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a brillantes scandal part 3

性愛工具 (12) 2021/8/3 20:46:25
andrea brillantes scandal part 3


李耐沒想到的是, 王鐵柱看上去壯實,其實一點沒用,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著一哆嗦,旋即喘著粗氣癱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潤得了干涸的土地? 張桂芳俏臉上滿是哀怨和失落之色,催促著王鐵柱繼續,然而一旁的王鐵柱早就睡的跟死豬一樣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婦兒?“沒用的 東西!”張桂芳氣哼哼地罵了一聲,只得坐在炕邊怔怔的出神。


  “還不如換我來,保準能讓這娘們兒爽上天去!”李耐遺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動,幾乎要脹到爆炸!沒有得到滿足的張桂芳,竟然躺在炕上,正對著李耐,這下可讓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張桂芳纖細白膩的小手緩緩探向了那里……從這邊看過去,只看到張桂芳眼神迷離,美妙地胴體如同水蛇般扭動著。


  她低聲叫著,那呻吟聲比之前和王鐵柱辦事時還要誘惑。


  真是個浪蹄子!看著隔壁張桂芳的媚態,李耐已經在腦海中幻想 出了上百種跟她做那事的樣子了,一時之間,下身更加難受。


  這種誘惑,饒是身經百戰的男人來,也非得被張桂芳迷倒不可,遑論李耐這個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然后隨著張桂芳的節奏活動起來。


  許久之后,伴隨著一聲如同哭泣般的高亢,這才落下帷幕。


  起身,隨手扯了一張紙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豬的王鐵柱,無奈地嘆了口氣,拽了燈繩,屋內頓時漆黑一片。


  好戲結束,李耐意猶未盡地縮回了腦袋。


  一想到王鐵柱白娶了個這么漂亮的媳婦兒,卻沒法滿足她,李耐就氣的牙癢癢。


  但是,王鐵柱也沒個正經營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蕩,難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墻角?難!想到這里,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診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臺后面坐了下來,一邊嗑瓜子,一邊等著 顧客上門。


  李耐是這柳溝村里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本來學了醫學專業的他,畢業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剛踏出校門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車禍,人沒了。


  李耐老爹當了一輩子赤腳醫生,是典型的農村人,不過卻憨厚、實誠的過了頭,他大半輩子的財產,就只有這間幫村里人看病,順便賣點百貨的小診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筆賠償款,小診所的生意也還湊活,這樣的日子說舒服也舒服,但說無聊,也是真無聊。


  半個月下來,李耐已經有些膩味了。


  天色逐漸大亮,小診所的顧客也多了起來,不過全是買東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勞作的村民都會進來買香煙、火腿和礦泉水之類的東西。


  李耐正忙活著,無意中向門外一瞥,卻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是張桂芳和她男人王鐵柱!兩人站在路邊,王鐵柱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副要遠行的模樣,張桂芳則眼圈泛紅,輕輕拽著王鐵柱的胳膊,在說些什么。


  “耐子,煙給我啊,你瞅啥呢?”直到耳邊響起了顧客的聲音,李耐才回過神來,把煙遞給了他,旋即對著門外揚了揚下巴。


  “鐵柱干啥呢?”“你還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兒子在外面找到個工地,還缺不少人,前兩天正 嚷嚷著讓大家去呢,王鐵柱那二傻子也報了名。


  ”顧客笑著道。


  “很遠嗎?什么時候走?”李耐挑了挑眉頭。


  “嗯,據說是在那勞什子江北省?反正遠得很,坐火車都得兩三天。


  ”顧客把錢付了,旋即擺了擺手:“待會兒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說著,就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李耐還在回味著顧客說的話時,門口掛著的鈴鐺再次響了起來,李耐一個激靈回過了神來,急忙抬頭看向來人:“你好,要點什……”話說一半,他卻呆住了,因為進門的顧客不是別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兒,隔壁的張桂芳!張桂芳上半身套著一件寬松的白短袖,領口處的扣子沒有扣上,能隱約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溝壑,下半身則穿一條黑色的緊身打底褲。


  因為經常要幫忙干農活之類的,所以農村 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這種方便有彈力的打底褲是她們的最愛。


  打底褲強大的塑型效果,將張桂芳筆直修長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來,下方那塊區域異常明顯,看的李耐心頭一陣火熱,視線都移不動了。


  張桂芳原本打算稱點雞蛋回去做蛋炒飯的,卻察覺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臉頓時飛上了兩朵紅霞。


  “眼睛規矩點!”李耐一激靈,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兩聲:“這不是覺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兩眼!”“好看么?你個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張桂芳嬌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卻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人夸過她美了,王鐵柱又腦子一根筋,有時候連話都說不明白,哪會說這些甜言蜜語哄人?“小屁孩?”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轉了轉,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歲而已,怎么能說我是小屁孩呢?再說了,你都沒見過就說我小,這是赤果果的誹謗!”張桂芳俏臉更紅,沒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開這種玩笑,當下也是心神蕩漾,哼了一聲:“眼見為實,不親眼看到,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李耐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直接繞出柜臺,然后拿手指了指自己:“眼見為實,手摸出來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張桂芳瞟了一眼,卻突然發現,李耐看起來竟然真的鼓鼓脹脹,即便隔著褲子,也比自家王鐵柱的要更雄偉。


  真有這么大嗎?張桂芳心底一陣火熱,嗔罵一聲:“嫂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的?”說著,竟然真的上前兩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


  李耐是個血氣方剛的雛兒,資本也的確雄厚,這會那里還能忍得住,頓時間血脈僨張,一下來了感覺。


  “媽呀!”張桂芳嚇了一跳,這感覺讓她一時間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著李耐:“耐子,你屬驢的不成,這么大的家伙……咋長的啊?干那事的時候還不得要人命?”比起王鐵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來,李耐的資本實在太雄厚了,這要是跟自己,想到這里張桂芳就感覺渾身燥熱,心里一陣陣悸動起來。


  “嘿嘿,會不會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嫂子,咱倆試試?”李耐更興奮了,故意高抬著頭,向前用力挺了挺腰身,笑道。


  “不試,不試,這青天大白日的,萬一被人瞅見,你嫂子我還不得被罵死?”聽了李耐的話,張桂芳急忙觸電似地縮回了手掌,俏臉通紅,連連搖頭。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頭,滿臉壞笑。


  “你 小子別貧了,趕緊幫我稱兩斤雞蛋。


  ”張桂芳臉色有些慌亂,說了一聲后就背過了身子,但心臟卻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以后時間多的是,也不急在這一時,李耐聳了聳肩膀,帶著張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嫂子,這兩筐雞蛋隨你挑,揀好的拿,別跟我客氣!”李耐隨手扯了個塑料袋遞給張桂芳。


  張桂芳點 點頭,接過塑料袋,便彎腰開始揀起了雞蛋。


  她屁股翹的老高,從李耐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豐滿圓潤臀部,看上去彈性極好,這一下李耐那里還移得開眼。


  因為打底褲較薄的緣故,所以將張桂芳的下身勾勒的更加明顯,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著做那事,那該有多爽?這張桂芳給王鐵柱那犢子是真的浪費!浪費!李耐忍不住在心底罵道。


  張桂芳抓起最后一個雞蛋,一邊往袋子里放,一邊準備起身讓李耐稱斤,可她哪會想到,李耐此時正站在后面欣賞她的豐滿翹臀?腳下一動,張桂芳直接就撞到了李耐身上,李耐這會正想著那事呢,身下支起的帳篷,好巧不巧,正好讓兩人搭在一起。


  在觸碰到的瞬間,一股觸電般的快感便從下身傳來,李耐抽一口冷氣,暗道好爽。


  張桂芳愣了兩秒,這才扭頭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時間,她心里五味雜陳,下意識便想挪開身子,卻一個沒站穩,腳底滑了一下。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經遲了,張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雞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沒事吧?”李耐見狀,急忙伸手去扶張桂芳,有些焦急地問道。


  張桂芳臉色痛苦,手按著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這是把腰給閃了。


  “嫂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問道。


  張桂芳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這是腰閃了,嫂子你先在椅子上坐會,我去拿點藥酒,然后給你按摩一下!”李耐說著,慢慢把張桂芳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后讓她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李耐轉身去忙了,張桂芳怔怔地盯著他的背影,出現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幾個村子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去過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長得也還不賴,還會關心人,比起那憨貨王鐵柱來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這小子的資本有些大的嚇人,如果跟他來一次,一定能爽到升天吧……想著想著,張桂芳發現自己身體竟然發熱起來,急忙收斂了思緒,在心底狠狠罵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婦!李耐自然不知道張桂芳在想什么,從身后柜臺里拿了瓶專治跌打損傷的藥酒,又找了幾根棉簽后,便走過來,柔聲道:“嫂(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子,來里間床上,我幫你按摩一下吧。


  ”聽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張桂芳頓時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搖了搖頭:“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李耐卻一板臉,語氣嚴肅道:“腰傷如果不好好恢復的話,很有可能會留下后遺癥,到時候連力氣都使不上,我是醫學生,再清楚不過……嫂子你正是大好的年紀,落下腰傷哪能行?”“啊?”張桂芳嚇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自然是真的,我騙你干嘛!”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咱家在幾百年前,那可是專給皇上看病的宮廷御醫,就算到了我爹這代沒落了,只能當赤腳醫生,但祖傳的手藝也沒落下。


  ”“而且我在大學,也學了一些西醫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結合,管用著哩!”在大學學過按摩這是真的,但祖傳宮廷御醫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謅的,沒想到卻唬的張桂芳一愣一愣。


  張桂芳還是有些遲疑:“男女授受不親,嫂子一個有夫之婦,讓你給按摩,萬一被人撞見,再傳出去就糟了……”“這有啥?”李耐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要我說啊,咱們農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醫院,還有專門給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個地方!”說著,李耐故意往張桂芳小腹下的那片區域瞄了一眼。


  張桂芳一臉不可置信:“真的?”“那肯定呀,嫂子,現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更何況我是幫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繼續勸道。


  張桂芳真的意動了,紅著臉沉吟片刻后,才輕輕點頭,低聲答應了下來。


  “那行……不過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規矩一點!”“放心吧,我是那種人么?”李耐義正言辭地點頭,心中卻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著張桂芳進了里間,然后讓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來,張桂芳豐腴挺翹的屁股,正對著李耐,那絕美的佳人,誘人的身軀。


  看的心神蕩漾,李耐心跳的越來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嫂子,那我……開始了?” 只聽見 鄭佳的嘴里輕輕說道:“傻子,喜歡一個人有啥可丟臉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難受吧,來,姐現在就讓你舒坦舒坦……”說著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來,一翻身,兩人就碰到了一起……鄭佳的手緩緩向下面伸出,一點一點地引著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徹底告別這尷尬的老初身份。


  卻恰在這時,屋外陡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那敲門聲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來,嚇得王松和鄭佳倆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爺爺的,這大半夜的是誰?難不成是鄭佳的老公?可……鄭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現在是一個人住的啊。


  兩人身子頓住,正疑慮間,忽然聽見那屋外傳來了一陣女人的嚷嚷:“鄭佳,你開門,我知道你在家!給你打電話你咋都不接了!”聽到這聲音,鄭佳那誘人的臉上神色微變,抬腳就下了床來,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亂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現了一絲慌亂。


  她壓低了聲音說:“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來找我成嗎?”王松一愣,這是咋了?他還沒說話,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來:“鄭佳,你咋不開門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這么遠,專程來找你,你咋門都不開呢?”外面女人一個勁兒嚷嚷,鄭佳也是著急了起來,連忙走到 房門邊上,伸手把臥室內的燈給關掉,匆匆跟王松說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聲點別讓人看見了……”說著,她轉身就出了臥室,還順手把房門給帶上了。


  見到這一幕,王松的心下幾乎都快要罵娘了,你爺爺的,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騰了,咋這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鄭佳的啥大嫂呢?低頭抹黑看看,自己還精神著呢,這要是不干點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褲子,輕手輕腳下了床,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偷偷把那臥室的門拉開了一些,就這么順著門縫朝著屋外看了去……這一看,他也是不由張了張嘴,這?!王松就這么偷偷探頭朝著門縫外看了去,只見屋外大廳的燈已經被打開了,鄭佳答應了幾句之后就打開了房門,迎面走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雖然隔得有些遠,但是王松卻依舊看清楚了這婆娘的模樣。


  那張臉蛋兒很白凈,長得頗有幾分姿色,不過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卻是這婆娘的身材,從王松這個角度看去,只見那女人身前的一對就跟兩個氣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給撐破了!你爺爺的,這婆娘那地兒生的這么大,還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鄭佳和這個女人比起來,都足足小了一號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門后,看著那女人鼓鼓的地兒正起勁呢,忽然就聽見鄭佳說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來了?”原來這女人是鄭佳的大嫂,嘖嘖……要是能搗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著。


  那邊鄭佳卻明顯有些惱怒,白凈臉上眉毛都擰了起來,可是她那大嫂卻渾然不覺,嬌笑一聲搖頭說:“鄭佳你這是說的啥話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來了,這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么,我還以為你出了啥 事兒呢……大嫂這不是擔心你么……”鄭佳臉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當然擔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兒,你可就沒地兒找錢了!”誰知聽見鄭佳這話,她那大嫂卻把臉一橫,眼中露出了一抹潑辣之色,高聲嚷嚷道:“鄭佳你這話是啥意思?這些年你大哥出事兒癱瘓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顧他?你的侄兒今年都上小學了,還要書本費,伙食費,這些難道不要錢么!”她那大嫂嚷嚷著,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發出尖聲的哭喊:“我的命咋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這樣子了,他妹妹還拿話擠兌我,我活著還有啥意思!”鄭佳咬著牙齒,看著她大嫂在地上撒潑哭喊,氣的她那嬌小的身子都是開始發起顫了來:“ 曲蓉,要鬧你就到別處鬧去,我每個月都給了你一千塊錢,這些錢還不夠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學的錢,那天我也是親自給了我哥的,你還要錢干啥!”王松躲在門后看得清楚,只見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鬧,但是眼睛里卻沒一點淚水,明顯就是故意撒潑給鄭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鄭佳不平,你爺爺的,這曲蓉壓根兒就是個不要臉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鄭佳姐的家里來找她要錢來了,這也實在是太……太不要臉了吧。


  更何況,鄭佳姐每個月都還給了一千塊錢,在這村里頭,一千塊錢完全就夠用了,王松他們一個月花銷頂多也就幾百塊而已,那還是頓頓有肉的情況下……曲蓉鬧騰一陣之后,見到鄭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這辦法沒用,她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臉上帶著潑辣,狠狠沖著鄭佳喝道:“成,你們鄭家的人沒一個是好東西,我這就回去跟你哥離婚!跟著他過這吃不飽飯的苦日子,還不如老娘自己一個人過!”說著曲蓉轉身就走,那模樣就好像這一切都是鄭佳絕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經走到了房門口,鄭佳的眼中終究是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錢,我明天就給你,但是,這錢是給我哥和小成吃飯上學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們了!”聽到鄭佳這話,那曲蓉的臉上的忿忿立時消失的一干二凈,反而帶上了幾分笑:“鄭佳,瞧你說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這不是小成他們學校要交學雜費么,我又沒錢……”“不等曲蓉多說,鄭佳走過去推了推她身子說:“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門口,又是回頭笑了笑問道:“那啥,錢……明天給我么?鄭佳,學雜費可要一千五……”鄭佳皺眉點了點頭:“明天就給你,你走吧。


  ”說著她一把就將房門給鎖上,屋外還傳來了曲蓉的嚷嚷聲音:“鄭佳,那你明天可別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來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間屋子后面,看著這一出鬧戲,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緊了拳頭,你爺爺的,這世上咋有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雖說她男人是鄭佳劫的哥哥,可是鄭佳姐也沒有義務一定要養她們一家子啊!每個月一千塊錢,這在成華村里已經是很大的一筆消費了,鄭佳姐哪里搞得到這么多錢?忽然,王松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之色,難不成……鄭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條金項鏈,就是為了……為了這事兒?難道,也是因為這些事兒,鄭佳姐才會和其他男人睡覺?一想到這個可能,王松心頭對鄭佳的最后一絲隔閡也是漸漸淡去了,現在的他不但不覺得鄭佳姐是個隨便的女人,反而還對她生出了一絲憐惜。


  這個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兒,癱瘓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個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鄭佳她……過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著這些事兒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拉開,鄭佳走了進來,她一眼便看見了蹲在門邊上的王松,誘人的臉上立時就變了色:“你咋還沒走呢?”王松勉強笑了笑,站起身來就想去抱抱鄭佳,可鄭佳卻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給拍開了去,她臉上露出了一抹嫌棄之色,瞪著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沒聽見么?”王松心下知道鄭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氣,樂呵呵地說:“鄭佳姐,我這不是等你……”誰知鄭佳的臉色一沉,眼中滿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訴你,你就是個沒用的光棍,一輩子折騰不到女人的東西,就你這樣的還看喜歡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給我滾!”聽到這一番話,王松的臉色也是漸漸沉了下來,他咬了咬牙,想要說點啥,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說啥,沉默半晌,他終究是咬了咬牙,轉身從后院離開了……回去的路上,想著剛剛鄭佳說的那一通話,王松只覺得心里滿滿的不是滋味兒,可是也不知道為啥,對鄭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來,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鄭佳姐被曲蓉那樣逼迫的樣子吧。


  想著這些事兒,他也是漸漸走到了家門口,可是抬頭一看,家里房門卻打開著,屋里傳來了嫂子的說話聲……王松皺了皺眉,走進房門一看,眼睛卻不由一下子瞪大,這他娘的……咋家里來了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圍坐著四五個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給他們倒水說笑著,她一抬頭看見屋門口剛剛到家的王松,那張誘人的小臉上笑容更燦爛了一些:“小松,你剛剛哪去了,現在才回來,站在門口愣著干啥,快進來。


  ”說著,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來,輕聲說了句:“這些都是娘家那邊的親戚,秦梅他們家里睡不下,就來我們家了,晚上一起擠擠……”“啊?”聽見這話,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來……啥?啥叫晚上一起擠擠,看看那邊圍坐在一起的,幾乎全都是女人,你爺爺的!和女人一起睡覺?王松活到現在還從來沒和女人一起睡過覺呢……見到王松神色有異,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會說啥,連忙搖頭說:“沒啥,沒啥……”他心下頓時暗暗竊喜了起來,他娘的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掃了一眼遠處坐在凳子上的幾個女人,王松對于其中大多比較眼生,但是最邊上那倆女的他卻認識。


  楊嬸和 小倩,說起她倆,以前王松小的時候還在她們家住過一段時間,楊嬸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楊蕓,她和嫂子一樣,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則是楊蕓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歲,卻總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時候因為這事兒倆人還吵過不少嘴呢。


  只不過大了之后,因為王松和小倩兩人沒在一個村,后來就漸漸沒了聯系。


  王松一雙眼睛盯著小倩掃了好幾遍,見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紅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領口有些低,從王松這個角度看過去,隱隱都能夠見到里間小衣的點點輪廓,你爺爺的,好久不見,這小妮子咋出落地這樣水靈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東西,那地兒咋長得這么大了……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還不把王松給舒坦死啊……正當他看著小倩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頭的小倩卻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美麗的眸子緊緊盯住了王松的臉龐……看到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覺得有些尷尬,訕訕笑著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卻只是哼了一聲,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領口,把那誘人的風光給遮住了……那頭嫂子秦月荷已經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親走了之后,這個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倆住,以前東邊爸媽的那個屋子,因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塵,一時半會也整理不出來,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擠擠。


  秦月荷抱著一床被子走了出來,跟楊蕓一群女人笑著說:“時間也不早了,你們看這樣成不,我和林媽你們幾個一起擠擠,王松就和楊嬸她們兩母女一起睡咋樣。


  ”王松心下自然是歡喜,他娘的,要是能讓自己跟小倩擠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兒不可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3127881.html
https://twiuklmjuyh.weebly.com/2730855.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4034224.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119745.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5242110.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1292510.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9643949.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1266828.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721377.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1154147.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dhiborderbattle.com/xagg/14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