”  “那……那小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不然嫂子就丟死人了。


  ”林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羞紅了臉說著說著頭忍不住低了下去。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牛根一下就激動了起來。


  “小牛,你……你等會伸進去一定要小心。


  小心別……別再弄斷了!”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小的細不可聞。


  這一刻牛根激動的一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嫂子,我知道了。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林蓉兩腿那,牛根呼吸有些急促。


    林蓉也想盡早結束這種折磨,于是稍微遲疑一下就指著床尾處的被子說道:“你掀開被子從下面鉆進來。


  ”“鉆進去?”牛根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從的被子從下面爬了過去,兩只手正好按在林蓉那雪白的大腿上。


  一陣柔嫩和酥麻的感覺迎面而來,還帶著點兒熱氣,香香的。


  牛根感嘆了聲女人的肌膚可真滑,正打算把林蓉的睡衣撩起,看看下面的風景,可這時“啪”的一聲,燈就媳了。


  “嫂子你干嘛呢?”牛根望著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心中難受極了,因為他發現林蓉的睡衣之下根本沒穿內褲。


  剛剛一瞬間,他分明能看到林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區域,看得他興奮不已。


  可現在房間里黑乎乎一片,牛根一下子泄氣了。


  “小牛,你可以用手機……瞧……”牛根這準備開口,林蓉突然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頓時讓牛根又興奮了起來,從褲兜掏出手機,彎腰就鉆進了暖烘烘的被窩兒里。


  牛根打開手機,細心的查看了一下林蓉的那地兒,發現那黃瓜一大片都擋住了,這確實對身體危害很大。


  伸手碰了一下林蓉,他只感覺一陣滑膩的觸感。


  “啊。


  ”牛根之前幾乎都沒跟女人接觸過,現在猛然接觸到女人的身體,忍不住好奇的探了進去,可突然感覺林蓉身子顫抖的叫了聲。


  “嫂子你咋啦?”“小牛你快給我弄,別亂動啊。


  ”她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隱隱的,她下身更加難受了起來,甚至產生了反應……不過牛根跟她之間的關系,林蓉卻只能強忍著,兩只玉腿猛地收緊,呼吸也混亂了起來。


  “嫂子,你放開我手,不然我怎么動啊?”其實牛根正準備幫她將體內的黃瓜拿出來,可她偏偏把腿收住,牛根手一松,那半截黃瓜又縮進去了。


  林蓉連忙又把雙腿張開。


  與此同時,她那美麗的神秘區域又呈現在牛根面前。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別的男人近距離觀察,林蓉的心里也遭受著極大的煎熬。


  她尷尬的擺弄著雙腿,只想讓牛根快點兒結束這荒唐的一幕。


  “小牛,你怎么這么久啊,快點兒啊。


  ”“嫂子你別急,馬上就好了。


  ”雖然牛根挺享受現在的場面,但牛根感覺跟她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渾身不自在。


  果然,牛根正在動作的時候,苗桂花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接著傳來她急匆匆的腳步聲。


  牛根當時大呼一聲糟了,林蓉也緊張的看著牛根。


  “小牛快停下,媽來了。


  ”牛根當然知道這個,趕緊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腳都縮回被子里,身子也縮了進去。


  果然,苗桂花開始敲門了。


  “小蓉,你在屋里干嘛呢,這么大動靜。


  咯噔一聲,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窩兒里,林蓉哪里敢應聲?  她閉著嘴,牙齒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誤以為她睡著了,盡快離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 她說


    苗桂花喊了兩三聲,見房間里沒有動靜,真的以為林蓉睡著了,搖頭嘆了口氣,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們娘倆兒明天再聊……”  聽到這話,林蓉總算是暗暗松了口氣。


    可是林蓉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話只說了一半,她那口氣還沒有徹底松下去,就聽苗桂花又道:“我現在去找小牛嘮嘮。


  ”  噗!  一瞬間,不單是林蓉,就連藏在被窩兒里的牛根也差點兒被嚇出心臟病,當場就不行了。


    “媽,你別走!”  驚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發現牛根不再肯定還要再跑 回來把她喊“醒”,那時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腦子一熱,她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來你沒睡著啊。


  ”  伴隨著吱呀一聲脆響,苗桂花推開了房間的門。


    “我……”林蓉緊張道:“我本來睡著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  “既然醒了,那就先別睡,媽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燈打開。


  ”苗桂花笑道。


    林蓉這時候哪里敢開燈,連忙找借口說道:“媽,我現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嗎?”  這個燈林蓉可不敢輕易開,現在房間里烏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開了門,也看不見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開燈,就算牛根藏在被窩兒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塊頭,貓在被窩兒里像個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東西。


    “抱孫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耽擱?剛才大牛給我來電話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嘮幾句,你睡得著,媽可睡不著……”  說著,苗桂花不等林蓉開燈,自己就摸黑走過去,找到開關輕輕一按,一下子把房間里的燈給打開了。


    “媽,你別……”林蓉想攔,卻還是晚了一步。


    燈光亮起的剎那間,林蓉顧不得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趕緊撐起自己的雙腿,一邊一個,把兩條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壓。


    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窩兒里拱起來的那個蒙古包壓得小一點兒,再小一點兒,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懷疑。


    可她卻沒想到,牛根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動人的風景線。


    聞著林蓉身上散發出的體香,牛根一陣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怪只怪牛根的體格太好,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塊頭,再怎么往下壓也于事無補。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發現了異樣,眉頭突然一皺,頓時面露驚色,伸手指著床上的那個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這么高干啥?”  “我……我……”  隨著牛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受到他那呼出的熱氣噴在腿上,林蓉頓時有些受不了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雖然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可臉卻紅的滾燙。


    “你不舒服?臉咋又紅了?”  何止是臉,林蓉現在連耳根子都紅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進被窩兒里。


    “我……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兒疼。


  ”  林蓉既緊張,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然后轉移話題道:“媽,你剛才說,要找我聊抱孫子的事兒?”  “沒錯!”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臉色一肅,把疑惑的目光從蒙古包上移開,幾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來。


    “那你趕緊說,我現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


  ”林蓉紅著臉催促道。


    苗桂花搖頭嘆了口氣,猶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結婚都快兩年了,肚子卻始終沒個動靜,村里人都說……”  “我的身子沒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說出口,她就矢口否認,可被牛根那熱氣呼著,渾身卻變得更加難受。


    早在兩個月前,林蓉和牛奮就去鎮上的醫院檢查過,是瞞著苗桂花偷偷去的,檢查結果表明,問題出在牛奮身上。


   因為穿著跟氣質都不一樣,昨晚的 小菇見人總是笑嘻嘻的,一副輕浮樣,而面前的小菇不茍言笑,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盧畊弘之前才沒 認出她來。


  現在認出了,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也不敢貿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 陸勝今交代完事,終于注意到盧畊弘了。


  見盧畊弘在盯著她看,她眉頭就蹙了起來,應該是認出盧畊弘來了,開口卻是問陸勝今:“他是誰?你們在聊什么?”這陸勝今跟盧畊弘就職的公司的副總洪韜有私交,要不是胡偉明弄的那東西太難看,他也不會打回去。


  現下的機會,說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撐著。


  所以被問時陸勝今也有點慌,忙說:“哦,這是藍色閃電的設計師,我們聊的是宏文的策劃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說不行嗎?我讓他們趕了另一個版本出來,應該沒問題了。


  ”小菇可能只是認出盧畊弘是 電梯里的人,沒認出盧畊弘昨晚跟她碰過面,或者說她不想承認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盧畊弘不順眼的模樣,直接說:“換人吧,不用看了,他們做的案子簡直連邊都沒沾上。


  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扔了吧。


  ”盧畊弘忙了個通宵趕出來的東西就這么被否決了,剛剛陸勝今還說不錯呢,所以他很是不滿,站起來說:“小……這位……老總。


  ”他本來想叫 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臨時改口,覺得她的職位應該比陸勝今高,于是叫她老總:“你看都沒看過我的案子,怎么能這么草率就下結論呢?”盧畊弘挺生氣的,著急之下口水都噴出來了。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 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 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誰,沒面子給的意思咯?出來賣的裝成她這樣,還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強迫似的,不知情的還真會以為她是朵純潔小花。


  盧畊弘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簡直沒了理智,哼聲說道:“既然你說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給你看。


  ”他酒勁還沒過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對這種事很無所謂,一沖動就控制不住,撲過去就按著小茹撕,也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沒問題了。


  小菇挺會裝的,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不停尖叫求饒,盧畊弘卻不管她,把她轉過來。


  誰知就在關鍵時刻,“啪”的一聲輕響,電梯里的燈光全滅了,電梯也停止了運行。


  黑燈瞎火的,小菇“啊”的一聲,然后一掙,從他懷里出去了。


  盧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到這是個密封的空間,她跑不掉,就沒追。


  他嘗試按了幾下按鈕,一點反應都沒有。


  盧畊弘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但也猜到肯定是停電了。


  正想按緊急按鈕,剛碰上他就猶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現在這樣不是更方便報仇?于是他到處摸,想把小菇抓過來操作一番再說。


  誰知盧畊弘剛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陣恐懼至極的尖叫,比之前盧畊弘冒犯她還激烈幾倍。


  盧畊弘耳膜讓她震得嗡嗡作響,酒都嚇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異,盧畊弘試探著問她說:“你怎么了?”“你別過來,離我遠點。


  ”小菇非常的喘,聲音發顫,很害怕的樣子。


  盧畊弘摸出手機一照,見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團,身體瑟瑟發抖。


  盡管秀色可餐,盧畊弘卻無心欣賞,因為他已經酒醒了。


  這會兒想到之前的沖動,他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這事要真辦了,按伍葦靜的說法,沒幾千塊自己還能走嗎?見小菇很不對勁,盧畊弘又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他 把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小茹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


  我喝酒了,所以才會那樣。


  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說著他示好的拍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卻又覺得好笑,自己犯得著對一個坐臺的這樣嗎?她應該是在演戲吧?小菇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微微抬頭看盧畊弘一眼,然后靈蛇吐信一樣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過去把身子包起來,接著還蜷成一團。


  盧畊弘皺眉看她,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盧畊弘還是看到她臉上的淚痕,還有那驚恐過度的表情,這不像演戲呀!而且,之前自己那樣對她,她都沒哭。


  怎么停個電,她反而哭了呢?這里面有古怪。


  就在這時,手機亮屏到時自動關閉了,電梯里又變成一團漆黑。


  小菇的尖叫聲隨著黑暗的到來又響了起來。


  盧畊弘難受的閉眼承受,卻聽止音的小菇帶著哀求的語氣跟他說:“你能不能一直開著手機?”“為什么?”問完盧畊弘還是把手機屏幕按亮了,接著開鎖打開手電功能。


  手電功能一開,電梯里頓時亮了許多。


  小菇抬頭看著光源,再往四周掃視,聲音發顫的跟盧畊弘說:“我有幽閉恐懼癥,不能長時間呆在封閉的空間,要不然會緊張,呼吸困難。


  你快打電話叫人來幫忙,我要出去。


  ”盧畊弘恍然說道:“我已經按緊急按鈕了,應該很快就有人來。


  ”“你是豬啊?你就不能打電話叫人嗎?那樣不是更快?”她說的話雖然強勢,但聲音更像是撒嬌,哀求。


  盧畊弘贊同的點了點頭,怕她出事賴在自己頭上,心里對她的奇怪表現也有些發毛,倒不怕她出去后報警,因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撥了電梯里的緊急號碼,誰知一直沒人接。


  打著打著,突然手機響起沒電關機的聲音,盧畊弘看著一愣,跟她說:“沒電了。


  ”“我知道。


  ”這次她倒沒叫,但害怕的語氣非常明顯,又縮成了一團。


  盧畊弘安慰她說:“別怕,有我在呢,檢修的應該很快就來了。


  ”男人對女人天生就有保護欲,盡管盧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我三歲那年,我父母親在一次乘船事故中不幸喪生。


  哥哥與我相依為命。


  日子雖然過的很堅信,卻因為有了哥哥的關愛,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


  沒想到,十二歲那年,一場礦難又奪走了我唯一的親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時候,嫂子剛剛嫁到我家沒過多久,就有人給嫂子說媒,對方是一個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錯,人也結識。


  嫂子問了一句,帶著 康明行嗎?那個穿紅戴綠的媒婆就再也沒有登門了。


  此后,又有幾家相繼來說媒,嫂子始終只有一個要求,帶著康明可以,不然不行。


    嫂子是殷實人家的女兒,當然嫁給大哥時,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對,甚至要和她斷絕關系,可是嫂子仍然嫁了過來,她看重的是我大哥的人品。


  大哥去世后,嫂子沒少受娘家人奚落,逼她早點改嫁,她那蠻橫的弟弟甚至揚言要燒了我們的房子。


  嫂子還是那句話,改嫁可以,必須帶上康明。


  嫂子,等 我畢業了我就回來 娶你(2/2)  盡管嫂子美麗賢惠,可是誰家又愿意她拖個累贅過去?她的家人氣的直跺腳,再也沒有往來。


  嫂子在一家毛巾廠上班,一個月才一百多塊錢,有時廠里效益不好,還用擠壓的劣質毛巾充工資。


  那時我正念初中, 每個月至少得用三四十塊。


  嫂子從來不等我開口要錢,總是主動問我,明明,沒錢用了吧?一邊說一邊把錢往我衣服里塞省著點花,但該花的時候不能省,正長身體,多打點飯吃。


  我有一個專用的筆記本,上面記載著嫂子每次給我的錢,日期和數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長大掙錢了,一定要好好報答我嫂子的養育之恩。


    中考之前,我對嫂子說,嫂子,我報考了中專,可以早一點出來工作。


  嫂子一聽,憤怒的看著我,你怎么能這樣,你將來要考大學的。


  不行,得給我改過來!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說的拉我去找老師,硬是把志愿改了過來。


  我順利的考上了縣里重點高中,嫂子得知消息, 做了豐盛的晚餐慶賀明明,好好讀書,給嫂子爭口氣!嫂子說的輕松,我聽得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紅著眼睛回來的,我問她怎么了?嫂子沙啞的說了聲沒事兒,剛才讓沙子撞進了眼睛了。


  說完趕緊大水洗臉。


  第三天,她弟弟娘家人過來諷刺她我才知道,嫂子為了給我籌集學費,去向娘家人借錢,被娘家人趕了出來。


  看著嫂子還有些浮腫的眼睛,我說嫂子,我不念書了,現在文憑也沒那么重要,很多工廠對學歷沒什么要求···還沒等我說完,嫂子一巴掌打了過來,不讀也得讀,難道像你哥一樣去挖煤啊!嫂子朝我大聲吼來。


  她一直是個很溫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見她發火。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那段時間嫂子總是回來的很晚,每次回來都拎著一個大的編織袋,疲憊不堪。


  我問她袋子里裝的什么,嫂子總是不給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學家取書,遠遠的看見路燈下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面前鋪著一塊白布,上面擺滿了鞋襪,針線頭什么的。


  是嫂子。


  我沒過去揭穿她。


  我遠遠的看見她時而躬著身個別人討價還價,時而把零碎的錢理了又理。


  昏暗的燈光下,嫂子的眼里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十一點半,嫂子才提著編織袋回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一臉疲憊,卻綻放笑容。


  看見我在桌前看書,走過來摸摸的頭,明明,餓了吧?嫂子這就給你做飯去我背對著她點了點頭,不讓那個她看見我眼里盈滿的淚水。


  那天晚上,嫂子暈倒在廚房里。


  我聽見轟隆一聲就趕緊沖進廚房,她側躺在地上,臉色蒼白。


  我背著她上了醫院。


  醫生說嫂子是因為營養不良引起的貧血,加上勞累過度才導致的昏迷。


  我要在醫院照顧她,被嫂子轟了出來快回家讀書,就要開學了,高一是關鍵的一年。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嫂子住了一天的院就回家了,臉色仍然蒼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著那只編織袋去擺地攤。


  我實在忍不住,跑過去一把將編織袋奪了過來。


  她似乎知道了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微笑著對我說,明明,還差一點,再掙一些就夠了。


  說完輕柔的從我手里拿過編織袋,斜著肩膀走進夜色。


  靠嫂子每晚幾塊幾毛的掙,是遠遠不夠支付學費的。


  嫂子向廠里哀求著預支了三個月的工資,還是差一點,她又去血站賣血。


  嫂子本來就貧血,抽到300CC的時候,護士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張的拔了針頭。


  這些嫂子都不曾說過,是后來那位護士----我同學的姐姐說的。


    嫂子親自把我送到學校,辦理了入學手續,又到宿舍給我鋪床疊被,忙里忙外。


  她走后,有同學跟我說,你媽媽對你真好我心里涌過一絲酸楚,那不是我媽,是我嫂子。


  同學們唏噓不已,有人竊語有這么老的嫂子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家離學校很遠,每個月我才回去一趟。


  每次回去,嫂子都會準備豐盛的飯菜招待我。


  臨走還做好多的菜,裝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告訴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后吃。


  每次都是看著客車走遠了,嫂子才放下揮動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發現嫂子又比上次蒼老了很多。


  發現她頭上竟然有了白發時,我上高二。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為了供我讀書,嫂子不單在外面擺地攤,還到紙箱廠聯系了糊紙盒的業務。


  胡一個紙盒4分錢,材料是紙箱廠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見她在燈光下一絲不茍的糊著,我說嫂子,我來幫你糊吧!嫂子抬起頭望了我一眼,額頭上的皺紋像冬天的老樹皮一樣,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澤的黑發間,赫然有幾根銀絲參差著,那么醒目,像幾把刀子,鋒利的插在我的心頭。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讀書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緊沖刺,給我爭口氣。


  我使勁的點點頭,轉過身,淚水像潮水一樣洶涌。


  嫂子,您今年才二十六啊!  想起嫂子剛嫁給大哥那會,是那么年輕,光滑的臉上白里透紅,一頭烏黑的秀發挽起,就像電視里掛歷上的明星。


  我跑進屋里,趴在桌上任憑自己的眼淚撲簌簌的直落。


  哭完,我拼命的看書、解題,我告訴自己即使不為自己,也要為嫂子好好讀書。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我以全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學。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嫂子買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長長的一溜鋪在地上,像紅色的火龍。


  嫂子點了一支香,遞給我明明,你去點鞭炮吧!我接過香,就像接過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里啪啦的鞭炮聲引來了四鄉八鄰的人們。


  那天,嫂子的爹娘和弟弟也來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見他們,就跑了過去,撲在她母親的肩上,失聲痛哭~~  晚上,五個人圍在一起吃飯。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說康明,你真該好好讀書。


  我挨個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誠的感謝他們給了我一個好嫂子。


  最后敬的是嫂子,她站起來,笑著說明明,我們是一家人,別跟嫂子客氣,啊!大學里的生活和學校比高中輕松多了,每年我都以優異的成績獲得獎學金和助學金,而且,還有很多課余時間去打工,半工半讀,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的錢。


  嫂子卻仍然每個月寄錢給我,要我吃飽穿暖,注意身體。


  某一天我對著記載著嫂子每次給我錢的筆記本的時候,突然恨起自己來,嫂子給予我的,豈是一個本子可以記載的?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個耳光,將筆記本撕得粉碎。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大三沒念完,我就被中關村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將消息告訴嫂子時,她激動不已,在電話那頭哽咽著好好,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也不用再為你操心了~~康英這下也可以安息了~~我突然迸出一句嫂子,等我畢業,回來娶你!嫂子聽完,撲哧一聲笑了明明,你說什么混賬話,將來好好工作,爭取給嫂子討了北弟媳回來我倔強的說不,我只要娶你!嫂子什么都沒說的掛了電話~~  終于畢業了,我拿著公司預支的薪水興高采烈的回到家里時,嫂子已經備好了飯菜,只等我回來。


  飯桌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


  看見我回來,嫂子說康明,來,快叫張大哥,嫂子以后就跟著她過了···那個男人站起來,和我握了手,一邊嘖嘖的說真不簡單,大學生呢!我和他只握了兩秒鐘,就跑到房間里去了。


  那天晚上,我沒有吃飯。


  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問嫂子,為什么,你為什么不給我照顧你的機會?&rdquo(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過沒多久,嫂子就和那人結婚了。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隱約聽見她對別人說,看,這就是我弟弟康明,名牌大學的大學生呢!在北京工作的!言語之間透著自豪。


  后來,因為工作繁忙,我都不能時常回家,只能將每個月的工資大半都寄給了嫂子,可每次嫂子都是如數退回。


  她說: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費什么,到是你,該攢點成家立業才對。


  還時不時給我寄來家鄉的土特產,說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業,等嫂子老了的時候,就到你那里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首都北京,到時你可別不認老嫂子啊!我眼淚就像洪水一樣泛濫開來,心想我親愛的嫂子,沒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弟弟怎么可能忘記您呢?   閱讀提示: 準媽媽 李小璐昨日微博曬起了幸福,這次的幸福源于 婆婆悉心照料,在家 待產的李小璐透露婆婆把自己“疼的 沒邊兒”,中午為李小璐做了一桌子 好菜


  晚上,李小璐再次發微博,表示要和婆婆一起包 韭菜盒子,顯然是一對“模范婆媳”。


  李小璐微博傳圖  準媽媽李小璐(微博)昨日微博曬起了幸福,這次的幸福源于婆婆的悉心照料,在家待產的李小璐透露婆婆把自己“疼的沒邊兒”,中午為李小璐做了一桌子好菜。


  晚(兩根一起插進去)上,李小璐再次發微博,表示要和婆婆一起包韭菜盒子,場面溫馨甜蜜,顯然是一對“模范婆媳”。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8236175.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1062231.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994350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532581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20383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76491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6391529.html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7522769.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1760050.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7244373.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tdysmy/785.html

THE END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