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片 歐美

性愛工具 (50) 2021/8/5 1:59:33
a 片 歐美


“不了,我今天預約了 張醫生,十點要趕到 醫院,你也收拾一下,一會兒送我過去。


  ” 王潔愜意的依偎在 劉明懷中,搖了搖頭道。


  “張醫生?你難道……”劉明聞言,驚愕的張大了嘴巴,如遇雷擊的站在了原地,摟著王潔的手也不知不覺的放了下來。


   張廷建,是王潔的主治醫師,王潔的雙眼治療便是張醫生在負責。


  由于王潔眼疾的特殊性,他們平時一個月去一(故事網)次醫院拜訪張醫生,開一些日常用的輔助藥物就行。


  劉明清楚的記得上次拿藥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藥還有幾大盒,王潔顯然不是去拿藥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王潔她想要通過另外一種手段,治療眼睛。


  “沒錯,我想要再去咨詢一下手術治療的方案。


  ”王潔的回答,印證了劉明的猜測。


  她雖然口中說是咨詢,但是其實已經在心中做出了決定。


  這個手術,她必須要做!劉明聞言,卻是難得激動的喊了起來,嚴詞拒絕道:“不,不行!別的事情我都可以遷就你,但手術這事,我絕對不同意!”“為什么?”王潔不解的看向劉明,雖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劉明的臉就在那個方向。


  “手術成功率只有五成,這還是樂觀估計的結果,我不可能讓你去冒這個風險,要是搞砸了,你這一輩子都沒希望復明了。


  ”劉明劇烈喘息道。


  王潔卻很是平靜:“那和我現在有什么區別嗎?做手術起碼還有一半的機會,要是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輩子都看不見 東西了。


  ”其實,自從王潔失明以來,盡管按時吃著藥,但她的情況絲毫沒有得到改善。


  醫生也說了,雖說是暫時性失明,但是這個時間,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會兒工夫。


  大多數病人恢復視力的時間,幾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徹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見,有我當你的眼睛就好了。


  ”劉明深思熟慮后,咬牙發誓道。


  他要是沒有這個心理準備,他又怎么會向王潔示愛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輩子當個瞎子!”劉明的諾言,并沒有贏得王潔的感動,只得來冰冷的駁斥。


  “反正我是不會同意的!”劉明退到了門口,作勢要將王潔攔在屋內。


  兩人之間,莫名的出現了一種劍拔弩張的勢頭來。


  似乎是感覺到劉明的動作,王潔的臉上驟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轉過身來,朝著劉明的方向,冰冷的說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資格為我做決定?”“我……”劉明頓時有些語塞,說到底,他和王潔并沒有任何名分上的關系。


  如果非要說關系的話,他不過就是個自作多情的義工,哪有一個義工或者保姆給主人做決定的?“讓開!再不走就要遲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潔再度催促道。


  看著王潔一臉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樣,劉明的心中一陣苦澀。


  這和他昨天看到的還是同一個人嗎?他不明白,為什么一夜之間,王潔居然會因為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鬧成這副模樣。


  但現在他不得不做選擇。


  要么,讓王潔自己去醫院,要么,自己送王潔去。


  這……還需要選嗎?“好,我送你去。


  ”劉明垂喪著頭,無奈說道。


  那言語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聽聲音,王潔都能夠想象到劉明此刻的模樣是多么的絕望與擔憂。


  王潔的心,頓時如同被針扎了一樣疼痛。


  她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過火了,但她別無選擇。


  她之所以會突然想要做手術,其實就是因為劉明昨天晚上的 一句話:“我相信你的眼睛會有復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會有打開的一天。


  ”她仔細揣摩這句話后,便意識到了一個極其關鍵的問題。


  其實她的心扉能不能打開,和她的雙眼有著莫大的關系。


  他意識到,或許她不敢接受劉明,不單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擔心成為劉明的負擔。


  如果她的雙眼能夠復明,不再是劉明的拖累,或許她才有勇氣頂著不倫的罵名,不顧一切的和劉明在一起。


  否則,她既對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這要是將來到了那頭,哪還有臉去見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劉明畢竟年輕。


  他深深的被王潔那絕情的一句話給打擊到了,他并沒有意識到王潔真正的意圖。


  他開始胡思亂想,猜測王潔不說喜歡他,其實就是不喜歡他的意思。


  他和王潔的兩次逾矩之舉,完全都是本能導致的沖動,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這般想著,劉明的心情是愈發的糟糕,盡管他對王潔無比擔心,但在去醫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話都沒有和王潔說。


  而在到了醫院以后,他再想說些什么,卻沒有機會了。


  由于問診過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隱私,在沒有王潔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 診室外面苦等。


  “劉大哥,你來了?”說巧不巧,正在劉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這個僵局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啊?是小靜啊,今天你值門診?”劉明反應慢半拍的聞聲看去,只見一個穿著護士服的短發女生正嬉笑的看著自己。


  這個護士,名叫 李靜,劉明是當時王潔住院的時候和她認識的。


  因為年齡相仿,在醫生和王潔的撮合下,他們倆還嘗試過相了兩回親。


  可劉明心有所屬,盡管李靜年輕漂亮,善良能干,但他們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只是成為了偶爾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從住院部逃出來,門診的工作可輕松多了。


  ”李靜打了個哈欠道,顯然門診也沒有那么閑。


  “那就好。


  ”劉明木訥的點了點頭,隨口應道。


  “你今天……”李靜瞅了劉明一眼,隨即慢慢的將臉貼近劉明,仿佛是在仔細觀察劉明的表情。


  沒過片刻,李靜和劉明之間,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了。


  饒是劉明心猿意馬,也難以無視一個美女如此近距離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劉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無緊張的問道。


  “你今天不太對勁,愁眉苦臉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靜的臉上劃過一抹壞笑,總算是將頭抬了起來,放了劉明一馬。


  “算是吧。


  ”李靜一語中的,劉明也無從辯駁,畢竟他的難過全部寫在臉上,任誰都看得出來。


  啪!劉明話音剛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緊接著,李靜徑直坐在了他的旁邊,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沒事,哥們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兩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煩惱都解決了。


  ”“下次吧,我得照顧我嫂子呢。


  ”劉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絕了李靜的提議。


  “行,有需要隨時call我,誰叫咱倆是哥們呢!”李靜看了一眼緊閉的診室 大門,聳了聳肩,也沒多問,撂下一句話后就離開了,畢竟她還在工作,沒那么多時間閑聊。


  李靜走后沒多久,診室的大門終于重新打開了。


  王潔笑容滿面的從診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身邊,還有攙扶著她的年輕醫生,張廷建。


  “那咱們說好了,晚上七點,德瑞西餐廳,我去接你。


  ”張廷建一出門,當先一句話,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樣,插在了劉明的心口。


  而更讓劉明愕然的是,王潔居然立馬同意了這位張醫生的邀請。


  “那就麻煩你了,張醫生。


  ”王潔欠了欠身,恭敬說道。


  張廷建,人帥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頭的年紀便成為了市人民醫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為成功給市長做了一臺超高難度的眼科手術而名聲大噪。


   老劉還沒來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個人影快速走了過來,一邊說還一邊搖晃著手機:“萌萌,怕什么?劉 教練那個老東西能力已經開始退化了,根本就滿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實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幫你,畢竟我們都是年輕人,精力旺盛,絕對可以讓你瞬間噴出尿液的。


  ”等到來人走到車前,老劉這才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而且還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這家伙不是別人,正是這座駕校最有名氣的一個富二代。


  這小子名叫 馬東,現在大半夜的,本以為沒有人會過來,沒想到他竟然跟到了這里。


  老劉想著正準備出去教訓一頓馬東,可是剛剛抬出去的腳又收了回去。


  馬東雖然是個小年輕,可卻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兒。


  他是駕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顯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說是來這里練車,起身是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喜歡給各個教練找事兒,而且一個月換三個教練是常有的事兒。


  馬東老早就已經注意到了 韓萌萌,可是韓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讓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有說有笑,讓馬東恨不得弄死老劉。


  馬東對韓萌萌非常喜歡,但韓萌萌練車時一直都是一臉的高冷,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卻對老劉這個糟老頭子愛慕有加,甚至還動手動腳的,這讓馬東更是不舒服。


  今天來這里完全是一個巧合,馬東勾引到了一個小姑娘,而且和韓萌萌是一個學校一個專業的。


  本來他想要和小姑娘約會,但是去學校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劉開車來接韓萌萌,而且那時候的韓萌萌竟然穿著連衣裙,讓馬東非常的興奮。


  可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上車離開,馬東就非常不爽了。


  他媽的,這個騷貨,科二沒考完大半夜就穿的這么奔放,難道是想要和教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體交易?他媽的,你讓教練干,還不如讓我這個年輕力壯而且有錢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頓呢!一想到這里,馬東就控制不住的跟了過來,他想要好好看看,韓萌萌是主動勾搭的老劉,還是老劉勾搭的韓萌萌。


  反正不管是誰勾引誰,只要有了證據,他就威脅韓萌萌,將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馬東剛開始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練車,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壇子一樣不舒服。


  本以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經干到一塊兒了,可是沒想到老劉卻突然下車朝廁所跑去,然后跟著就看到了韓萌萌在車里面將裙子撩了起來,而且還用 檔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艷畫面。


  是個正常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把持不住,馬東也是一樣,直接就瞠目結舌,褲襠腫脹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沖進車里面將韓萌萌扒的一絲不掛,然后將自己比檔把還要厲害的硬梆插入她的 身體,讓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這個地方,馬東就(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機,想先拍幾張韓萌萌放蕩的照片,然后用照片來要挾韓萌萌陪自己睡覺。


  可誰知道這手機竟然忘記關閃光燈,直接就被人給發現了。


  看著眼前嬉皮笑臉的馬東,韓萌萌知道剛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畫面已經被馬東拍攝了下來,當下臉蛋羞紅,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韓萌萌冷聲的時候,馬東將車門打開,坐在副駕駛一臉淫蕩笑道:“萌萌,這檔把多沒勁兒,要不要我幫你舒服舒服?”看著馬東坐在身邊,韓萌萌緊張無比。


  馬東的欲望大門早就已經打開,此刻更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興奮,急忙伸手抓住了韓萌萌的顫抖小手,瞥了眼檔把上殘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檔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這根有血有肉又溫暖的東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現在就在車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韓萌萌警惕無比的朝后縮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難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開!”馬東已經抓住了韓萌萌的手,就沒有想要松開,淫蕩笑道:“萌萌,這大半夜的,我見你一個人在這里自己解決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滿足滿足你啊。


  ”韓萌萌一聽,急忙把手縮了回去:“你趕緊離開,不然我就要大聲喊人了!”馬東聞言陰森森笑了起來,瞇著眼睛問道:“你想要喊人?現在黑燈瞎火的有誰?難道是讓老劉那個老不死的把你從我手中救走?”說完,也不等韓萌萌回過神來,馬東伸手探了過去,作勢就準備把韓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韓萌萌被嚇得差點喊叫出來,她今天出門著急,并沒有穿內褲。


  如果真的被馬東直接脫了衣服,那根本就沒有離開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這樣……”眼瞅著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來,韓萌萌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兩片因為驚嚇而蒼白的嘴唇開始顫抖起來。


  馬東猥瑣的看了眼韓萌萌的裙子下面,吃驚的發現這騷娘兒們竟然沒有穿內褲,頓時褲襠堅硬無比,口中卻罵了起來:“他媽的,還以為你是個清純的大學生,沒想到竟然是個搔貨,大半夜跟一個老不死的在這里黑燈瞎火瞎鬼混,還他媽沒有穿內褲,便宜了那個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劉車車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氣。


  馬東根本就不知道韓萌萌還是個處子,而老劉早就看出來韓萌萌未經人事,這種緊致的小處女必須要自己開苞,不能便宜了這個混蛋小子。


  想著,老劉詭異笑了一聲,陰著臉悄悄摸摸的走了過去。


  二十年前的老劉能將混混打的過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飯,在里面能堅持過來,完全就是靠著自己的拳頭撐過來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手段更是無比的殘忍。


  馬東只想著干了韓萌萌,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正朝他襲來。


  就在他抓住韓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準備摸到裙子下使勁兒扣動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后腦勺一陣刺疼,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一個悶哼就趴在座椅上。


  韓萌萌見老劉站在車窗外面,這才反應過來,是老劉在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將馬東給打暈過去了。


  見危險已經解除,韓萌萌直接就哭了出來:“劉教練,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稍微來遲一點,我就被這個家伙給糟蹋了……”說著,韓萌萌直接就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老劉嘆了口氣,隨意瞥了眼已經昏迷不醒的馬東一眼,沉聲說道:“我當時哪兒來的混當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馬東,真不是個東西,竟然敢在這里調戲良家婦女!”韓萌萌紅著臉說:“劉教練,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這里,而且還想要糟蹋我。


  也幸虧劉教練趕了過來,不然的話,后果將會不堪設想的……”老劉見韓萌萌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愛慕,心里面瞬間激動起來,再次低頭瞥了眼馬東,心中冷笑連連:“馬東啊馬東,也真虧你來了,讓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機會,以后可得長點心,別便宜了別人,慘了自己!”他尋思完說:“萌萌,別緊張,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韓萌萌從緊張中回過神來,看著一動不動的馬東不安問:“劉教練,他會不會死掉了?”老劉搖頭:“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錯,他是不會死掉的。


  ”也不等韓萌萌吭聲,老劉就把馬東從車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韓萌萌急忙從車上下來,從馬東手中拿走手機,面色緋紅說:“劉教練,你先等等,剛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刪掉,不然等他醒來,我就慘了……”老劉應了一聲,等韓萌萌處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趕緊上車吧。


  ”送韓萌萌回去之后,老劉頓時空虛寂寞起來。


  買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間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半瓶酒下肚后,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接著一個 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劉教練,你在嗎?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幫幫我。


  ”這縷聲音無不有人,聽得老劉心癢癢。


  她急忙將門打開,可沒想到外面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想要讓老劉干了自己的房東 寧姐


  一看是寧姐,老劉瞬間就拉了張臉,不爽問道:“房東,你別急,等工資發了我就給你房租,現在都大半夜了,我們孤男寡女的在一塊兒會被別人誤會,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寧姐咯咯一笑:“說的這么見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錢,我想要的是……”話沒說完,寧姐就大步走了進來,而且還一個勁兒的瞄著老劉的褲襠。


  老劉知道寧姐的想法,卻裝傻充愣問:“你想干什么?”寧姐一臉無奈說:“我手機壞了,就是想讓你幫我看看手機,搞得我好像做賊的一樣。


  ”寧姐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可是一看上面的內容,老劉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手機屏幕上,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忘情的結合在一起。


  老劉瞬間浴血沸騰,直勾勾盯著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瘋狂抽動的男人,眼睛都移不開了。


  寧姐見狀,用身子蹭了蹭老劉:“劉教練,我的手機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這種東西?”“我不知道……”老劉回過神,急忙后退,卻一個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著就要摔倒,老劉本能伸手抓住寧姐,可是寧姐根本就沒有辦法拉扯住老劉,一個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壓在老劉身上。


  “劉哥,我還難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寧姐一邊說一遍拿出一顆藥丸就塞到老劉口中。


  老劉本能咽了下去,緊張問:“這是什么藥?”“萬艾可啊。


  ”寧姐魅惑笑了一聲。


  “你……”老劉嚇了一跳,想要推開寧姐,可是酒勁兒上來,根本使不出太多厲害。


  老劉絕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飯,等出獄之后,自己沒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門了。


  沒一會兒,萬艾可藥勁兒發作,老劉只感覺渾身燥熱,而且褲襠處的鋼槍也越來越堅硬……“趙哥,你開了這么多年的車,可沒有開過我這輛車吧?我可很久沒有被人發動過了,保證動力十足,潤滑也非常不錯,讓你開了之后還想開呢!”寧姐嫵媚說完,雙目含情,直接將老劉的衣服扯了下去……寧姐身材雖然已經有點走樣,但手上力氣實在不小,就連撕衣服也這么順手有力。


  她撕掉老劉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氣都壓制在了老劉身上,身體一拱一拱地蹭著老劉,口中發出銷魂的聲音。


  老劉心里憋屈又無奈,只能像良家婦女反抗暴力一樣,徒勞的掙扎……這時候,老劉身上酒勁藥勁一起上來,身體又軟又燙,唯獨那里堅硬如鐵。


  寧姐騎著老劉扭了一會兒,便有些忍不住了,三兩下便把老劉的褲子脫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隨后,寧姐一臉貪婪的看著那兒,自己便撩開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來。


  四十來歲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簡直不得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讓老劉把自己填滿,然后自己把老劉榨干!眼看著寧姐豐腴的臀部張開,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熱納入其中,老劉忍不住在心里罵娘,嘴上卻懇求道:“老妹兒,你別這樣啊……強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劉只好來軟的。


  “甜不甜的沒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這個老瓜!”寧姐一邊說,一邊絲毫不肯放松對老劉的進攻,眼看著就找到位置要坐上來。


  天啊!救救我!老劉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身體雖然火熱,而心底卻一片荒涼。


  也不能怪寧姐**熏心,她自從離婚以后已經空曠了好些年,正處在這如狼似虎的年紀,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安慰,日子難過啊!自從無意中看到老劉洗澡,窺到他那無比碩大的本錢,就連軟著的時候都比她年輕時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幾分,她就動了心思,想跟老劉勾搭到一起去。


  誰知道老劉雖然又窮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湊合湊合。


  眼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都有老公滋潤,可是偏偏老劉這塊肥肉她看得到吃不著,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點烈性偉哥,準備把老劉給強了。


  眼看著馬上就要被“毀了清白”,老劉一咬牙,騰出手來、假裝迎合抱住寧姐,卻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寧姐的脖子上!寧姐哼都沒哼,便倒了下去。


  老劉急忙把寧姐推到一邊,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吧嗒吧嗒的高跟鞋聲。


  那聲音到門口之后停了下來,老劉房門沒顧得上關,半開著,她探頭進來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爛、下身露鳥的老劉四目相對。


  “教練……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顯尷尬,不過倒也沒亂了方寸,總體看著還挺淡定,好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


  老劉急忙提好褲子,看著門口站著的姑娘濃妝艷抹,帶著不羈和放縱的艷麗,慌忙說道:“香香,你下班啦!”這女人,便是與老劉合租,同時也在老劉班上學車的香香。


  香香這時又看見沙發上躺著昏迷不醒的寧姐,驚訝的問:“教練,你跟寧姐這是在干啥呢……”老劉欲哭無淚的說:“我跟她能怎么樣啊!她喂我吃偉哥、對我霸王硬上弓,我沒辦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聽到這里,撲哧一笑:“教練,寧姐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剛好也沒個對象,不如就跟她湊合湊合得了!”寧姐這個人比較八卦,老劉也沒少聽她指桑罵槐,說她在外面**。


  不過老劉倒是從來不帶有色眼鏡看人,一向都對她和藹可親,照顧有加,而且她還在老劉班上學車,所以兩人關系也算不錯。


  香香的工作時間確實比較特殊,每天到半夜12點都才回來,此刻正是她下班回來的時間。


  老劉哭喪著臉說:“媽的,快別提了,老子忍了幾十年的貞操,差點讓這娘們給我強了,真是氣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調侃道:“教練,真看不出來您的魅力這么大,都讓寧姐不惜上門強迫您!”老劉氣的直跺腳,結果褲子沒弄好,一下子又禿嚕下來,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剛才離得遠沒看清,現在離近了看,發現老劉那個東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時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您……本錢這么足嗎?”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3287262.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323439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50419.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6720764.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7672188.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9343364.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3969492.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3477906.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957632.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694025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alixcars.com/xagg/215.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