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ya fae

性愛工具 (7) 2021/8/17 20:31:18
arya fae


  大學畢業后我和一幫好友到海南謀生,憑著勤奮能干,23歲的我很快坐上了一家公司部門主管的位子。


  一天,公司派我和某大公司談合作項目,老板叫軍,三十歲有余,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談判,我們不但簽好了定單,并且雙方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從那次會談以后,與軍開始有了私交。


    軍對我訴苦道:幾年前老婆不慎中風,偏癱以后,一年中幾乎有半年時間都住在醫院里。


  家已不像家,生意也沒幫手,連剛上小學的兒子都只有送進寄宿學校。


    不知怎么搞的,聽了他的話,心里對他多了好些憐惜。


  隨著我們兩個單位生意上的不斷聯系,我發現他在商場上確是一把好手,多難纏 的人都能被他搞定。


    讓我感動的是,他不僅在生意場上處處關照我,還在應酬的酒桌上為我充當護花使者。


  有了這分好感,我不知不覺地開始關心起他的 生活


    一次逛商場,無意中就走到了男裝部,我看中了一套西服和一條領帶,就毫不猶豫地交錢付款,拿到衣服后才發現,這套衣服竟是照著軍的尺寸買的。


   我成了有病老板的玩物(2/2)  不是年不是節的,又不是他的生日,我竟然為他買下了這套衣服,但既然買了,我索性就毫無理由地送給了他。


    他接到衣服時,眼圈立刻就紅了,動情地說: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對我這么好!從此,我們的感情一天天漸濃漸進。


    有時與軍聊天時,我竟會莫名的心跳加快,我暗暗問自己:難道 我已經對這個有婦之夫動了心?女人私房話(http:nfh)  一次我幫他到南京談生意,在關鍵時刻助了他一臂之力,簽訂了一份大合同。


  當晚回程的路上,他興奮地對我說:你真是我的福星呀!我該怎么謝你呢?  當時,四周漆黑一片,前后連個人影都沒有。


  他突然把車停下,抓住我的手,深情地說: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你了。


  我成了家有病妻老板的玩物(2/2)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的雙唇已經吻了上來。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隨后卻情不自禁地迎合他的熱吻,最后把一切都給他了。


    同居生活讓我期待婚姻  從那以后,我與比我大13歲的軍開始了同居生活。


  雖然在不同的公司,但因為同樣是生產配件半成品,經營幾乎不分彼此。


  生活上,我無微不至地照顧他,讓他重新擁有了一個溫暖的家。


   他也對我百般呵護,發誓要讓我成為他真正的新娘。


    一個月后,他怏怏地告訴我:我回家談了兩次 離婚 的事


  可是,都因為要顧著她的病,而沒什么結果。


    幾個月后,我又問起他離婚的事,他說:我也想早點解決這事啊!可現在公司正在擴大規模,忙得顧不上啊。


  反正我不會再要那個家了。


    我想婚姻也只不過是一紙形式,只要他真心愛我,有沒有那張形式上的紙又有什么關系呢?何況他正處在事業發展的關鍵時候,我如果總在兒女情長上糾纏不休,總有一天,再恩愛的人也會成怨偶。


  我成了家有病妻老板的玩物(2/2)  因此,我不僅不再逼軍離婚了,還在事業上潛心幫助他。


  他無論談生意、簽合同、購設備,總是樂意帶我一同前往。


    只要我去了,他就斗志昂揚,事情也辦得格外順利。


  這樣一晃兩年過去,雖然他離婚的事還沒有動靜,可是,他的工廠以超常的速度擴張,不僅實現了全流水線生產,而且組建成了一家現代化公司,資產在短短的兩年間就增加到了幾百萬元。


    2007年12月的一天晚上,軍動情地對我說: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你給我帶來的,沒有你,哪會有今天的我?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我也不禁心潮起伏,動情地說:我已經24歲了,我想要一個名分,想要一個我們的孩子。


  他緊緊地摟住我,使勁地點著頭。


    半個月后,我發現自己真的懷了孕!他十分高興,對我更加體貼。


  我成了家有病妻老板的玩物(2/2)  我并不害酸,他卻一聲不吭地買回了楊桃、山楂、芒果、葡萄等帶酸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水果;他從不買菜,可從此以后他時常捎回一只老母雞,吩咐保姆煨湯;他從不對吃的東西有太多挑剔,這時卻常跟保姆過不去……享受著他的關愛,我天天都沉浸在將要做母親的快樂里。


    (我問她:你心甘情愿做二奶?她生動的臉上立刻布滿了烏云,可還是清晰地回答了我:沒有陽光的愛情雖然有點冷,可畢竟我們還有愛呀。


  我接著問:如果他的 妻子沒有癱瘓,他會愛你嗎?她答:不知道?  似妻似妾的生活該結束了  隨著孩子在腹中一天天長大,我的憂慮也一天天增加:孩子生下來,到哪兒上戶口!我一說,軍也急了,立馬找到律師打算到法院訴訟離婚。


  我成了家有病妻老板的玩物(2/2)  律師卻告訴他,因為他的妻子患有疾病,如果妻子不同意,他就不可能被準予離婚。


  他傻了眼,但我還是決定生下孩子。


    隨著企業的做大,軍成了區里的知名企業家,這時,他雖然特想生下這個孩子,卻又深恐造成不利的影響,我理解他的苦衷,他的事業正處于積蓄力量的關鍵時刻,如果這時離婚,資產被妻子分割,企業肯定大傷元氣,弄不好還可能分崩離析!  我不愿看到那種結局啊!夾在這兩難的處境中,我是那么的無奈啊。


  也許這確實是一份孽緣。


  女人私房話(http:nfh)  六月的一個周末,我本來與軍約好去我們的家商量事情。


  誰知他妻子娘家的人突然出現,還沒說上兩句話就大吵大鬧起來,竟然還對我動手推打。


    混亂中,不知誰朝我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腳,一陣劇痛后我就昏了過去。


  這一腳踢掉了我們的孩子。


  我成了家有病妻老板的玩物(2/2)  轉眼兩個多月過去了,我都沒能從失去孩子的哀傷中解脫出來。


  心疼在加劇,而他離婚的日子仍然遙遙無期。


    思前想后,我最終還是選擇離開了那個傷心的地方。


  回想這兩年多的生活,一陣陣的凄涼從心中掠過。


  我的愛情,我的犧牲、我的貢獻,多么美好的情操和品質,因為二奶的角色,就統統歸結為不潔和無德,真是悲哀喲!  我想,著眼以后的日子,我現在從這似妻似妾的泥沼中爬出來還來得及。


    (她離開茶社時似乎有種別樣的輕松,她微笑著說:感謝你的傾聽,讓我心里舒服多了。


  我只想請你,把我的教訓轉告給那些涉世不深的姑娘們,讓她們少走些彎路。


     我去他家跟 他媽媽交談的時候,他媽媽說,他動手 打我的時候,叫我不要還手,也許那一刻,我明了,也許以后有什么事情,這個母親也會幫他多過于理解我……請看趙格羽老師的回答。


      我跟現在的男朋友 是在網上認識的,其實我那時候并不知道,他還有個女朋友,是在 夜總會做陪酒的,在這之前,他也是在夜總會做的,后來得一去夜總會玩的老板認識,才讓他來那個老板公司做銷售。


    認識一個月后我跟他真正在了一起,后來,慢慢知道,他那個做夜總會的前女友有了小孩子,并且去醫院做掉了,后來我又發現了他跟他 分手一年的再前任女友還又在一起,知道這些,我就跟他分手,不見他。


    他天天打電話給我,說他把那些都處理好了,只想跟我在一起,總之,我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諒了他,繼續在一起。


    后來,我從之前上班公司出來,跟他合伙一起開了個小貿易公司,他還是沒有出來,在他之前公司做銷售,一(我的 男友一千歲)個月有2、3萬這樣,因為公司剛開始,穩妥起見,他繼續上班。


  男友脾氣暴躁準 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從09年到10年,公司一直沒有利潤,我又不是很懂,什么都得我自己去弄,他不管,還脾氣很大,說我什么都不懂,做不了就不要做,去外面找工作,吵著就分, 我離開他又勸又求……  總之這樣,一年折騰了七八次,最主要一點就是,我離開是因為每次他都動手打我,打的很重,不是推下這么簡單。


  也許我自己有責任,明知道他這樣暴力不懂好好疼自己還一次又一次回來。


      不久,我懷孕了,他說結婚,過年去了他家,回來深圳,我提起他媽媽為什么包的紅包給我跟包給他弟弟女友不一樣的時候,他突然說,看來我們不適合,去把孩子打掉吧,那一刻,我心寒。


    雖然這中間他又跟我說,說的是氣話,并解釋是他媽媽拿錯了紅包,但是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我覺得從他那個話說出來開始,我已經有些死心了。


    3月的時候,我去把孩子打掉了。


  孩子去醫院流掉后,他并沒有說怎么照顧我,給我買什么東西吃,甚至還沒有過15天,我用熱水洗手,他都說,大熱天,我洗手都用熱水。


  男友脾氣暴躁準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沒過多久,大吵一次,這次我是死心了分手,于是就離開了,可是公司這邊一直是在,做帳那些我還是一直有幫著做,只是人沒有過來。


    這個時候,他也辭職出來了,分了3個月,是天意嗎,還是什么,有時候我自己問自己,還是真是上輩子欠債?10年9月中旬,我終于又回到了他身邊,9月下旬,我知道,我離開的第2個月,也就是7月,他回了他廣東老家,并且在家時在網上認識一個深圳一個女的。


      接著8月他回深圳,跟那女的去吃西餐,一起開房,前后有很多次,我回來后,他趕緊申請一個QQ,騙那女的說之前Q丟了,然后我不在他就上線跟那女的說,我發現后,吵鬧,他說他跟她沒有什么,并且可以把另一個Q告訴我,他不會在跟她聯系。


    事情也許到這,該有個結果了,也許從這時候起,我心里對他一直不會信任了,在一起,我試著妥協,試著忍讓,可是,生活中,我慢慢發現很多問題了,也許是因為我年齡越來越大,也許也正是年齡大,我反而也一直這樣拖著跟他在一起。


  男友脾氣暴躁準婆婆讓我忍著打罵(2/2)  他不太體貼人,女人來月事很難受的那天,讓他幫洗菜,他大聲說叫我用熱水洗,三年,他就幫我洗過一次碗。


    也許他身在廣東,跟我們外地教育不一樣,而且,他是出生在一個暴力家庭,他的父親打他母親打了一輩子,我去他家跟他媽媽交談的時候,他媽媽說,他動手打我的時候,叫我不要還手,也許那一刻,我明了,也許以后有什么事情,這個母親幫他多過于理解我。


    我越來越困惑,格羽,這感情,我還能繼續一起走下去嗎?還要堅持走下去嗎?我好迷茫,現在的我,真的也非常難受,分也不是,不分也不是,能不能,幫幫我,給我點意見呀。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059520.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9781898.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3202595.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7620283.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319180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8855054.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245175.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1703915.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64183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60262.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essaywritingabc.com/xagg/68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