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oralivextremevenusvacationmisaki

性爱工具 (25) 2021/8/3 10:48:05
dead or alive xtreme venus vacation misaki


说着,我来到电脑前再次操作了起来,原来刚才的病毒并没有清除干净,还自己跳转到了那种不良页面,很快,我把问题处理好,并全面查杀了一遍病毒,确认无误后,转身说道:你这个电脑防护能力太弱了,系统还是Win9版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然我明晚七点过来给你安装一个新系统吧,防护能力更强些。


   行... 李哥,麻烦你了。


  听到我的话, 楚潇潇当即 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我和她寒暄几句,便回到了自己家中。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楚潇潇化身我的女仆,,抓着我的肩膀,还发出一声声悦耳的声音,等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裤子已经不能再穿了,但我的脑海里却依旧浮现着楚潇潇那个时候的样子,心里也渐渐期待起来。


   在这种磨人的煎熬中,我终于等到了晚上七点,上楼如约按响了楚潇潇的门铃。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轻轻一推,便是门户大开,而且里头的景象瞬间让我血脉喷张,身下某处也不由起了反应...... 没想到,楚潇潇竟然当着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对着我,正缓缓套上自己的 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见她那浑圆的臀部,在黑色蕾丝边的衬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这一幕,让我大脑瞬间充血,嗡嗡直鸣,心中更是燥热难耐,无数次念想着直接冲上前去,好好教训教训她! 可就 在我胡思乱想的空档里,楚潇潇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转身过来看到我的那一刻, 忍不住惊叫一声,俏脸蛋儿上更是瞬间爬满了红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转过身来,风景彻底映入我的眼帘,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觉得呼吸困难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再这样下去,我都感觉自己会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潇潇已经反应过来,赶紧躲进卧室,并反锁上了房门,大概过了二三分钟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换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对来说比较保守,哪怕我穷极 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窥见里头的美妙风光! 抱...抱歉....我看门是开着的,以为你...在这种无比尴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动干咳一声道。


   没...没事,本来我就是给你留门的,但我没想到你来的会这么准时....依旧满脸通红,楚潇潇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发上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刚好口干舌燥,毫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但稍微一迈开脚步,我便哎呦一声叫唤了出来,连我自己都没 意识到,在之前连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应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么一动,更是如同针扎,难受不堪,偏偏这时楚潇潇转过头来,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滞,嘴里还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咦。


   其实楚潇潇这幅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打出生开始,我这儿就是数一数二的,伴随着年龄成长更是 发生了质的改变,更别说经历之前的连番刺激,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情急之下,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来到卫生间,打开灯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凉水洗了几把脸,希望借此平复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过于强烈,不管我思绪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隐约间我还听到吱的一声,貌似是裤子已经发生了些许崩裂,在这种关键时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这是楚潇潇的贴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条粉色蕾丝贴身裤子,我忍不住将其拿起,没想到上头还有些温度,显然,这是刚刚楚潇潇洗澡换下来的,隐约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就是这种味道,让我全身血脉高速运转着! 鬼使神差的,我将衣服放在身下,脑海中幻想着楚潇潇那个时候的样...... 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赶紧拿开.... 发泄完毕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还有些飘飘然起来。


   当然,遗留的问题也被我处理干净,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脑子里蓦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没想到,楚潇潇竟然当着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对着我,正缓缓套上自己的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见她那浑圆的臀部,在黑色蕾丝边的衬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这一幕,让我大脑瞬间充血,嗡嗡直鸣,心中更是燥热难耐,无数次念想着直接冲上前去,好好教训教训她! 可就在我胡思乱想的空档里,楚潇潇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转身过来看到我的那一刻,忍不住惊叫一声,俏脸蛋儿上更是瞬间爬满了红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转过身来,风景彻底映入我的眼帘,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觉得呼吸困难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再这样下去,我都感觉自己会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潇潇已经反应过来,赶紧躲进卧室,并反锁上了房门,大概过了二三分钟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换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对来说比较保守,哪怕我穷极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窥见里头的美妙风光! 抱...抱歉....我看门是开着的,以为你...在这种无比尴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动干咳一声道。


   没...没事,本来我就是给你留门的,但我没想到你来的会这么准时....依旧满脸通红,楚潇潇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发上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刚好口干舌燥,毫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但稍微一迈开脚步,我便哎呦一声叫唤了出来,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之前连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应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么一动,更是如同针扎,难受不堪,偏偏这时楚潇潇转过头来,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滞,嘴里还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咦。


   其实楚潇潇这幅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打出生开始,我这儿就是数一数二的,伴随着年龄成长更是发生了质的改变,更别说经历之前的连番刺激,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情急之下,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来到卫生间,打开灯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凉水洗了几把脸,希望借此平复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过于强烈,不管我思绪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隐约间我还听到吱的一声,貌似是裤子已经发生了些许崩裂,在这种关键时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这是楚潇潇的贴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条粉色蕾丝贴身裤子,我忍不住将其拿起,没想到上头还有些温度,显然,这是刚刚楚潇潇洗澡换下来的,隐约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就是这种味道,让我全身血脉高速运转着! 鬼使神差的,我将衣服放在身下,脑海中幻想着楚潇潇那个时候的样...... 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赶紧拿开.... 发泄完毕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还有些飘飘然起来。


   当然,遗留的问题也被我处理干净,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脑子里蓦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万万想不到,现在的楚潇潇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由于她此前是穿着短裙小兔兔套装,本身露出的地方就比较多,加上先前一番剧烈挣扎,这件套装几乎是脱离了她的 身体,就连胸前纽扣也崩裂了几颗,如果不是还有一件粉红色上衣作为最后的狙击,恐怕大好春光便会彻彻底底沦陷在我眼前! 当然,最具冲击力的一幕还是她身下那抹精绝妙景致,没了短裙的遮盖,大长腿径直显露在了我眼前,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升起一股冲动! 在这种极度刺激下,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有些眩晕,手心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思绪早已神游天外。


   几乎迟钝半分钟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一咬舌头,将游离在外的心神拉了回来,与此同时,床上的楚潇潇依旧是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还将自己的玉腿蜷缩了起来,娇躯更是香汗淋漓,不明就里的,那样子就好像是刚和我好过一样! 很快,楚潇潇发现了我的到来,但她没有意识到我会来的如此之快,在稍微发愣后,还是咬着银牙,强作镇定道:李...李哥,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我肚子突然痛的厉害... 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我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我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楚潇潇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益智故事),偶尔还会自我安慰,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李...李哥,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楚潇潇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没事的,你也别这么紧张,这只是简单的痛经,基本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


  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我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了一番,旋即说道,按不按随你,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客厅给你烧些热水,到时候你喝了一样能缓解下来,只是时间长些,可能还要痛苦上一阵子。


   此刻的我,已然是医者父母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毫无杂念的,而楚潇潇在我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没有性别上的区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听到我的解释后,楚潇潇确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可终究,她还是没有抵御住那种时不时涌来的痛意侵袭,在羞涩中,她缓缓将头点了下来,并道:李...李哥,你下...下手吧,到时候轻点就行,我怕疼.... 尽管我已经将楚潇潇当成了一位病人,但看到她那种含羞的目光,还有几乎乞求的语气,我内心还是止不住兴奋起来...... 不过,楚潇潇的话还是让我一阵好笑,我可是专业的按摩师,平时中医养生馆里头主营的就是按摩业务,遇到她这种情况的可不再少数,基本每个女人在我的一番拿捏之下,都会蜿蜒九转,轻哼连连,搞不好其中一半回家后都会留有念想,又怎么会疼呢? 当然,最终我还是摈弃了这种杂念,转而拿捏活动着手指,开始了准备工作,很快,我将身子蹲了下去,瞬间,一股少女独有的芬芳涌入我的鼻息,这是一种淡淡的奶油味,让我整个人的血液流通都有些加速了。


   深吸一口气,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亢奋状态,继而将目光落在了楚潇潇的小腹之上,线条玲珑,肤若凝脂,几乎没有一丁点儿赘肉,而且如初生婴儿那般滑嫩异常,甚至在灯光的映衬下泛起了琉璃的光芒,简直和动漫里头那些少女人物有的一拼! 好似品一块美玉,点一杯香茶! 真正仔细观察起来,无一不让我胆战心惊,激动不已,内心的期待感更是快要爆棚! 要知道,此前我可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肌肤,哪怕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与之对比下来都会黯然失了颜色! 当然,现在的楚潇潇也不过18岁,正如花似玉的年纪,可在她身上,我却能感受到一股不一样的气质,正是因为这种吸引,我才会在第一天对她一见钟情,继而引发如此一系列事情,至少到如今为止,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当的! 李...李哥,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阵功夫内,楚潇潇突然开始催促了起来。


   好...好,我现在就开始...闻言,我赶紧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揉搓了几下双手,待到手掌微热后,便是齐齐按在了楚潇潇的小腹肌肤上... 嘶— 夜深了,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睁开眼睛,看到晨雾中有几头 野猪将两人围住。


  “ 队长!”骆冰轻声说,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 赵丰年。


  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两眼通红,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立即清醒了。


  “骆冰,怎么办?”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疼痛消失,立即说:“队长,我的脚好了,拿起枪,我们慢慢站起来。


  ”“好的!”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


  两把猎枪举起,对准面前的野猪,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河道上,草丛中,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露出弯弯的獠牙。


  “队长,以小河为界,我对付河这边的,你对付河那边的,刚好每人三头。


  ”“好,听你的!”“把子弹装好,等它们再上前两米,我们就同时开枪,动作要快。


  ”“好!”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


  突然,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猛扑过来。


  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


  砰!子弹 打中野猪的脑门,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头野猪毙命,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


  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 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


  砰砰!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枪法准到暴。


  这时,骆冰回过头来。


  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双方像是如临大敌,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向赵丰年猛扑过来。


  砰!骆冰转身开了一枪,一头野猪应声倒下,另一头没事,继续冲过来。


  砰!紧接着,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但没打中,野猪冲得更猛了。


  砰!骆冰补了一枪,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野猪中枪滚到一边。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怎么回事?这时,骆冰的枪没子弹了,夺过队长手里的枪,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


  砰!射程太远,没打中,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


  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从血泊中站起来,咬向他的手臂。


  千钧一发!赵丰年无暇思索,后退已经来不及,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


  嗞!眼珠迸裂,飞溅出来。


  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到地上。


  啪!骆冰又补了一枪,那头野猪中了两枪,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


  这时,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


  险象环生!赵丰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惨痛的选择。


  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


  卧槽!顿时,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


  砰!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彻底断气。


  这时,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额头直冒虚汗。


  “队长——”骆冰扔下枪,蹲到队长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裤,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无比!“队长,挺得住吗?”骆冰眼睛惊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没事。


  ”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地响。


  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野蛮而惨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这时,山雾散尽,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在树叶上折射光芒。


  “队长,我背你回去!”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


  她身体负重,明显后退了两小步。


  “不行,骆冰,放我下来。


  ”骆冰咬咬牙,说:“队长,我能行。


  ”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


  突然,她脚下一滑。


  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


  “队长,你没事吧!”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


  骆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


  她听到队长的心脏“砰砰”地跳,声音跟打鼓似的。


  这时,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趁机把队长拿下!想到这,骆冰的脸燥热起来,开始对赵丰年下手。


  “队长,你其它地方没事吧?”呃?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细细娇喘,问完这句话,她贝齿轻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这是要干什么?“没事。


  ”赵年年回答。


  “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


  ”骆冰像没听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


  不要!赵丰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太不是时候了吧!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


  不行!赵丰年睁开眼,猛然抓住骆冰的手,说道:“骆冰,你,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我在这里等你。


  ”骆冰尴尬地笑了笑,说:“队长,我还是背你走吧!”说着,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在他身边蹲下,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


  骆冰站起来,双腿微微打颤,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


  走出密林,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立即喊过来帮忙。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杨老松,一个叫张大山,都是三十多岁了,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所以认得。


  两人也认出赵丰年,所以轮流背他下山。


  最后,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


  “两位阿叔,谢谢你们了!”“不谢,不谢!”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救了村长一次,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队长,你等等,我去村里叫医生来。


  ”“不用。


  ”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她沈瑞雪就是医生,不用去叫村医。


  果然,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的手机响了,是沈瑞雪打过来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贫困户家里。


  ”“快回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被野猪咬伤了!”“什么?”对方挂掉手机,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


  “赵丰年,你没事吧?”沈瑞雪气喘吁吁,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


  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


  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时,骆冰对沈瑞雪说:“队长我就交给你了,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骆冰,辛苦你了!”赵丰年苦涩地说。


  “队长,你好好养伤,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


  ”“好,你小心点!”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


  “你要干嘛?”“你被野猪咬了,我给你打一针。


  ”“不要!”赵丰年大声说,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


  “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下来。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沈瑞雪觉得可笑,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竟然怕打针,太离谱了!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然后动(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手扯下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别动!”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举起药针刺下去。


  “阿妈,救我!”赵丰年一声惨叫,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好了,自己把裤子拉上去。


  ”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


  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愤慨,自己还没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等他腿伤好后,绝不会放过她。


  …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每人付两百元,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


  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


  她就是骆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闺蜜,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 顾欣怡


  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


  下面是一条窄裙,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线,露出来的小腿,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笔直而修长,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也是少见,真是人间极品呀!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来的,全部是你的了!”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所以脸上带着笑容,客气地说。


  “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顾欣怡摇摇头,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骆冰脸色一沉,说:“不要吗?”“我最多只能要两头,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


  ”呃?要我去卖肉,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骆冰冷冷地说,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大声说:“师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货车司机一愣,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35元卖给他,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肯定能对半赚,暴利呀!“好,我要了!”货车司机爽快地说,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


  “326斤。


  ”货车司机报数说。


  “师傅,你也别称了,平均一头320斤,一共是5头,1600斤,56000元。


  ”骆冰心算相当利害,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


  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又急又气。


  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而是跟她过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用得着气到现在吗?再说,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经报了一箭之仇,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冰冰,你疯了,明明可以卖十万的,你要卖五万…”“我乐意,你管不着。


  ”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


  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还想说点什么,但已经毫无意思了。


  这时,骆冰的手机响了,她看是 苏静初打来的,马上拿到耳边接听。


  “骆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


  ”“怎么,跟男人开房呀?”骆冰眉头一皱,骂道:“我没你那么贱,找我什么事,快说。


  ”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说:“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要不要干?”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走到一边去说:“飞机上交易,消息可靠吗?”“绝对可靠,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现金交易?”“是呀。


  ”骆冰沉思片刻,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回应道:“好,干!通知乔小麦汇合,我马上到。


  ”顾欣怡看骆冰要走,走上去拦住她说:“又要走了,不进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


  ”去!谁要你给机会了?顾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说:“冰冰,别跟我较劲,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


  ”“不还,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交一个我抢一个。


  ”呃?这什么人呀,还表妹呢,你抢我男朋友,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走了。


  ”骆冰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钟后,骆冰回到家。


  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


  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然后在网上订机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误机。


  ”骆冰说完走下楼,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


  “骆冰,你去哪里?”乔小麦问道。


  “小麦,下来帮我搓背,这两天我累坏了。


  ”苏静初嘴角盈笑,问道:“在酒店伤到了吧?”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说:“你就知道那事,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


  ”“好哇,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苏静初调皮地说。


  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乔小麦问骆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你就给我装清纯吧!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三人洗澡后,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


  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三人有说有笑,一边吃着山珍海味,一边喝着白酒,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就是惊讶。


  这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都没有男朋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rvindchakraborty.com/xagg/124.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